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吊車尾歸來(一)

-

窗戶裏透著翻覆著塵埃的光柱穿破了房間裏麵緊鎖的黑暗斜斜的透露出新一天來臨的光芒.李三思迷糊得睜開眼睛窗外飄忽的樹葉帶來枝丫擺伏的綠影。[.超多好看小說]

李三思一個翻身而起身體在空中劃了個半圓準確地落在前地麵“糟了!今天再不去訓練戒武那變態的老和尚指不定把自己燉了還是煮了!”

剛轉頭看見李母端著牛奶杯盤呆站在門口表情驚疑不定的看著他。

李三思差點打自己一個嘴巴因為大林寺環境的突然轉變自己還不能逐漸的習慣結果一時口快竟然把大林寺的生活帶入到現在來了.好像從前在大林寺的時候一樣每次醒來之後總以為是在家裏麵結果硬硬的床板硌得肉疼得感覺隨即傳來更有旁邊戒武的嗬斥打罵把他一下子從天堂拉回到了地獄。

李母趕忙把牛奶麪包放在桌子上麵趕上前來捂著李三思的額頭“可憐的孩子……做噩夢了吧、現在感覺怎麽樣了唉……你從來冇有離開過家裏就連住校都冇有過這麽一下就離開家一年半怎麽可能受得了……”

眼看母親就要掉下淚來李三思連忙岔開括題“媽今天我第一天上課呢我肚子餓死啦!”

李母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抹去眼角滴落的淚滴把牛奶端了上來“快點喝把麪包也吃了今天第一天上課你的同學也已經一年半冇有見到你了現在突然要見麵了你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好的麵貌吃飽點!林清兒和陳琛旭每天都擔心著你呢!保征你今天的突然出現.絕對會給他們一個天大的驚喜!”

“那我走了媽!”李三思三下兩口喝下牛奶嚥下蛋糕隨手帶起書包就衝出了家門。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雙眼還保持著驚訝的李母壓根不知道自己的兒子什麽時候度變得這麽麻利了往昔的時候還是林清兒在家裏麵等他大段大段的時間他纔會摩挲著洗漱吃飯然後被林清兒拖著出了門就像是快要出嫁的新娘一樣扭捏而現在離上課的正點還早了好多而李三思卻破天荒地第一次冇有擦著時間離家看來自己兒子在這麽短短的一年半吃了不少的苦也同樣的成長了不少!

“三思啊……你這次回來、現你長大了不少呢……”

同樣熟悉的道路同樣茂盛得鋪天蓋地的梧桐嫩綠的葉子隨著風招搖著、遠方依然有清晨環衛工人穿著黃褂子沙沙掃地的聲音地上永遠有掃不乾淨碎裂的枯葉天空在樹葉的夾縫中透露著湛藍像是一線天一樣就這樣遙遙的在樹葉林裏延伸出去延伸到就連視線都觸不可及的地方。

天空亮得很早夏天的天空傳遞著遮天蔽日浪漫的味道有清香在臉龐間匆匆的拂過去有樹影投在臉龐斑駁的影子有迫不及待穿破了葉縫透下來的光柱隨著太陽的升起逐漸的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渲染成油畫裏麵飽和的色彩。

載著大堆學生的公車從馬路上斜斜的行駛著.滿滿噹噹的裝滿著匆匆上學的學生海山城早上去往三大中學的車輛就是這樣人流量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使得李三思自從初中開始就冇有見到過一次早晨車輛空空的情況週末可能會比較輕鬆、但是李三思週末一般都在家裏睡懶覺誰還有那麽好的閒心清晨跑出來到處散步。

趕不到公車的情況也有一些是因為已經錯過了班次一些因為班車實在是太擠擠得插進隻貓都十分困難.更何況還要放進來一個體積比貓大二十倍的人……所以一些人就隻有迫不得已的走路而現在在公車背後的人往往對走在路上的行人就千篇一律的鬼臉.看得那些因為各種原因上不了車的人牙癢得厲害.差點想衝上去咬汽車輪胎的心情都有了。

而現在李三思已經穿過梧桐大道朝著現在已經略變了些模樣的中央花園而去有公車行駛過去玻璃上出現一些奇形怪狀的鬼臉看得李三思一陣莞爾曾經他也在這樣的公車上麵對著下麵的上不了車的學生做著鬼臉除了一次被咂了個石頭之外基本上還冇有出現過什麽其他的意外。

這就是海山城這就是連吹過太平洋的季風也寧願多待停留半刻的海山城這就使蘊藏著無數夢想和希望的海山城、這個就是每天公車的後麵會出現各種鬼臉的海山城這就是有鋪天蓋地梧桐和綿羊一樣的雲朵交相輝映的城市這就是刮著匯聚了一整個地球味道海風的城市、這就供自己在大林寺裏麵頂著頭頂烈日和繁星日夜思唸的城市這就是不知道多少次夢裏縈繞了千轉百回的城市。

而現在自己就站在這片土地上自己就要回到從前所在的學校回到那個有著許多回憶和思唸的地方、那些昔日一起數著星空數著未來數著夢想的同伴們……你們還記得我嗎?

你們是否還記得……那個有著頑皮和清澈的眼睛.淩亂的頭單薄而骨節分明的身體曾經在你們的生命中占據了一大片一大片時光的我……?

李三思抬起頭迎向大片轉移到臉上的光斑折射進棕色眼瞳裏麵在陽光下閃爍著晶亮的光芒。

第三高中的坡地、儼然已經冇有了那種從上個世紀遺留下來交錯縱橫的電線冇有搓得出一層厚厚麻油的旗幟冇有攪動著油煙的抽油煙機呼呼的聲音。

全部當年飛鳥匆匆越過的天線、已經全部不見了蹤影當年古舊的兩旁房屋也儼然轉變成了最新的樓房和寬闊的有著細小草坪的地麵天空已經不再被縱橫交織的電線切割成一片一片整個的展現了出來李三思站在這條通往八陣圖的坡道上麵第一次的冇有了壓抑的感覺有風從那裏透了出來吹刮在李三思的臉上帶著一陣擴及大片皮膚的清爽。

路邊同樣有害怕遲到的學生匆匆忙忙的跑上坡道、有些人轉過臉的時候不經意看到了背著書包走上來的李三思。於是表情在那麽一瞬間定格成誇張的泥雕一頭撞上電杆。

顯然不少人已經從這條坡道上麵認出了他不是遠遠的吊在他們後麵就是在前麵一群群的竊竊私語這也難怪一年前在魁地亞奇上麵被恐怖他子劫持的厄運少年就連剛轉來海山中學的各類轉學生們也能在不少高年級的前輩風聞中得知這樣一個不要命捍衛魁地亞奇的普通少年所以這個時候被認出來的李三思無異於給其他人一種著到加利福利亞州的異型在陸地上走動的錯覺。

李三思開始渾身有點不自在起來.然後隻覺得自己的褲腳被什麽東西扯住了。

一個紮著小辮子的女孩白嫩嫩的小手扯著他的衣褲頭抬著另一隻手拿著個小本子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盯著他。

“哥哥……我在電視上見過你簽個名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