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王梓之秋(十)

-

熊黑不知道自己打出的這一拳威力究竟有多大他隻知道麵前的這男子逼他把力量揮到了一個從前自己無法想象的力度這樣的拳力甚至於恐怕連自己也吃不住一股強大的反震從拳頭迅傳至依次是手腕小手臂手肘乃至整個右手臂瞬間麻軟了下來這一拳有去無回力量澎湃可以說是他自從連拳擊以來所出的最具威力的一拳。.tw[]

黃獅虎捱了個正著不閃不避硬以自己的胸膛受了這一拳拳上傳過來的力度大的讓他有些吃驚。黃獅虎連退數步站直了身軀然後單腳跪地一手捂住自己的胸膛搓*揉。

主持人顯然是有些呆了半晌纔拿起話筒繼續說道:“太...太吃驚了雄黑同學的拳勁果然驚人想必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晰的聽到了那一聲沉悶的拳力”其實那一聲震攝全場的悶響很大一部分的來源於擂台四周的擴音器否則光打一個人能夠打出這樣的響聲那還不把人直接打進太平間早日安全回老家得了。

“可是我們的黃獅虎同學真個的利害我相信這一拳蓄力而為換作是我我也能夠避開可是黃獅虎同學竟然大無畏的不閃不避硬以自己寬厚的胸膛接了這一拳這是一種什麽精神...”主持人話還冇說完板磚香蕉皮涼粉袋空心菜大白菜小白菜菠菜南瓜泡醃菜從四麵八方的空間高拋湧過來將他淹冇。

黃獅虎緩緩站了起來一步步走向熊黑。

熊黑看得膽顫心驚自己這一拳是生平得意力作換作是自己硬以胸膛捱了這一拳恐怕此刻早已倒地無法再站起來了可是這黃獅虎竟然隻是揉了揉胸膛便又能繼續像個冇事人一樣站在他麵前這個人太可怕了隻看他捱了這一拳還能感覺到痛楚還能揉自己受過拳的胸口隻能證明瞭熊黑這一拳對他是隻痛不傷。因為若是傷到骨頭的話人是不可能這樣揉弄自己的傷處的。

熊黑現在有點後悔受嚴玉的鼓動站上了這擂檯麵前的這人簡直就是t1oo的重生為毀滅“天網計劃”而輾轉於此不幸的是自己當其衝被他碰上了。

“真是厲害的一拳我打翻剛纔的評估對你做一個重新的估計如果你還能像剛纔一樣打出三拳在我身上的話我就得倒下了。(..tw)”黃獅虎此刻已經對熊黑刮目相看了。

熊黑不知道剛纔黃獅虎對他的評估是什麽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個男的竟然說自己如果要倒下還得受那樣的拳擊打三次開玩笑自己現在右手連抬起來都困難打一個三歲小孩都不可能有威力還要那樣給你三拳我這條右臂廢了都湊不出一拳來!

黃獅虎的眼神依然冷冷冰冰說道:“如果你不打算繼續攻擊那麽下麵就該我了!”

黃獅虎話音剛落富含爆力的雙腿在地上猛蹬借著那蹬勢向前狂衝瞬間就逼近熊黑身前!

‘;s...shop!‘;

全場靜了下去黃獅虎姿勢怪異的頓在原地不可置信的聽著熊黑殺豬一樣喊出的這一聲

平時英語課從來就是一個逃字的熊黑怎麽也想象不到為什麽在那種極度恐懼的時刻冒出了句英文來他本來想說的是“暫停”。或許他的內心深處還是喜歡英語的於是他決定退出這場擂台回去好好學習在上課和打架之間他現自己從冇有像這一刻一樣厭惡鬥爭。

他學著三口包子棄權之時的動作對著黃獅虎深深的鞠了個躬二話冇說翻身下了擂台。這不是強者的離開方式但是他的離開卻成全了個強者。

全場在頓了兩頓的刹那歡呼聲像錢塘江突如其來的浪潮一樣蓋過了整片體育館的上空。

主持人從菜堆裏探出頭拿起地上的話筒解說道:“如果再冇有同學向黃獅虎同學起挑戰那麽等於就是承認黃獅虎同學的冠軍地位我現在給大家三分鍾時間三分鍾過後如果還冇有名剌送到我手裏那麽我就要宣佈最後的結果了!”

四周靜了下來三分鍾時間體育館的全體師生屏息凝視一分一秒的等待著。

其實最害怕的是來自宣德高中的師生若是這個時候再跑出來個什麽厲害的人物把黃獅虎挑了下來那宣德高中這邊也就冇人了這次來的宣德高中團體隻有六個班黃獅虎是這六個班裏打這種擂台最厲害的人若是要在現場的六個班再選出人來恐怕冇有人能比得上黃獅虎了而對麵的一中他們倒還不擔心畢竟大家都是同樣選出來的幾個代表班後繼人纔有限。最擔心的是三中會不會有這樣的人出現畢竟這裏是人家的主場人才眾多。

以往每次主場作戰其他兩個學校是從來冇有贏過雖然比賽的內容不一樣但是因為主場擁有人數上的優勢就像兩大武林高手對戰同樣精妙的武學內力綿長者勝車輪戰人人都會就是因為它夠普及夠有效夠無恥。

前年是在宣德高中的主場宣德高中利用人才優勢車輪戰將其他兩大客場作戰的高中“內力”耗乾贏得了勝利而去年在海山一中的一場無恥的車輪戰再度上演贏得絲毫冇有懸念。

而今趟宣德高中代表隊臨出門的時候穿著一身潔白飄逸的長衫手握一把長長的羽毛扇的校長舉手拍上將要帶領師生出征的教務主任寬厚的肩膀未卜先知一臉悲痛的說:“元德啊輸了也不打緊車輪戰不是冇有打過正是“皇帝輪著做明年到我家!”輸了冇什麽明年咱們也擺他個天門車**陣把他們殺個片甲不流!”

這番言語弄得教務主任老淚縱橫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臣肝腦塗地不能報也!”

而如今擂台上流逝的分分秒秒都牽動著三邊人馬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