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再見蘇紫軒(上)

-

“媽我回來了!”李三思脫了鞋丟下書包走進家門來。

飯桌上麵有著豐盛的飯菜父親手上拿著報紙看到他來了連忙合上擺上碗筷“回來了今天第一天上課感覺怎麽樣?”

母親也從廚房走了出來雙手在圍裙上來回抹拭臉上笑得像是開了一朵花畢竟李三思消失了一年半的時間相當於毀了李父李母的生活但是卻在突然的兩天之間兒子突然的回來了就連上學的問題都已經解決完美的就像是這一年多以來絕望的生活根本不存在一樣。

甚至於今天一大清早李父突然從夢中驚醒把旁邊自己的妻子抱住眼淚撲簌簌的掉落下來一邊還不停的重複“我夢到我們的孩子了他又回來了他又回來了!”

李母也雙眼淚水婆娑“你不是在做夢我們的兒子真的在昨天已經回來了!”

兩個老夫老妻就這樣互相緊抱著用眼淚來感謝上天溫柔的慈悲。

李母也趕緊過來幫李三思拉開椅子心理麵掩飾不了興奮和喜悅“怎麽樣三思今天上課老師和同學都記得你吧!?”

“記得記得!”李三思連忙把今天剛去課堂時候人群的歡呼反應和老師驚喜地樣子一一的講了出來讓兩老嗬嗬直笑。

不過李三思自然隱去了放學之後打斷嚴玉第五十次求愛的計劃那幾乎是李三思差點就拍手稱快的事情想起嚴玉一夥那種看到氣球齊刷刷爆炸的模樣他的心裏麵就像是開放了一朵太陽花張牙舞爪的怒放著。

李三思回到屋裏擺弄著手中的gp手機這台手機不愧是大林寺武器庫也就是藏經閣的獨家布珍藏限量版,裏麵的功能不勝枚舉就像是剛纔他使用的擴音功能就能聽清楚一百米以內細小的滴水聲不過他自然是要過濾一些音頻否則自己的耳朵一下子要接受這麽多的聲音就像是在逛一個偌大的菜市場根本分辨不出來自己需要偷聽的聲音。

除了竊聽功能之外gp手機還能切入步話機或者手機的頻段直接攔截住信號就像是電影裏麵用來監視別人電話的工程車隻不過全部微縮進這支手機裏麵了。

再加上其強的探索功能隻要外接一個射信號用的那種“大鍋蓋”就是用來收看衛星電視的那種射出去的電磁脈衝使得gp手機可以直接探測到三十公裏的任何帶有金屬的飛行目標。

李三思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從自己初中的時候一直吊著的風鈴現在這種樣式的風鈴已經成了絕版的老古董了但是李三思一直冇有丟過有睡不著覺的時候李三思就會躺在床上看著晃動的風鈴然後聽著那種好像海洋呢喃的聲音而沉睡過去也因為這個風鈴基本上是他所有遲到原因的罪魁禍。

窗外一些樹影晃動傳遞過來輕刮進房間的微風拂掃在他的臉上帶著一些海洋的味道風鈴呢喃作響像是不知道誰在遙遠的歌謠。

從前在大林寺裏麵不覺得但是現在回到了家裏麵反而更加開始想念起從前大林寺的那些人來想念笑嗬嗬的像是彌勒佛轉世的藏源想念更加像是道家神仙仙風道骨一般的玄慈師祖想念原本那個心地善良但是小氣的戒武師傅大林寺的日子雖然艱苦但是卻很充實這種充實就像是在讀高三的學生一樣的充實。

等到離開了這種生活的時候纔會開始慢慢的懷念。

“畢波!”gp手機螢幕突然有了圖像上麵出現了一個熟悉而笑嗬嗬的臉。

“藏源師叔!”李三思就快要驚呼出聲誰說人類冇有特異功能說曹操曹操到這種最簡單的預知感覺絕對是不可否認的特異功能。

“嗬嗬零零八現在過得怎麽樣回到正常的生活裏麵怎麽樣是不是特別的興奮呢?”

“特別爽快!我終於又回到原來的世界了!隻不過現在我有點想念大林寺了。”

“正常的等你以後就會知道大林寺是個特別的地方這裏有絕對不會亞於你們海山城的陽光也有很美好的風景還有各種各樣快樂的動物!”

“我倒對大林寺的風景不怎麽感冒讓我想唸的是藏源師叔你們呐!”那裏簡直就是一座荒島快樂的動物?的確那條級大蟒蛇看到自己的時候想必十分的快樂!

“嗬嗬不要說那麽多肉麻的話師叔會想你的馬上師叔這邊有事情要處理我不能和你多說了再見!”

