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李三思的憤怒(H)

-

劉漢三的桌上電話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他的眉頭微蹙他剛剛吩咐過下屬不要在他沉思的時候打攪他卻不知道這個時候會有什麽事情使得其他人就連他的話也不聽。[]

“什麽事?”劉漢三拿起了電話。

“警長……剛纔我們接到一個電話他據稱是第三高中的學生說他們一男一女兩個同學被一夥來曆不明的人綁架最後他們跟在對方後麵現那夥人將兩名同學帶到了ck俱樂部而且我們盯梢的同誌也看到了趙陽開車和一群人進入俱樂部的情況其中就有黑錘。本來這些案件是不該通知你的但是我們想到你說過的隻要是關於ck的案子都要向你匯報所以我們就隻好打攪一下你征求你的意見……”

“還征求什麽意見馬上給我下樓集合!”

劉漢三掛了電話手有些顫抖趙陽是ck俱樂部裏麵說一不二的人物而黑錘更是身上背著幾條命案的人一直是警方通緝的對象現在憑空出現怎麽能讓劉漢三不興奮雖然劉漢三知道趙陽的後麵還有一個更大的黑手如果這次出擊可能會打草驚蛇不過光是能夠牽扯出趙陽這個身上背上了幾條命案的黑錘劉漢三就覺得自己不該錯過這次行動更何況還有兩個高中學生被綁架。

劉漢三再拿起了自己辦公室的另一個電話這部電話是內部電話不用撥號拿起來就接通。

“喂刑警大隊……全體出警!”

※※※

“你……你究竟是什麽人!”激動掩飾不了驚訝威脅掩飾不了恐懼。

陳廣已經開始慌了這麽一個高中的少年竟然會有這樣的膽識在自己這邊眾人環聚的情況下站出來指責自己民就像是絲毫冇有半點恐懼的模樣。[]

陳廣懷疑能夠支撐著這個高中生說出這些話的強大自信來自於後門的一些警察或者特警。

他朝著門邊的一個男子使了下眼色。

這個男子頭全部剃光隻留了不到o.5厘米的小碎毛右耳打著耳環身穿黑衣自從李三思他們進來後他就無聲無息的站在門邊上無論采取的位置和角度都能隱隱封鎖住李三思和蘇紫軒逃跑的路線窗戶更是他鎖死的死角之上。

而李三思進門的時候就已經把大致的環境瞭然於胸其中最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這個穿著黑衣打著耳環的光頭他可能是這麽多人裏麵最不好對付的一個。

此刻光頭收到陳廣的眼色點了下頭不知道什麽時候手上已經多了兩柄柳葉片一樣的刀手輕輕的搭在門把上迅扭動拉開!

一個打扮成服務生模樣的平頭男子一臉愕然的出現在門口而這個男子在下一秒看到坐在沙上麵的陳廣的時候同時驚呼出聲“警長……呃……”

話已經說不完了光頭男子手中的柳葉刀帶著空氣裏麵逐漸消散的淡青色軌跡一把插在他的眉心一把插在他的咽喉然後直直的摔了下去傳來“撲通!”的一聲。

“臥底……”趙陽也嚇了一跳看著陳廣差點哭了出來“……陳叔……”

陳廣一擺手“不管你的事是這兩個學生惹出來的。”

“怎麽樣小子……”陳廣有些得意“現在你的靠山也已經冇有了吧還敢給我那麽囂張嗎!?”

轉眼之間一個警察就這樣殞了命畢竟李三思從小到大以來從來冇有見到過真正的殺人場麵雖然他在大林寺裏麵學習的都是殺人的格鬥術接受的都是如何殺人的訓練但是這麽久以來從來冇有出現過真正殺人的時候而現在一個打算營救他們的便衣警察就豐這個光頭男子的舉手之間就從一具有著生命有著思想的大活人變成了一具死屍兩者之間的交替就像是一瞬間從亮白的夏日變成了黑漆的夜晚中間冇有任何的過渡場景讓人壓根冇有接受的勇氣。(.無彈窗廣告)

原來一個生命的消逝竟然是這麽容易李三思捏緊了拳頭。

“把這個女的拉下去!”陳廣一聲令下頓時就有兩個皮衣青年走了過來拉住蘇紫軒的胳膊就要往另外一個房間裏帶。

蘇紫軒的眼睛裏麵已經有了晶亮的光芒深深的看著李三思“答應我……一定要活下去!”

答應我……一定要活下去……李三思的拳頭攥得更緊我可以忍受你們打陳琛旭我可以忍受你們殺死警察我也可以忍受你們為非作歹草菅人命!但是我絕對不能忍受你們讓我喜歡的女孩子感受到悲傷!

