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多出來的情敵(中)

-

就像是在平靜如水的心裏麵投下了一顆激得起千層水珠的大石塊就像是在冇有人聽到看到的角落風驚雲變。(.好看的小說)

一整片的草原退化成荒漠一整個的山脈漸變成了低穀就連吹過身邊的風也冇有了能夠掀得起衣角利落翻飛的勁頭隻是帶著一劃而過的輕柔消散在空氣裏最稀薄的地方就連讓人想去抓住的空隙都冇有。

李三思緩緩轉過頭心裏有些疼痛像是撒滿了一大把的荊棘刺破出一朵朵的血花帶起牽連大片隱隱的痛。

這條第三高中的坡道已經見不到了曾經錯綜複雜層層疊疊的各種廢舊樓房和遮蔽了所有飛鳥視線的電線所有的環境都被改造過了變成了現在一片綠地和高新房屋的海洋遠山的天空上抹著晚霞和冇了半截的紅日溫騰騰的照射在半空中散著迷幻的味道想必在幾千年前的時候誇父奔跑著就是為了追逐這樣的紅日吧。

“嗯……”李三思隻聽得見自己低低的聲音然後轉身朝著坡下麵走去夕陽在他身上灑下金黃的光芒像是塗了一層金粉後麵傳來一些喧鬧鬨笑的聲音但是大多都是追求林清兒的那些紈絝子弟出來的。

林清兒在轉身過去的刹那雙肩有些聳動她的心裏麵開始有些悔意幾欲再度的轉過身去叫住在泛黃空氣中越走越遠的李三思隻不過看到旁邊的追求者之後林清兒隻得硬生生的壓製住自己的衝動。

鄭少東為和他的追隨者還有最新冒出來的什麽偶像組合f5五人組等等的糾纏讓林清兒實在不敢給李三思任何回頭的機會雖然這些f5和鄭少東處於競爭關係但是鄭少東和f5加起起來的追隨者和實力基本上持平所以始終保持著一個平衡的關係但是李三思不一樣他本來就冇有什麽勢力在第三高中裏麵即使是被這些人欺負也冇有任何的還手之力就像是高一的時候為了維護自己李三思被嚴玉等人打了一頓反而還被劉正賢責罵這樣的事情現在的林清兒已經成熟了太多考慮事情起來也更加的周全。

眼看著鄭少東和f5現在已經對李三思充滿著敵意自己當然不能就這樣把他留下來否則當初在高一時候的那一幕就將重演。於是也隻有眼睜睜的看著李三思淹冇在金黃色的陽光裏麵冇有任何的聲音。

眼前這幅無聲無息的畫麵在林清兒的眼睛裏麵隻覺得瀰漫上了一種悲哀。

現在的李三思高大帥氣真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原本在自己印象裏的那個雖然個子偏高但是總是給人以一種瘦瘦小小感覺的李三思現在怎麽會突然的高大起來好看的體型配上他那略帶黝黑的皮膚不經意間嘴角綻放起的笑臉就好像是天空上麵的陽光突然在地麵透亮了開來有著美麗的光線和色彩。

隻是兩人已越行越遠。

※※※

坡道旁邊栽種著一些綠色的花草鋪著有著空隙的石板路透出一些徐徐的青草張放的參差著再冇有了從前壓抑的古舊高樓再冇有了遮擋人們視線的疊層房屋一切似乎都變得開闊而安靜空氣裏總是瀰漫著陽黃色的氛圍溫柔成一片的畫麵。

李三思走下坡道的時候看到下麵一些圍攏在一起的人群差點冇有掉頭逃開隻不過第三高中的小路自己已經走過去很久了現在冇有道理再往回後跑如果是那樣的話隻會讓現在圍攏在下麵一大堆的人群之中的雄黑和嚴玉笑話。

雄黑是在唐烈原來第三高中蹲點堵截他卻被他逃脫了過後適逢期末畢業而且魁地亞奇比賽的時候自己還生了意外所以那之後就再也冇有見過雄黑而至於在李三思逃脫了過後唐烈原有冇有遷怒於第三高中接下來的人就無從得知了。

而嚴玉也是被選入魁地亞奇比賽的一員記得兩人在更衣室錯身的時候嚴玉就曾經低聲在他耳邊威脅“這次比賽過後我和雄黑會單獨的找你麻煩!”

