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意識流對超級高手(上)

-

李三思嘴巴歪了下去然後又好不容易被旁邊的肌肉給帶上來帶著一幅絲毫還冇有反應過來白癡一樣的表情。

“大……大林寺的頂尖高手就是師祖你……?”李三思聲音有些顫抖。

“老納可是大林寺第四個密宗傳人要是論起實力來還要在其他三個密宗傳人之上”玄慈大師抬眼看著李三思“歸離你有否能夠成為密宗傳人的資格就在我們接下來的對決之中好好的展示出來!我希望有可能.你會成為大林寺曆年來最年輕的密宗傳人!”

李三思暗忖你太看得起我了初步估算了一下實力現在的大林寺密宗傳人應該都是挑戰過九品高手的就是說都比九品高手厲害而自己的這個玄慈祖師又在這三個密宗傳人之上也就是說跟九品高手完全脫離了一個數量級別是名副其實的大林寺第一高手李三思腸子都要悔青了早知如此當時提什麽直接挑戰九品第一的高手弄得現在這樣騎虎難下平白的給自己安置了一個強的變態的人物。

李三思知道現在也退縮不了了既然都已經走上了這一步無論麵對誰他都要硬著頭皮扛下去。(.)

“出招吧師祖。”李三思的表情恢複了平靜隻有在他心靜最平和無驚無喜的時候意識流才能揮到最頂尖的狀態以前所學的功夫流水一般從腦海裏麵淌過去他的大腦在這麽一息之間又重新的把所會的武學溫習了一遍因為他接下來將要麵對的就是本世紀最強大的對手大林寺的零零四號密宗傳人玄慈禪師!

“從哪裏開始呢……?”玄慈依然坐在床上“你從前最擅長的武學是太極拳這應該是你最先接觸的拳法之後你的一招一式之中都能找尋得到太極拳幽靈一樣存在的影子那麽就從你的太極拳開始吧。”

玄慈位置不變手中蒲團飛倏擲出帶著急旋轉的力道其中的衰草因為迅快的度和離心力四處飛散開去空氣中有種淩厲的破空聲和著這樣一個蒲團像是憑空出現聲勢驚人的ufo!

李三思想逃跑真正的想逃跑這是他第一次在意識流上麵感覺到飛往自己麵前的蒲團根本冇法去阻擋從前在直升機上麵和祖圓交戰的時候他的手刀自己都可以躲開一半更別提現在自己經曆過了訓練的身體就算是麵對這當初的祖圓他都有信心將其擊敗而這個玄慈師祖隨手擲出來的蒲團竟然會有這樣的力道度即使在意識流的狀態下麵李三思都無從躲避。(.好看的小說)

隻有硬接!但是如果用手這樣去接那個蒲團的話李三思幾可保證手掌不保這樣飛旋轉的蒲團其上麵的那些衰草不亞於一把把鋒利的刀刃自己這樣憑手前去恐怕一雙手掌都會被花得稀爛。

蒲團迅逼近之際李三思靈機一動單手拍袖安置在手腕處的勾索射出後先至的射中迎麵而來的頂中蒲團純鋼的勾索將草紮得蒲團勾得個結結實實而後李三思力道一帶飛旋轉的蒲團帶著飛機戰鬥機嗡鳴的聲音從自己麵前的空間錯身而過飛濺起的雜草艮棘從李三思臉上擦過留下一道割口有血滴從中滑落下來。

落葉抹喉摘花傷人。不管是東方不敗還是少林掃地僧抑或者會野球拳的小蝦米最強大的高手也就是這個樣子了。

李三思手中鋼絲勾索掛住ufo一樣的蒲團飛舞在空氣之中使得他整個的造型看起來像是在耍血滴子的東廠錦衣衛而手中的血滴子絲毫不受管教的四散亂飛撞上古檀木桌子青花瓷杯盞乒乒乓乓破碎了一大片接著蒲團還餘勢不減的割上大明朝花瓶。

“砰匡!”的一聲該碎的碎該破的破李三思心裏麵出現一陣惡寒估計等到無息老和尚看到他一片狼藉的古珍藏過後殺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眼看蒲團勢頭已近玄慈拔地而起時間對他來說好像根本不曾存在過一樣剛纔還坐在蒲團上麵下一個眨眼的時間他就變成了站立神仙一樣朝著自己逼近。

逼近的過程都省下了就是那麽一瞬之間玄慈就到了麵前手中一勢斜掃勁風颳向李三思左側同樣的一式太極拳玄慈用出來就有這種驚天地動鬼神的效果卸無可卸禦無可禦李三思終於是看到了什麽叫級高手以前教授他太極拳的那個老人如果和玄慈相比就好像是三歲的孩童一般兩個人的階級已經不是在同一個地球上麵可想而知這個玄慈恐怖到了什麽地步。

“太極以柔克剛但是一樣的可以剛中見柔你要記住要達到搏擊高手的地步必須得剛柔並濟才能揮最大的威力!”

玄慈手掌掃中李三思肩膀將他掃得原地打轉像是一個飛旋的陀螺。

李三思單腳在地麵旋轉等到自身蓄足的力道已夠右腳再次杵地拳頭帶著從玄慈處和自身旋轉帶起的離心力朝著玄慈擊出去。

玄慈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好活學活用不錯!”口中說話手中卻絲毫不消停手掌合攏成為一個蓮花狀抓向李三思打過來的拳頭順著力道牽引慢慢將李三思的拳力化解而後身體從李三思衝來的方向錯身而過握著李三思拳頭的雙手一彈一放李三思又被玄慈反借來的力道彈飛出去。

“篷!”李三思撞在禪院的牆壁上滑下來落了地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玄慈心裏麵滿是驚駭。

他已經把自己的意識流保持在了最佳的狀態也能看得清楚玄慈鬼魅一樣的行動身體也勉強跟的上但是卻總是被玄慈利用各種形式把自己打得左支右絀可能這就是別人所說的實戰經驗不同吧。

但是犯過同樣的一次錯誤就不可能犯第二次李三思背肌用力身體從緊貼的牆壁彈射出來配合他在意識流下飛奔的步法炮彈一樣的朝著玄慈衝擊過來也讓玄慈臉上第一次顯露出了驚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