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林清兒的豪華生日(四)

-

陳琛旭在呆瞪了李三思半秒過後有些遲疑的打量了一下李三思“三思你知道嗎……自從你回來過後你變化了太多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現在在我麵前的是不是你你開始並不懼怕嚴玉不懼怕海山三高的四大天王甚至於不懼怕任何的校園惡勢力不知道究竟是我太軟弱了還是現實逼迫我們必須軟弱?我們是冇有辦法!三思我們並不是從心裏麵就怕了他們我們是敢怒不敢言不得不暫時低頭現在我們都長大了都是高三的人了馬上就要考大學離開這裏了在這之中學習才應該是我們最重要的事情你成熟一點好不好!”

陳琛旭顯然有些激動像是要把自從李三思回來的這些時間段裏憋在心裏的悶氣全部泄出來一樣“是!你一個人無憂無慮自然是不會害怕他們但是你有冇有想到過他們背後的勢力有冇有想到過他們站立起來的時候身後有多少人在撐著腰?就憑你一個人的能力!?我承認現在的你單獨打起架來我的確可能輸給你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你打倒對方一個人那兩個人呢?兩個打得倒那三個人呢?他們一群人來對付你你能夠一起打倒嗎李三思現在是忍辱負重的時候並不是逞能的時候你的禮物可以交給我我會在生日宴會上麵代為轉交給林清兒。”

“對不起……陳琛旭這件禮物真的必須要我親自的交給林清兒我明白你說的你怕我在生日宴會上麵那些一直以來對我懷恨在心的人對我不利但是請相信我我不會有事的。”李三思手搭在陳琛旭的肩膀上眼睛帶著強大的自信看著陳琛旭胡種投射進他內心的光芒。

上課鈴聲陡然打響。

陳琛旭在和李三思對視了半秒鍾之後輕輕的點了點頭“好吧……既然你堅持要去……你放心兄弟我一定會給你頂住的!”

※※※

林清兒從小的時候父母好像就是因為一次劇烈的爭吵從而離了婚後來林清兒的父親生意做得越來越大展成了集團公司每天都在各個城市上空飛來飛去在海山城照顧林清兒的日子也就越來越少也給林清兒請了一個保姆每天就負責在林清兒快要放學回家的時候做飯和打掃衛生之後便離去所以從小到大林清兒就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孤獨的生活著每天一個人沐浴著灑滿整個諾大雙層別墅的陽光。

一個人吃過早已做好的早餐去上學一個人在空蕩的房屋裏麵聽著cd安然入睡一個人在鏡子麵前感歎著青春的臉而想起記憶裏的遙遠男孩一個人站在陽光透過落地玻窗打下來倒映在金屬的靠椅和平板餐桌上泛著亮邊的瞬間看到一個從時光的的夾縫裏麵生長出來的女孩長久一個人的生活使得林清兒的心也逐漸的堅硬了起來到乎於她冰川一樣的性格就在這樣不知不覺中逐漸的成了形於是造就了海山市第三高中第一雪校花的綽號。

但是也隻有杜婷婷和李三思才知道林清兒其實在看似堅強的外表下麵有著渴望被保護而寂寞的心。

那個女孩總是會在最脆弱最無餘的時候輕輕地抱住寬闊的枕頭把所有潮水一般的悲傷和寂寞填充在深夜裏麵流淌下來的眼淚裏麵。

為了彌補這麽多年來對林清兒的虧欠林父早就決定為林清兒舉辦一個大型豪華的生日聚會海山城的高級酒樓不算多而且也不一能夠比得上其它的大型城市但是要是說“協和號”郵輪那絕對是很多地方都冇法比的高級郵輪最特別的是這艘大型郵輪完全就是一個五星級的賓館裏麵佈置豪華船的甲板之上可以吹得到第一時間劃過海山城的海風。

能夠在這艘郵輪上麵開辦生日宴會也一直是林清兒的夢想在父親告訴她把整個豪華郵輪包下來為她慶祝生日的時候林清兒隻是快的在父親臉頰上親了老大一口代表了全部的感激倒是惹得本來和女兒感情相處不是很久感情較為生疏的父親老臉一陣通紅。自那以後林清兒就整夜整夜的夢到自己站在那艘郵輪的最頂部頭戴著桂冠迎著漫天飛舞的白鷗的樣子那個時候自己一定像個公主吧?

於是林清兒就這樣在夢裏麵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每個女孩都期許著自己是一個公主有著世界上最幸福和笑容有著世界上最浪漫的讚美有著世界上最帥的王子然後李三思那張懶洋洋並且帶著點永遠冇有睡醒的表情出現在林清兒麵前的時候林清兒莫名的覺得這個世界上的王子其實真的離自己很遠而那個半年前真正的有著王子氣質的王梓也早已成為了別的女孩的未婚夫。

隻是現在這個女孩為什麽莫名其妙的又跑回了海山而且還和李三思一起出現嚴格的說起來李三思在剛剛回來一天後蘇紫軒也就跟著回來就像是兩個約好了一樣。

不會……是私奔回來了吧……!?

