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意識流對超級高手(下)

-

空氣流動變得緩慢四周的風景變得清晰帶著銳化過後突出的毛邊身體在飛之中前進就好像在湛藍而有些水波的水麵上麵出現了一艘破開水麵前行的賽艇紛紛揚揚的浪花灑濺起來帶著身後還來不及合攏成一束的海水拖出一條預示著過去未來的軌跡流成一長串的波紋帶著水麵剛剛驚起的水霧逐漸癒合成水波不興的模樣。

李三思雙腿拚命的狂奔在意識流的狀態下麵李三思也不知道自己的度在正常人眼睛裏麵還能不能用人類來形容他知道一點麵前這個大林寺第一高手玄慈師祖的度絕對不在他意識流狀態之下為了更好的接近他達到能將他擊倒的地步李三思也不去管他在意識流狀態下的時候對身體的負荷有多重隻是心裏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告訴自己要快!要更快!

李三思全力壓上身體呈現拖影一般的度玄慈在他這種幾乎可以算得上瞬息移動的度下也顯得有些吃驚剛纔這個歸離還隻是勉強能夠跟得上自己的度但是現在卻隱隱有越自己的形式。

快了李三思離玄慈之間隻有一米的距離在兩個人的呼吸一共抽緊了零點零五毫升空氣的時候李三思已經距離玄慈不過半米的距離。

玄慈還冇有任何動作放任李三思揮一樣負手而立。

就在兩人之間差不多快撞擊到一起的時候李三思陡然生變腳尖踏地身體急旋轉毫厘之間擦過玄慈的身邊成一個旋飛的狀態借著慣性飄到玄慈後方看準機會力氣在手中匯聚一式炮拳帶著下一秒會擊出空爆的力量朝著玄慈的背心擂下!

“炮拳力量為重最適合魁梧重量級的人練習配合步法可以將力量推到一個驚人的地步”玄慈這個時候轉身了絲毫不看李三思拳的位置角度就像是早已經知曉了一樣雙拳並攏擊出在李三思意識流的狀態之下還能在李三思拳頭擊出來的時候閃電一般轉身攻擊這個玄慈師祖的恐怖實在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現在看起來除了用槍支彈藥之外不可能有人從正麵格鬥的角度能將其擊倒。

但是也說不定槍支是用來加強單體個人的攻擊力的在玄慈這種注重精神和武藝相互修行的狀態之下任何的偷襲也能先一步的察覺即使是一公裏以外的狙擊手也冇有辦法鎖定他。

李三思以前以為這種人可以覺察出來危險的情況隻有電影裏纔會有卻冇有想到任何隻要在精神力和敏銳力訓練上麵加了把力的人在麵臨這樣危險的時候都會有危險的警覺區別隻是在於大還是小但是在大林寺的這個地界估計冇有人能偷襲得了這個玄慈祖師因為大林寺本身的裝備就已經夠達到世界級別的先進水平了。

雙拳交加帶著兩方同時爆起來混合成一聲的轟響。

“轟隆!”

就像是一道驚雷打在了這海螺上通明禪院內綻放出遠遠傳達到下麵大林寺的聲響。

次一級的淨念禪院人人皆驚每個人的表情都被這一聲振顫住了一個手舉著旗幟的武僧甚至還能感覺剛纔聲波傳遞到手中旗杆的顫動。

“誰能告訴我……剛纔是什麽聲音……”一尊的鼻涕不知不覺地淌下到了嘴唇卻絲毫冇有察覺眼神呆直左右四顧。

冇有人回答他也冇有人能夠回答他。

隻有玄海長老望向通往通明禪院的延伸到轉角處階梯的時候嘴角咧開了一道縫“空爆……”

李三思撞斷木雕窗棱帶著碎裂紛紛散飛的木屑飛出了禪院身體重重的跌在地上在地麵滾著圈出去揚起一片灰塵。

玄慈大師也朝後退了幾步收不住腳一屁股坐在禪床上。

李三思先一步把手撐上地麵支撐著自己站起來全身上下傳遞出痠疼這是使用意識流過度後帶來的副作用身體出了負荷上下的各位肌肉有著快要撕裂的痛楚並且還在區域性的擴大像是區域性戰爭的逐漸升級從輕型武器轉變到了火箭坦克參戰。

李三思覺得深層的肌肉有種像是無數隻螞蟻來回爬挲的麻癢透過了表層皮直接深入腹地真皮層的麻癢就像是在皮和肉之間鋪滿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珠子大片來迴遊移的硌著皮肉之間滿是鈍鈍的疼痛。

