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再見蘇紫軒(下)

-

空間和時間對於兩個隔遠著時空相望的人來說已經不在是距離這個就好像穿破了雲空穿破了海王星和地球光年一瞬間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女神在自己還冇有從睡夢裏麵醒來的時候就一定要緊緊的抱牢否則就會像是從前無數次醒來成空的睡夢一樣就那麽像從水底浮現出來的水泡一樣消失在了空氣裏麵冇有一絲一毫的痕跡。

最好這個夢永遠的不要醒來永遠!

李三思覺得有些異樣自己抱著的蘇紫軒身上那種帶著無比幸福的體香絲絲脈脈的鑽進自己的鼻孔裏這樣無比真實的氣味都算是夢的話那麽自己緊貼著這個夢裏的蘇紫軒胸前傳來的那種軟錦錦的觸感又是不是真的在夢裏麵呢?

如果是夢的話那麽……是不是代表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李三思伸出手張開一雙爪子朝著自己麵前夢裏蘇紫軒鼓鼓的胸脯抓過去……慢慢的逼近……“色狼!”很清脆而堅決地聲音除了蘇紫軒本人冇有誰能夠出這麽夾雜著害羞驚訝威脅的藝術性聲音。

李三思迅的跳後一步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小兔仔細地打量著麵前像是第一次認識的女孩。

“在夢裏麵竟然還敢給我做這些無所謂的反抗你還是乖乖的從我的願吧……”李三思辨認了一下感覺到麵前的女孩確實帶著一層隻有夢裏麵不真實的光邊於是雙手再度的伸出朝著蘇紫軒胸脯抓過去。

最後零點三厘米在李三思就快碰上蘇紫軒柔軟雙胸的時候突然定格了下來。

蘇紫軒手中多了一隻手機是她的那種好看的紅色音樂手機此刻正高高的舉起白蔥一般的手指已經按上了撥號鍵。

“你……你乾什麽……”李三思覺得自己停留在半途的手有一些顫抖雙眼帶著捉摸不定的神色驚恐的看著拿著手機的蘇紫軒。(.)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你並不能阻止我摁下撥號鍵然後大叫伯父救命……”蘇紫軒一雙眼睛流蘇盯著李三思。

“伯……伯父……?”李三思覺得自己的舌頭開始打劫“……誰是你的伯父……?”

蘇紫軒抬起白皙的手臂伸出一根指頭隔空指著李三思眉間在空氣中著白色的微光“你爸爸我叫伯父……”

“別開玩笑了現在是在夢裏麵就算你打了我爸爸也不可能聽得到的就算你現在叫了也冇有人能聽得到的!”李三思開始心虛保持原來動作不變後麵有個穿著黃馬褂的居民區大嬸帶著狐疑的神色遠遠的看著兩人讓李三思頭上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

“嗯?”蘇紫軒雙眼彎成月笑開了花“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試……”

這句話絕對是有誘惑**裸的誘惑!

蘇紫軒飽滿的胸部就在麵前隔著自己的雙爪不過零點五厘米的距離剛纔是零點三厘米被蘇紫軒這麽一嚇拿開了零點二厘米如果自己這麽一摸下去那麽自己不亞於抵達了天堂。

而再看到蘇紫軒高舉的手臂那上麵有從前他以為是最偉大的明而現在是最萬惡明的電話說是要打給自己爸爸揭自己色狼行經的電話絕對是**裸的威脅。

一邊是誘惑一邊是威脅。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光明和黑暗並存這種說法並不是冇有道理現在就切切實實的擺在李三思的麵前如果他想要痛並快樂著的話不妨下上天堂然後再下地獄至乎於能不能活著出來就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問題了。

“你是說如果我摸下去你就會叫非禮?”李三思動作保持在原地手虛抓著試探著問道。

“嗯哼。”蘇紫軒點點頭眼睫毛長得就像是雨簾一樣。

“你是說你這個在夢裏麵狐假虎威的蘇妖精會大叫救命!?”李三思再度確認。

“嗯哼。”

兩人在空氣裏麵靜默對視十五秒鍾就這樣過去了。

“好!”李三思退回原地“你夠狠雖然知道在夢裏麵但是還是要對你這個鬼靈精說聲佩服你可以消散了。”

誰那冇有動憚空氣裏充滿了難得的沉靜。

李三思咳嗽了一聲“你還不是麽我也該醒了快遲到了!”

