第四十一章 戰九品(五)

-

李三思醒來的時候看得到透出鏤花窗格的陽光有些撲簌的樹葉在窗外麵擺伏著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又回到了家裏回到了那個曾經很近現在卻很遙遠的海山城。

窗戶裏透進的陽光溫暖而熟悉空氣裏滿是淡淡的白穗像是穿透了整個雲層所彌散下來的思念靜靜地漂浮著再冇有人看到的地方遊離著這個世界上麵最安靜的瞬間。有古色古香的桌椅擺在正廳有在陽光裏麵覆蓋了陰影的茶盞有鋪的平整的地麵透著窗外樹影的光斑有古蘭牆壁上麵掛著的經卷有門邊把手上錚亮的金屬光澤還有牆角不知道什麽時候被遺棄了的古銅香爐一切靜謐無聲包括床鋪上麵李三思在陽光之中眯張的眼睛棕色的眼瞳倒映著陽光像是眼縫裏眯出來的清涼威士忌綻放著湖麵泛著的閃光。

李三思撐著床鋪慢慢的坐了起來翻身帶起一些被蓋的味道那種沐浴在陽光中溫暖的淡香足夠勾得起遙遠到記不得年代大段大段充滿著這種香味的時光。

自己這是在哪裏?李三思左右環顧四麵都是不認識的場景不是方丈無息的禪院也不是藏源的那間房子但總之是一個看似和尚居住的地方。

“吱呀!”門推了開來白老僧身著灰袍看到了麵前這個玄慈師祖穿著金身法衣威嚴的樣子現在再看到此刻他的一身乾淨便裝冇想到這個玄慈師祖在除去了袈裟之後穿著初級武僧普通的灰袍也能有這麽乘風脫俗宛若仙人的氣質。

玄慈大師推開房門光線頓時亮起來了許多有些光芒從後麵射過來打在他長長的白上麵倒映出一種來自天國的輝光。

李三思眯著眼睛這幅畫麵閃得他就快不能直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個前輩高人的露麵都會伴隨著這些光芒就好像電影裏麵賭俠出場儀式一樣總會有個華麗的開場不知道自己以後會不會有這樣的來自於上帝賜予的光芒出現如果有那自己要有保時捷奔馳林肯寶馬還有天邊升起的彩霞伴隨著一些風煙滾滾的塵霧不要太貪心最好有架戰鬥機最好了。

隻不過……李三思的眼睛黯淡下去原來說這句話的女孩子呢現在在哪裏她會不會在像自己這樣一個人孤單的時候偶爾會想起那個會在每天放學上學的時候靜靜地在有著錯綜複雜天頂電線的坡道上麵在有著盛開梨花的大樹下麵那個穿著白色襯衣等待了一個秋冬寒暑的男孩那個會說著好笑的笑話看著她忍不住笑出來的美麗瞬間。

“我想我已經知道了你那麽急於出寺的理由。”玄慈大師的聲音傳來帶著點溫和的感覺像是冬天裏溫暖了整個身心的風。

李三思抬起頭來這才覺自己的失態連忙掙紮著要起身卻被玄慈按了回去。

“你好好修養不用急著起來你的肋骨我已經幫你接好了可能再休養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起床了到時候我不管你是挑戰什麽九品高手還是長老院之類都隨便你但是這一個月你必須給我好好的休息。”

“多謝師祖!”李三思現在已經對這個滿頭白的大饅頭玄慈師祖頗具好感公正的處世態度嚴謹的處事作風已經讓他贏得了不少的人氣。

玄慈像一個和他相處得很融洽的老朋友一般輕輕地坐在他的床邊“這裏是專門為挑戰九品的武僧們設置的房屋接下來的一個月裏麵你就住在這裏了吧等到你修養好了之後就挑戰九品高手的第一人吧。”

“真的!”李三思心裏一喜就要掙紮著坐起來但是肋下的一陣疼痛傳遞過來又硬生生的把他逼回床上去。[]

“你如果再這樣的亂動下去我可不敢保證你一個月能夠完全的恢複再不濟到時候落個殘疾那你可一輩子都別想出這座大林寺了!”玄慈微笑著簡單的話卻給李三思帶來不小的衝擊假如自己再也出不去了這座寺廟那就意味著一輩子也別想回去海山城自己的爸爸媽媽蘇紫軒林清兒也再也不能見一麵了吧。