出現這個想法的時候林清兒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

旁邊的杜婷婷轉過臉來“怎麽了你不是要把邀請函給李三思……你再這樣猶豫下去再有兩節課就放學了噢?”

林清兒把玩著手裏的邀請函燙金的鑲邊在邊上鎏成一圈同時纖指一撮出現了兩張一模一樣的邀請函。

“你考慮好了……真的要把這張邀請函也分給蘇紫軒一張?”

“嗯……”林清兒撫著手中參加自己協和號郵輪生日聚會的邀請函輕輕地點了點頭。

杜婷婷看著林清兒眨巴了幾下眼睛“有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麽你會這樣以前李三思跟你表白你因為不喜歡他所以冇有答應而看到他身邊有了其他女孩子了你又很不高興真是矛盾……清兒我隻想給你說有些時候自己的心隻有自己疼呢。”

“你難道前幾天冇有聽到嗎?李三思已經親口承認了蘇紫軒是他的女朋友……”林清兒很輕鬆的說著眼睛裏有些黯淡下去的光澤。

“拜托!”杜婷婷做出我服了你的表情“白癡都知道蘇紫軒的未婚夫是王梓是那個無論什麽方麵來說都比李三思強上幾百倍的王梓當時李三思之所以那樣的說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是為了維護蘇紫軒!”

林清兒深吸了口氣挺起胸膛將兩張請帖整了整理成對齊的角邊“冇有關係!”李三思選擇了誰那是他自己的選擇!他自己選擇的幸福。”

“你不要混淆概念!”杜婷婷覺得自己有些抓狂了“不是他選擇了誰而是你自己的放棄!我敢肯定李三思心裏麵一定還有你!隻要你站出來指到他的鼻子說“李三思你給本姑娘回來!”保證你屁顛屁顛的就到你的麵前!”

林清兒瞥了旁邊的杜婷婷一眼“得了吧收起你的伶牙利齒否則本姑娘就給你全部撥得個乾乾淨淨。”

杜婷婷雙手快的捧著嘴睜大著兩個眼睛對著林清兒眨巴“你這個巫女!”

林清兒像是下了決定一般突然站起來帶起的勁風和絲毫感覺不到的征兆把杜婷婷嚇了一跳還以為她真的下一秒就要對自己的牙齒動手呢。

林清兒轉過身把手中的請函背在身後慢慢的走向目前正趴在桌上麵睡得不亦樂乎的李三思走過去。

“篤篤篤……”林清兒曲起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三下。

蘇紫軒已經出去了隻留下李三思一個人睡得個稀裏糊塗的課桌。

“不要吵……”李三思迷糊中迸出幾句口齒不清的話。

看到李三思這樣的態度林清兒很想伸出手去給李三思耳朵來那麽幾下但是一想到兩人之間的隔膜好像還冇有捅破到那種地步於是又硬生生的停下了剛要伸出支的手。

然後她這樣一收一縮的神態完全被出現在教室後門的蘇紫軒看了個清清楚楚。

林清兒轉頭看到蘇紫軒的時候感覺到心裏麵有某個酸檸破了開來汁水染上了心房每一個角落她努力的把自己的表情做的不是那麽難看對蘇紫軒帶著尷尬的笑了笑。

蘇紫軒也微愣了一下然後看到趴在課桌上麵不知道下在和哪個曆史偉人在周公的裁判下辯論的李三思有些輕微的鼾聲從他的鼻孔裏麵傳遞出來輕浮在蘇紫軒林清兒兩人之間相隔的空氣裏麵。

“你……找他……?”蘇紫軒試探著指著李三思。

“本來是的現在不用了”林清兒笑笑直到蘇紫軒麵前遞上自己的邀請函兩張。

“紫軒麻煩你一會那個白癡醒了之後把這個給他……而且到時候你也要一起來你們兩個……都要出席……”薄餅在說到“你們”的時候心裏麵有些疼痛。

為什麽為什麽會疼痛……“謝謝你……”蘇紫軒接過林清兒的邀請函微笑著說“隻是我可能那天……會有些事情去不了了這幾天李三思一直在我旁邊叫我幫他出個主意要送你一件很珍貴的禮物代表著他心意的禮物……”

蘇紫軒的眼睛裏麵有些閃動著晶瑩從清澈的眼睛裏流轉過去稍縱即逝。

林清兒心裏猛然一震從前一直纏繞在心間的陰影雲開霧散。李三思……要送給自己禮物代表著心意的禮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