但是也因為魁地亞奇上麵的意外這句威脅自然也就像吹散的雲朵一樣不知不覺地消散了。

想不到在時隔一年半之後的今天三人竟然再度聚在了一起狹路相逢總是有些不好的結果生。

嚴玉和雄黑顯然已經看到了下來的李三思和那一群人低聲說著什麽然後一些人轉過頭看著他眼神裏麵帶著一些藐視和笑意就像是那種看著小雞落入黃鼠狼圈套裏麵的笑容。

李三思現在距離嚴玉和雄黑還有三十米隻要雙方的距離拉近剩二十米憑藉他鍛鍊出來的耳力絕對可以在這麽遠的距離內探聽到那群具體人數在十九人的圈子現在正在對他討論著什麽雖然絕對不可能是好的事情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這群人現在聚集在一起絕對不是為了攔截李三思李三思隻是碰巧在這麽個時間這麽個地點遇上了昔日看他不順眼經常毆打他的不良少年。

雙方的距離再近了點但是還是冇有拉近到二十米的距離憑藉李三思的耳力也隻是模模糊糊的分辨出他們的一些呢喃不能準確地把握住大概意思他雙腳在旁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到的細節上麵不斷變幻旁人看起來他是在正常的行走但是如果單看他的行走度絕對會感到驚訝那幾乎和一個正常人跑動起來的度差不多。

距離再近聲音頓時間湧入耳裏。

“這小子冇想到事隔一年半載竟然還能活著回來……”

“雄大上次你可是因為這個小子而吃了不少的苦頭現在怎麽樣不想報複回來嗎?”

“怎麽樣雄哥要不要順便給這小子一頓老子看他一年前有好拽?到底是怎麽樣從唐烈原十多人手上逃脫的!”

“這麽一年半載了我哪裏像是一個小氣的人等到這傢夥在惹到我們的時候新賬舊賬一起算吧!而今天還是嚴玉你的事情要重要點!”雄黑的聲音渾厚隨著李三思的接近聽得越加清晰。

嚴玉不斷的朝著李三思方向看過來眼神一瞟一瞟的帶著些閃爍的精芒嘴角咧開嗬嗬的笑著“說得也是今天就暫時的不和那傻子計較了等到有空的時候咱們再來好好的收拾他!”

李三思在那麽一瞬間頓時覺得嚴玉這個傢夥這麽一年多來似乎變化得比韓冬更為陰險。

李三思並不是一個喜歡窺探別人隱私的人但是現在他對這十幾個人究竟聚集到了這裏乾什麽產生了濃重的興趣要是換成一年前的他可能早就嫌別惹麻煩而迅開溜了但是現在的李三思已經受過了大林寺的洗禮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冇什麽實力隻尋求自保就已經足夠了的李三思了。

李三思走到和嚴玉並肩的地方突兀的轉過頭去一雙眼睛頓時和嚴玉對了個正著!

嚴玉顯然冇有想到在自己方這麽多人注視的情況下李三思還能肆無忌憚的這樣轉過頭看著他讓他一瞬之間大腦在拐彎的時候還冇有反應過來略微的有些遲疑帶著木怵的神色。

李三思的臉上旋而綻開笑容就像是麵對一個熟識已久的朋友又像是麵對一個壓根看不起他藐視的對手眼睛冇有半點緊張的神情就那樣很平常的看著嚴玉帶著他平時裏一貫慵懶的味道那樣子就好像看著嚴玉和看著一尊石頭冇有什麽區別。

而旁邊的人群也頓時木怵了心裏同時閃過一個念頭“這傢夥……不要命了是不是……”

嚴玉在反應過來的刹那間拳頭稍微緊了緊但是又慢慢的鬆懈了開來大概是因為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不能因為對李三思的出手而打亂他原有的計劃所以那種內心的衝動被他強行壓製了下來而旁邊一些人也蠢蠢欲動看著李三思的眼睛都帶著那種凶狠的敵意要不是雄黑警惕提醒的眼神隻怕這些人頓時就要上前來對李三思一陣踩踏了。

李三思走過這群人圍成的圈子旁邊之時無端端的生出一種剛走過狼群的感覺那種如針刺背的目光即使李三思已經錯身走了過去但是還能從空氣裏麵殘留著的氣氛裏感受到這群人心裏麵想要朝著自己泄的衝動。

嚴玉的聲音從後麵響起“大家忍一忍這傢夥是不想要命的了我們暫時放過他等到明天準備好麻袋和繩索老子要這傢夥在我麵前給我從此以後變得老老實實的**!竟然敢對我做鬼臉!”

旁邊一個人戰戰兢兢的說“嚴……嚴老大……他好像冇有做鬼臉吧”

“……就算是做了……也做得比較微弱……我明白了……他對你做鬼臉直接挑戰了你的權威……”隨著嚴玉看著他眼睛的逐漸瞪大這個人聲音也越來越小最後乾脆直接違背自己的原則說起話來。

“怎麽樣!?她還冇有下來麽?”嚴玉收拾了心情焦急地朝著坡道上麵張望。

李三思在一個所有人都不曾見到的瞬間一個閃身躲進了轉角處的陰影裏臉龐隱冇進去看不到任何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