放心紫軒……我們會活下去……任何人。。都冇有辦法……傷害你!

“放開他……”李三思冇有任何感情的聲音迴響在這個bsp;

人群在靜默了一秒鍾之後開始有些滑稽的氣氛在上空蔓延。

其中一個皮衣青年帶著調侃的語調看著李三思“怎麽啊狐假虎威啊……現在老虎已經倒在了那個門邊上你這隻狐狸難道還想反過來咬獅子!?”

雖然不好笑但是人群為了配合諂媚的氣氛還是笑了起來。

下一秒李三思已經出現在了那個一隻手捏在蘇紫軒光滑如凝脂手臂的皮衣青年麵前在所有人的笑容還定格有原地的時候音手捏住了皮衣青年的肩胛部輕輕一扭。

皮衣青年的手臂就像是掛在豬肉店門口的豬蹄猛地耷拉了下來冇有任何筋骨的牽連就像是完全不屬於他一樣以不規則的模樣掉在他的手上彷彿風一吹就能隨之搖擺。

上一秒這個皮衣青年還帶著微笑下一秒麪皮已經變成了僵硬的驚恐而後臉上嘴巴開始逐漸的增大開來緩緩變大緩緩變大就像是一個聚集著底氣將要爆優美歌聲的世界高音大師。

於是“啊……”的一聲慘叫響徹整個大斤。

※※※

“報告劉警長和我們一直保持通話的臥底小楊已經失去了聯係這是根本冇有遇到過的情況……我擔心……”

劉漢三從在越野警車上麵旁邊是向著自己匯報工作的助理警員窗外是此起彼落的警笛轟動了一個大街。

十四輛警車扯著警笛。一路風馳電掣的在街道上呼呼而過所到之處路人皆儘側目浩浩蕩蕩的警車開過前麵車輛無不讓出道路讓給這個一看就知道出了大事陣仗的警察隊伍行動。

劉漢三額頭有些細密的汗珠流了下來在對方的地盤裏警員和本部失去了聯絡這樣的情況可能代表著不幸的結果。他此刻的心裏麵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希望這部警車要快要更快!

※※※

人群的表情已經從先前的瀰漫著笑意變成了驚恐誰能想得到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就這麽一扭竟然就將一個青年的手臂給扭脫臼變是什麽樣子恐怖的力道!?

李三思眼角餘光望著另一個拉著蘇紫軒手臂的青年時後者帶著還冇有閉合的嘴巴很自覺地鬆開了手。

陳廣好不容易合上了嘴帶著一些難以置信哆嗦的聲調“你……你不要命了是不是……給我上!”

一個手拿著棍棒身上還有一些金屬釣鏈的男子衝了上來身體上的釣鏈“鏗哐”作響手中的鐵棍手起棒落衝著李三思後腦勺揮擊過來!

李三思單手將蘇紫軒推向自己的身後肩膀一聳青年的鐵棍“篷!”得一聲擊打在他的肩膀處帶起一股撞擊肌肉的悶響。

“好太棒了!張三得手!我們上淹冇有這小子!”

一群打算打人海戰術的皮衣青年還冇有湧上來身體就那麽直直的釘在原地心裏麵瀰漫起一股驚駭。

李三思以右肩膀捱了對方一記悶棍手臂順勢抓出鐵鉗一般的手抓住皮衣青年握著鐵棍的手突然加大力度收緊!

指節劈裏啪啦碎裂的聲音傳來就像是在擠壓一包包裝得好好生生的土豆片一樣清脆的碎裂聲音迴盪開來而隨這傳來的是更加慘烈的皮衣青年的哀嚎。

這些平時間裏麵各種手段見多了的打手背部在一瞬間爬滿了冷汗。

能夠徒手捏斷握著拳頭的骨節這樣的人還能稱之為人嗎!?

李三思鬆了手皮衣青年雙眼已經翻白嘴角流出一些類似唾沫的液體癱軟了下去手掌以怪異的模樣蜷曲著讓所有人看得驚心動魄。

陳廣是真的從心裏麵瀰漫出一陣恐懼真正的恐懼以前他在警校的時候一套擒拿手使用的比劉漢三還要好現在這麽多年過去了手底功夫絲毫冇有退步但是要想像李三思這樣出手就斷盤傷骨的恐怖手段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就連當年敬隊裏的搏擊冠軍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地步!

陳廣對著門外邊的黑錘使了個眼色黑錘頓時心領神會手中現出三隻柳葉飛刀。

李三思知道這個光頭男的厲害他手裏的柳葉刀快無聲更可怕的帶著仿生學的曲線配合他獨特的手法確實有點威脅至少李三思在麵對這個光頭的時候絕對不敢背著身接他的飛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