“嗯。”

螢幕又突然的黑暗下去李三思將手機放回兜裏麵大林寺作為一個反間諜組織自然每天有做不完的事情也幸好自己得到玄慈大師肯可以脫離大林寺否則的話自己作為密宗傳人絕對就隻有越來越多的煩惱的事情纏著冇有辦法脫得開身。

現在的生活!真的很好!

窗外的暗夜開始越來越濃烈華燈初上這些照射在道路旁邊有著暗影的燈光曾經在無數個夜晚伴隨著他奮鬥在書桌和試題的海洋裏麵曾經他非常的努力曾經他也為了考出很高的成績而就連覺都不願意睡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一次次飽受打擊的成績幾乎讓他心灰意冷但是現在重新歸來過後的李三思一切都不一樣了一切一切意識流的級能力已經把他帶離了原來的怪圈成就了他越來越強大的自信。

今天的夜裏應該是很美麗的回到了軟綿綿的床回到了天花板上麵有著風鈴吊墜溫暖的家這樣的生活就像是每個晴空裏麵流動的白雲平凡而震撼的流動著在任何時候抬頭看上去都覺得心情一瞬間被曠大的雲空所洗禮帶著幸福的味道。

生活就像白雲平淡如水但是又妙不可言。

李三思這一覺睡得美到極致他是很喜歡做夢的夢裏麵可以天馬行空帶著無所顧忌的自由最重要的是在夢裏麵才能看到那個穿著紅色緊身棉衣腳下有鑲花草鞋站在梧桐樹下麵的女孩就像是每天晚上放映著的劇場電影有著樹葉飄落的瞬間有著自己千篇一律重複出現的台詞。

“你……什麽時候……歸來……?”

李三思醒過來的時候枕頭上有濕潤的淚水陽光透進窗戶外麵有些微亮的早晨帶著鑲嵌著金邊的雲朵緩緩地從黃楠樹搖曳的綠葉之間流動過去緩慢的流動過去逐漸的瀰漫上整個天空。

gp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七點十五而後鬨鍾響了起來李三思伸出手將它按滅。

在大林寺的這一年半艱苦訓練讓李三思的感知大大的提升自然包括了這種生物鍾的效應甚至於不需要調鬨鍾李三思就可以在自己睡覺之前想起床的鍾點上麵起來這是在無數的鞭打和訓練下麵鍛鍊起來的能力幾乎都成為了習慣。

門嘎然打開李母走了進來手中端著一杯牛奶看到李三思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顯然有些訝異手伸了過來按住李三思額頭“怎麽回事這兩天起來的那麽早三思你是不是病了往日裏是怎麽叫都不會動彈一下的啊!?”

“冇有冇有”李三思接過母親手中的牛奶兩三口喝了個乾乾淨淨“這幾天上學嘛比較的興奮所以早上早早的就起床來了。”

李母看著李三思在不過三秒鍾之間喝下的一大杯牛奶嘴巴驚訝的合不攏來“你……你在以前的醫院是不是生了些什麽從前叫你喝牛奶你是壓根不會去喝一口隻有我差點捏著你鼻子灌的時候你纔會老實的喝那麽一點而今天”李母指指空瓶“竟然……”

“哎呀我餓了嘛……”開玩笑母親要是知道自己在大林寺每天吃的什麽喝的什麽就知道現在的牛奶對他來說已經算是最好吃的東西了當然喝的個精光。

“我走了噢媽!”李三思背上書包整理好自己的平底鞋開門走了出去。

※※※

我們會不會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會在某個叫不出名字的地方會在某片風劃成線條的場景看到曾經那張熟悉的麵容同時也就在那麽一瞬間天昏地暗。

誰的憂傷埋冇在沙地上扯著風靜靜旋轉的風標留下晃動拉長的影子像是幾十世紀前斑駁的呈現。

誰的呢喃像是塞壬的歌喉拂拭著人們心靈最脆弱的沙洲帶來天空瞬息萬變的風景奏動了鏽跡斑斑的琴絃。

誰的女孩離散在古老的荒原隔著聖安德烈斯大斷層雙目對視的瞬間看見了曾經的永遠。

誰的身影站立在世界毀滅的尖端看著麵前瘡痍滿目的畫麵湮冇了所有傳唱千年風乾的誓言。

冇有荒原上麵扯著風旋轉的風標冇有海洋深處塞壬的歌喉冇有空間隔離的聖安德烈斯地球大斷層冇有世界毀滅的聲響。

隻有站在緩緩飄落梧桐葉下麵的女孩已經燙卷蜷曲的亞麻色頭調皮的挽在肩膀前麵更深更長的睫毛能看得見一整個銀河的眼睛融合在周圍環境裏和諧優美的身線帶著眼睛彎彎的弧度融化成穿破一整個冰河世紀的笑臉相隔著一條街道的時空看著出現在門口的李三思。

“啪嗒。”

不知是誰的書包掉落在地。

下一秒鍾蘇紫軒纖長的身體已經被李三思緊緊的抱在懷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