李三思乖乖的穩住身體再不敢亂動要是在這種小問題上麵落下了個殘疾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現在你能告訴我關於你以前的生活是什麽樣子的嗎?”玄慈的表情完全是一個慈祥的長者帶著睿智光芒的眼睛直看著李三思像是要把他的心靈看個通透李三思在看到玄慈眼神的時候頓時生出了一種想要把一切事情都說給他聽的衝動但是他又硬生生的把那股衝動壓了下去因為有些情節包括冒牌祖圓突然出現在魁地亞奇上麵將所有人的命運全部大亂那幾乎是說出來都冇有人相信的話。

李三思撿了重點來說自己的父母海山城的盛會隻不過是略去了祖圓來搗亂的一截隻是說自己在龍舟上麵被海風所刮來到了這個不知名的荒島。

“原來這就是你過去的世界難怪你這麽的想離開與之相比大林寺實在是太無趣了。”玄慈帶著肯定的讚賞。

豈止是無趣簡直就像是一個特大的監獄在這裏的每一天都是煎熬這最後一句話李三思冇敢說出來掖著的呢。

“大林寺確實比不得許許多多的地方他冇有那麽變幻多姿美麗的風景也冇有方便的生活場所可供那麽多人娛樂它有的隻是無邊無際的訓練冇完冇了地修行。”

李三思暗想原來這個你也知道我還以為你們和尚一天隻會唸佛吃飯完全不去注意周圍的環境是多麽的不適應人類居住在這裏就感覺自己像一個徹頭徹尾的火星移民者第一批來到這裏拓荒生活艱苦到了冇有低保的地步。

玄慈在說那些話的時候已經站了起來踱步到了窗戶邊上白色的頭更像是在陽光下的蠶絲把光芒射成雙鬢的銀絲“大林寺也許一直是一個註定了悲哀的存在想必你也知道了因為我們組織的特殊大林寺不得不隱蔽在這個小島上麵島嶼的四個角全部轉載了電波電波誤導裝置……”

玄慈轉過頭看著李三思“任何對這座大林寺所在島嶼的電子監測都是徒勞的如果不是你陰差陽錯的來到這座小島你完全不會知道在你平時間看似平凡的生活背後卻有著另一個世界。”

李三思瞪大了眼睛看著玄慈“另一個世界什麽意思?”

“在你看似平靜生活的下麵隱藏了無數冇法在陽光下麪攤開的隱蔽事物他們可能肮臟可能噁心可能讓你反胃但是有什麽辦法呢有人類的地方就會有這些社會的陰暗麵存在。”玄慈手指抹了抹窗台粘起一些白色塵埃“也會有很多這些聚集起來組織的存在大林寺的意義就是阻斷任何威脅著人類正常生活的肮臟汙穢的所有勢力這就是大林寺多年以來一直立派的根本。”

怎麽聽起來這麽像一本現代的武俠不知道大林寺島嶼上麵的那條巨蛇給他們現了冇有。

“我知道現在和你說什麽責任之類的實在是不合適所以我隻懇求你……”

玄慈大師竟然會懇求自己一個德高望重在大林寺權利地位位居位的大禪師竟然會有事情懇求自己這讓李三思受寵若驚第一次展現出了凝重的神色“師祖嚴重了你要是有什麽吩咐徒……我一定辦到!”

權衡了那麽久李三思實在說不慣“徒弟”兩個字就像是古代那種師傅為尊的感覺讓李三思特別覺得像是在扮小時候的家家酒。

“恩……我要你在成為密宗傳人出去了之後就算你脫離大林寺也好不認大林寺也好隻是千萬不要在人前提起有大林寺這一回事假如惡意透露了大林寺具體細節的話不僅僅長老院會收回你密宗傳人的身份說不定還會派遣武僧前來捉拿你所以這一條請你務必要答應我!”玄慈大師語重心長處處透露著懇求的語氣但是又處處透露著不容違規的尊嚴。

李三思心神安定這個秘密就算玄慈師祖不說自己也會遵守的因為大林寺實在牽扯到了太多東西。作為一個就連國家都為之保密的機構自己作為一個普通的公民冇有道理不去遵守國家安全保密法律不到自己的話不說不到自己該做的不做“師祖放心從我離開大林寺過後大林寺的一切一切是是非非這一切的來龍去脈我都會忘記得乾乾淨淨不殘存有半點痕跡。”

“嗯那就好這樣的話大林寺的一切就有保障了!你先休息吧我抽空再過來”玄慈站了起來徑直朝著門走過去前腳跨出正門的時候像是想起了什麽轉過頭看著李三思“長老院已經有了安排介於你一次要跳過九品高手的前八品與大林寺曆來的規矩不合決定給你加點碼數一個月過後你要挑戰的不是九品高手榜第一人而是我們大林寺的第一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