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大林寺第一高手(下)

-

冇有人可以小看這個一鄖他本身的實力就位於九品高手榜這麽多年過去了他的實力比起當初是不是還有所精進這是肯定的當他使出這招泰拳膝撞的時候藏源就覺得後生可畏就憑一鄖的這一擊藏源就保證自己冇有辦法避得開想不到這個大林寺八法之一竟然在這麽多年的訓練之中也有了長足的進步隻怕是排名前麵的像他們這樣的老骨頭過不了多久就得退位讓賢了。

藏源第一次的為李三思擔心起來李三思從來就冇有學習過如何破解泰拳這一類的拳法如果這個時候避不開的話那就糟了泰拳最講究的就是窮追猛打攻勢猛烈一旦落了下風那可能再有翻身的機會就難了。

此刻場上的所有長老都擔心的看著這一幕一鄖的貼身膝撞李三思依然一副還冇有從對手快的動作中反應過來的樣子有些的長老都覺得這場戰鬥冇有懸念可言了。下一個鏡頭就是一鄖的快腿擊中李三思的胸膛然後隻需要接幾個組合拳就一切完畢收工大吉。

“蓬!”得一聲!

時空彷彿都被定格住了一樣一鄖的身體還騰空著膝撞也已經擊出但是他所有的攻勢都僵硬的停留住了停留在了這個瀰漫著淡黃色氛圍的環境之中李三思的雙手在他看起來最不可能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他的膝蓋撞向李三思胸膛之間的空間硬生生的將這一擊給格擋了下來他隻覺得自己的膝蓋撞上了一個比鋼鐵還厲害的物質撞上了一個就連他全身慣性和騰空力道都被封鎖住的物體。

李三思右手握拳在意識流的快之間破進一鄖的大腿半徑一拳擊打在他的小腹上麵。

隨即空爆的聲音響徹耳鼓一鄖有點像李三思之前的曆史重演被這能撕裂空氣的一拳擊飛出去這是李三思冇有使用任何意識流巧勁的一擊一鄖是被他完完全全的擊飛落在地上前後拖行了將近十米嘴角還有被李三思那種強大攻擊擊打出來的口沫。(.好看的小說)

剛纔李三思攔截到出手的一係列動作現場即便是最的長老也冇有辦法完全的看個清楚隻知道一鄖本來一連串的打擊就在一招之間被破而李三思隨後的一拳就已經決定了彼此的勝負。

“嘩噢!”人群在靜寂了一秒以後爆出驚人了的歡響李三思帶來的驚喜太多幾乎讓他們都成為他的fans就連藏源都感覺到匪夷所思自己培養出來的徒弟怎麽會在這短短的時間裏成長了這麽快!?

李三思隻感覺到自己右臂開始慢慢的疼痛起來雖然他的身體已經可以適應意識流的強度但是如果不留餘地的胡亂使用的話可能也還是會有一些出負荷的後遺症。他已經慢慢的現隻要通過加強身體的基本鍛鍊在自己晉入意識流狀態的時候本身就會在原來基礎上麵更加的有所加強包括反射神經感知力度現在的李三思和一年前的李三思已經今非昔比可能現在的李三思就在平時普通狀態的時候都能擊敗原來意識流時候的他。

他欣喜若狂原來以為擊敗大林寺第一高手最高也隻有三成的把握現在因為意識流狀態的存在他對擊敗大林寺第一高手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隻要對上對手必勝!

玄海禪師顯然對這個結果十分意外他雖然看出來李三思內裏蘊含的強大自信足以讓他前去撼動大林寺的第一高手但是要是讓他相信這個少年竟然在一拳之內擊倒了一鄖他還是感覺到有些吃驚甚至於剛纔他差點以為這個叫歸離的弟子就要那樣的敗倒在地。

“相信現在歸離已經用自己的實力來證明瞭他有著向大林寺第一高手挑戰的能力那麽歸離你可以朝著通明禪院前進了”玄海禪師環視四周眼神所到之處人群紛紛禁言“在這個最後的時刻就讓我們所有人來做一個見證!歸離我希望你能夠第一個從上麵下來。”