蘇紫軒依然冇有動那雙會說話的眼神緊盯著李三思帶著彎彎的眉角。

李三思徑直走到一顆梧桐樹麵前“你不要再在這裏站著了雖然說你是夢裏麵虛幻的精靈再這樣盯著我看……我……怪不好意思的……”

“如果你不先是那我先是一步了……哈哈哈……”李三思轉頭對著結實的梧桐木表情還帶著剛纔掩飾笑容的最後一個表情一頭撞了上去。

“碰!”得一聲清脆的磕響有些樹葉紛紛揚揚的落了下來李三思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捂著額頭驚恐的看著蘇紫軒腦袋開始快的分析目前的可能形勢。

“這一切……不是夢……?”

“嗯哼……”蘇紫軒眉頭微蹙顯然是終於看到李三思這個色狼隱藏在內裏的本性了。

“哎呀……剛纔那個不是!”李三思很堅決。

“我就在你的麵前你還不是!”蘇紫軒上前一步“說!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夢到……夢到……”

後麵的話已經說不出來了蘇紫軒臉頰已經變得燙紅直接就掐住李三思手臂的肉36o度調頻。

久違的調頻久違的疼痛李三思已經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都冇有遭遇蘇紫軒的調頻了那彷彿是已經很久遠的事情了久遠到就連回憶也感覺不到。

而現在突然受到蘇紫軒的掐捏這種在疼痛過後充滿著幸福的感覺讓李三思心裏麵再一陣感動冇有想到在幾乎以為自己將要經曆一段漫長等待時光的時候以為自己可能再也見不到這個美麗女孩子的時候在一個最不經意的早晨在這樣一個就連空氣也很輕很輕的早晨兩人之間命運的線段重新的交匯在了一起凝固成那天那時有風輕起和有絮飄揚的風景畫記憶在那個剛剛能見得到陽光的清晨。

“大色狼!“蘇紫軒的臉頰變得緋紅根本想不到剛纔竟然會被李三思抱住

想到剛剛生的一切蘇紫軒就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動得十分厲害那種帶著陣陣電流一般的跳動每一下都讓她的全身一下一下的酥麻每跳動一下都能讓她的臉頰增添一分紅暈。

李三思就在那麽一瞬間呆住了蘇紫軒在他的眼睛裏麵不斷的分隔開來直到周圍的景色全部的隱冇直到四周的環境全部的消失直到這個世界隻剩下他們兩個直到自己的視野隻看見她的容顏一年未見的時光原來一個女孩可以成長成這樣。

笑起來會有彎月的眼睛看著蘇紫軒的那雙眼睛很多時候會讓李三思有一種看到了銀河一般的錯覺這樣的女孩就算用一輩子來瞭解也覺得遠遠不夠。

“喂!大色狼你還想不想上課的我們再這樣耽擱下去可還怎麽上課啊?”

李三思被拉回現實左顧右盼“你的紅色跑車呢?去了哪裏?”

蘇紫軒美目膘了他一眼帶著嗔意地說“笨蛋大色狼我從昨天接到了你回來的電話就上飛機過來了車子怎麽過來啊難道空運?”

“啊……”李三思心裏麵充斥著一些快要抑製不住的興奮。

蘇紫軒竟然為了他連夜乘坐飛機過來而一大早就在自己家門口等他就在那麽一瞬間李三思差點以為麵前這個女孩就是自己那個交換了承諾的女孩。

而蘇紫軒紅撲的臉皎潔的眼睛此刻看起來好美麗……李三思再一次的呆在了原地嘴角有些粘稠的口水滴落像是一個真正看到女生目不轉睛的色狼再次證明瞭看到漂亮女孩子的李三思智商為零。

還冇有等到李三思反應過來蘇紫軒先一步沿著鋪天蓋地一看不到頭的梧桐樹木小道跑了過去站到飄落樹葉中間的時候轉過頭來看著李三思手捲曲成筒狀“給你最後三秒鍾噢追不上我我就自己乘公交車走了噢!”

李三思頓時像是身體裏麵加滿了十萬馬力的阿童木帶著強大的後勁朝著蘇紫軒追過去。

“不要啊你不要燒錢了那些錢給我……你乘一次車……夠我一個月零用了……”

※※※

第三高中長遠的上課鈴聲響了起來。

枝衛隊全體緊張起來身體像是繃緊的橡筋警惕的注視著前方走過來晃晃悠悠的李三思心裏麵有些花花挨個的怒放著。

自從上次劉正賢來給李三思解圍讓李三思逃脫一劫之後每每想起李三思臨走的時候帶著對他們不屑一頓的表情這群校衛隊就覺得是他們有史以來秉公執法裏麵最敗筆的一場行動一直引以為恥處處想著找到機會報複現在這個機會終於來了李三思又再一次的在上課鈴聲打響之後出現不負眾望的出現在地平線。

校衛隊互相對視著那能夠清晰的看到彼此的臉上綻放出來的燦爛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