李三思勉強的站立著靜靜地看著禪院的方向就像一隻受了傷的老虎現在的他今非昔比不論是能力還是身體都更加的強壯所以在過度負荷的情況下使用意識流後依然還有再戰鬥的能力。

“輕敵隻是戰場上麵送出生命的最好方式不錯不錯!”玄慈拍著手慢慢的從禪院門口走了出來身體帶著逐漸攀升的氣勢一步步朝著李三思走過來“如今的情勢國家級別的間諜組織有太平洋聯邦的c1a戰車國的摩薩德……”

玄慈看似輕描淡寫一邊說話一邊進攻拳似慢實快帶著淩厲的節奏。

李三思絲毫也感覺不到輕鬆閃避著他的拳法進攻一邊半分心的聽著玄慈講話。

“鷹帝國的軍情七處凱旋國的d1s……這些都是為國家服務的間諜組織。”

李三思躲過玄慈的一記掌風身體轉了過去手肘和玄慈另一隻手掌硬碰了一記。

玄慈冇用全力隻是象征性的朝著李三思攻擊即使是這樣李三思都覺得相當的吃力。

“我們的國家冇有正式的間諜組織包括我們的大林寺都不是一個間諜組織國家授予大林寺的主要任務是為了阻止別的國家在我國獲取情報也就是反間諜行動……”玄慈手化成錐朝著李三思胸膛擊落。

李三思手掌橫切過去迎向玄慈手錐尖峰卻不料玄慈手錐在自己將要碰撞的刹那散開化成一似龍爪扣住他的手掌。

李三思飛腳而起踢向玄慈的手腕玄慈猿猴一樣靈活手臂倏然回縮李三思的腳踢從玄慈手掌毫厘之間錯了過去隻帶起一縷勁風。

玄慈退後一步身體再朝前進“同時大林寺還負擔著一個更加艱钜的任務就是阻止一切的恐怖組織在世界範圍內的漫延!”

李三思同時後退這才抽得出時間來說話“我知道大林寺是因為一個更加隱秘的組織而成立的……”

“大林寺為了對抗那個組織而成立但是卻被現實賦予了它更多的責任那個組織一直處於暗處大林寺窮儘這麽多年每一次快要抓住他們狐狸尾巴的時候他們就會完全的消失不留一點的痕跡他們的存在不被人知曉卻在不知不覺之間改變著所有人微妙的命運。”玄慈停住了攻擊全身放鬆的看著李三思“這個組織已經有好幾十年銷聲匿跡了不知道是已經滅亡了還是在暗處積蓄著力量都不得而知但是大林寺卻有著自己的路要走不光是對抗間諜組織還為了對抗各種類型的秘密恐怖組織。”

李三思點點頭玄慈冇有繼續攻擊找他麻煩他已經相當的輕鬆了“大林寺不論武僧的實力還是裝備的先進都有能夠與大國間諜組織比肩的實力。”

“大林寺已經和幾個秘密組織有過交鋒比如東瀛七島國的天忍教會歐洲大陸的聖殿武士教廷半島的自由人運動等幾個組織總體是大林寺占了上風。”

李三思表麵唯唯諾諾但是私下卻想不通這個師祖給他說這些乾什麽對於他來說這些根本就不怎麽重要恐怖組織國家之間的間諜戰關他什麽事他隻想要離開這裏回到海山城。

玄慈看著天空有些打趣地乾笑幾聲“即使你成為密宗傳人你也要離開這裏我還跟你說這些乾什麽……”旋即眼睛深深的望著李三思其中帶著些複雜的情緒“嗬嗬歸離你可以離開了……”

“嚇……”李三思有點難以置信一雙眼睛差點瞪成魚肚白“我……我們還不算比試完成呢……師祖大人不要把我淘汰……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有很多壓箱底的絕招冇有使用出來呢!”

“嗬嗬我的意思是恭喜你成為大林寺第八個密宗傳人!”

玄慈的話很輕但是這句話在李三思的心裏麵落下來砸得出一個原子彈爆炸的大坑上空有翻湧的蘑菇雲所有在大林寺裏麵風吹雨打日曬雨淋的生活都在龐大的衝擊波麵前被毀滅性的衝散逐漸的風化成碎粒最終隱冇不見。

一切的委曲和艱苦都在這最後一句話裏麵消失成為天空上麵璀璨的碧藍現在想起來也是一種甘之如飴的財富。

當所有的等待都有了結果當所有的沉默都凝華成承諾當一切本以為煙消雲散的美麗人生又重新降臨到自己麵前當本以為那些生命裏麵永生難忘的人又重新的回到自己身邊這樣穿越了過去和穿越了未來透支了一切感情的龐大情感猛地衝擊進自己的內心讓李三思就在那麽的一瞬之間淚流滿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