李三思心裏一陣激動他點點頭最後看一眼有著豐富眼神微笑著的藏源轉身走上階梯。

這個通往方丈通明禪院的青石板階梯李三思已經走過不下三四遍了但是每一次走都冇有此刻的心情沉重他的未來他的幸福甚至於他的自由就賭在這最後的一個時刻裏麵突然之間他意識到如果他還不能走出這樣心情狀態的話那麽他的意識流絕對不可能保持的了多久假如他在這樣計較得失權衡輕重的話他大可轉身回去了不用在比試下去因為再這樣比的話他唯一剩下的就是失敗兩個字。

他想起不知道什麽時候什麽地方看到過的一個句子:不計較得失所以能成功。

李三思在想起這句話的時候心神同一時間晉級到古井不波的地步現在周圍的一切情況都被他的精神鎖定他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自己頭上通明禪院的較場冇有一個人而那個神秘的大林寺第一高手就在方丈的通明禪院內部。究竟是什麽樣的一個人才能配得上是大林寺的第一高手不會……?

李三思心裏麵浮現出一個人的影子大林寺的第一高手……不會是無息那個老和尚吧!?李三思心裏大定要是無息和尚的話自己在普通的時候憑武功格鬥要勝過他的機會微乎其微想到那天無息偷襲他的時候手掌蘊含的恐怖力道李三思至今還心有餘悸但是李三思現在畢竟不是在普通的狀態他目前的意識流不論是從力量上度上還是反射敏銳上麵都將他在普通狀態的時候還要提升了數倍現在如果是遇到那個無息老和尚李三思絕對有戰勝他的把握。

李三思的身影已經從下麵淨念禪院凝視著人群視野中消失。

冇有了密密麻麻如針似刀的眼神注視著李三思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較場已經隱隱在望有些迎風招展的旗幟鼓在空氣之中被風拉扯出呼啦啦的翻響。

通明禪院外種植了一些花草樹木也有這座荒島遍佈的棕椰樹有荷蘭的鬱金香密密麻麻的圍繞在樹叢之中排列出整齊的顏色在這片突出來的空地上麵別有一番風情。

李三思已經踏上了較場空地地上青石板鋪設出來的地麵還有些延伸出去的裂紋周圍環著堅硬岩石的山壁站在這裏看向下麵的大林寺感覺到一種博大壯觀的景象可以從這裏窺見當年在修建這座大林寺的時候曾經動用了多大的人力物力更為可觀的是這座大林寺下麵十幾層的高科技基地外表是一片破舊古樸內裏卻全是頂尖科技這樣的情節都可以上好萊塢的大片排行了。

李三思徑直的來到通明禪院緊閉的大門麵前他不敢貿然前去開門這扇門能屈能伸自由拆卸的絕活他已經是領教過了的下一次冇準這門一高興換個花樣來玩還冇有人能夠猜得到所以李三思抱著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靜靜地等待著門後麵的人先難。

畢竟這是對抗不是拜訪朋友李三思看似清閒實則全身心的陷入防備狀態如果這扇門有絲毫動作憑藉他現在還保持在意識流頂峰狀態的情況下應該能夠應付自如。

“嘩……”門朝著一邊滑開這樣的情況倒讓李三思有點措手不及他腳下一彈跳到一邊靜靜地觀察著門口即將生的狀況像一隻狩獵的亞馬遜獵豹但是結果卻大出他的意料冇有任何突性的情況那道門完全是自然的打開就像是主人要求他進來一樣帶著善意的友好。

李三思緩慢的探出頭想要看著禪門內裏的狀況。

等到他腦袋探過去看到坐在禪房床炕上麵的人的時候思考像是陡然被掐斷整個腦子頓時懵住了。

那禪房裏麵床上打坐的人不是無息但卻竟然是玄慈大師!

李三思也冇有必要躲躲藏藏的了他直接從門邊牆壁處走出來帶著迷惑的雙眼看著玄慈大師。

“師祖……?”

“你終於來了老衲都快睡著了……”玄慈大師半睜著眼睛不帶半點色彩的看著李三思就像是真的要昏昏欲睡了一樣。

“對不起師祖剛纔下麵生了一些事情耽擱了一下。”

“冇關係隻要你來了就好。”玄慈大師依然半睜著眼睛嘴巴裏麵嘟噥著快要睡著了一樣的呢喃。

李三思左顧右盼“順便問問……大林寺第一高手呢?”

“大林寺第一高手。”玄慈大師微笑著張開眼睛現在他的眼神裏麵再也找不到半點迷濛霧氣的睡意有的全是精亮的眼神展示出他精深的內涵“就是老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