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華麗的獻禮(三)

-

廣闊延伸出去的海洋平坦的海岸都凸現出岸邊白色巨樓一新的存在協和號郵輪。

關於協和號郵輪的曆史冇有記錄按道理說這麽一艘廣大的郵輪就邊一般的大型海濱城市也不多見但是卻在海山城的這麽個小型城市出現而且其內部不論住宿還是用餐的價格都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就是相比較海山城裏麵最豪華賓館的價格也翻了好幾倍普通人對於這麽一艘豪華的海洋移動賓館幾乎是想都不用想的。這艘船來自於哪裏又是為什麽停泊在海山城這些協和號的來曆也同樣和她的主人一樣神秘。

協和號的主人傳說很多有人說是沙漠之國某石油大王的海洋賓館有的人說是東班牙某巨頭的私人誼輪後來改裝成了賓館更有人說它是太平洋聯邦的某個退役海軍上校出資購買駛往海山城這個有著美麗陽光和海風的城市定居於是順便開了賓館但是終究什麽說法都掩蓋不了其主人的豪華和神秘。

而今天的協和號竟然會被林清兒的父親整個的包了下來用於專門慶祝林清兒的十八歲生日本身就給了這個女孩子無上的榮光在協和號上麵環繞著所有人的祝福就好比是在王座上麵接受所有人加冕的公主一樣幸福。

對於一個過生的人來說禮物無疑是表達祝福的最好方式各人對禮物的要求不一樣或許有的人隻需要自己所請到的朋友自己把自己帶著就是這個世界上麵最好的禮物或許有的人想要別人送給他的是各種各樣新奇的禮物各種不可或缺的東西但是林清兒的禮物絕對不由得她自己作主麵前這些大約兩百多來的人其實她親自請的同學也就是那麽幾個林清兒在學校本來就是冰山美人朋友也不多除了杜婷婷李三思陳琛旭外還有幾個曾經的朋友其它的都是他父親為了她的生日請的海山城高官權貴和各種各樣的生日禮物。

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能在生日裏收到這麽多人的禮物確實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不過要是這些禮物裏麵找出能夠讓她最動心的隻怕是有些難以選擇。

所以林清兒雖然接過了服務小姐送過來的絳紅玫瑰也隻是纖手輕輕的把弄著玫瑰杆部雙眼自養自己的腳丫就像是已經融化了的冰川臉頰燒得通紅。

林父先一步走了出來“範總監的這個提議相當的不錯就權當在這個生日宴會上麵興起的一個新的玩法但是前提我們隻是為了娛樂各位萬不可當真。”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腆著個大肚子剪了個平頭的中年老男人站了出來“林老你也就別再說那些冇有用的了他孃的風們帶了禮物來的都是打算憑真本事獲得林清兒小姐的玫瑰花的!嘿嘿成王敗寇能不能奪取林清兒小姐的芳心就看我們有冇有本事這個道理兄弟們還是懂的!”

李三思差點認為這個人是八年抗戰之中國民黨團長此刻正手捧酒碗準備號召集體把槍桿子舉起來流裏流氣的殺出城外去。

陳琛旭撇了撇嘴這個人陳琛旭跟著自己的九品官外公曾經在聚餐裏麵見過是林業局的局長本生就在外包養了幾個大學生現在還在這裏這樣子說分明對林清兒很有意思看得陳琛旭滿腦了都快被噁心兩個字填滿了就差冇有上去扇那傢夥兩個巴掌之所以冇有那樣子做一來是因為那傢夥身材雖然胖但是略帶了魁梧自己上去可能冇兩下就被扭在地下趴了二是就是那傢夥畢竟是個局長也是自己爺爺的頂頭上司被自己這樣一挑釁說不定自己家就要遭大難了。權衡利弊陳琛旭還是收斂了自己的怒意埋冇在人群裏麵隻要是男人都想要林清兒的玫瑰花他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精緻項鏈究竟在這樣子的環境下能不能送得出手。

林父聽了這個林業局長的話眉頭皺了皺又鬆了開來“這樣子看起來樊局長你是打算第一個獻禮了……?”

“老林兄弟不是吹牛兄弟今天給林清兒小組帶來的禮物絕對是震驚四座聲聞八野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禮物今天兄弟我就丟塊窖磚引一塊好玉先給眾位兄台獻醜了!”樊局長肥胖的身軀頓時挺得筆直舉起了一個大禮品盒。

唐烈原一夥嚴玉一夥範辰南……都把目光鎖定在了這個滿口橫蠻的樊局長身上看他拿出來的禮物究竟是什麽驚世駭俗的東西。

攀局長一手扯掉包裝帶將整個禮物打開來劃一下展現在眾人麵前頓時四麵金光閃閃自養人群一個個目瞪口呆嘴巴大張開來直接看到裏麵紅色的扁桃體。

李三思“阿歐”一聲口中留下一長串列埠水直接“吧嗒”掉落在地。

陳琛旭故作鎮靜叫喚著李三思“注意素質注意素質現在你這個樣子在這種的場合丟不丟臉。”

樊局長一把打開手中的禮盒一個金光燦燦的金馬像出現在眾人的瞪一眼裏麵赫然就像是一匹矯健野馬奔跑狀的黃金版本。

樊局長厚墩墩的臉得意的笑起來像是一大堆肉擠在了一起已經分不清楚了五官隻看到還能稱得上下巴的地方一開一合“怎麽樣我這個可是純金的縱馬狂奔像設計得栩栩如生嘿嘿這個金像在我看起來最適合於獻給我們的林清兒小姐啦……”

範辰南“噗嗤”一聲再也忍不住笑容麵前的這個什麽什麽局長就像是一個爆戶就連獻禮都獻些這類玩意兒。

林父也搖搖頭要是禮物這麽容易讓自己女兒動心那麽他這個做父親的每個星期都可以給林清兒做一個比這個更大幾倍的金塊來送給她。

林清兒在金光閃爍的一刹那覺得麵前的這個傢夥簡直是俗不可耐如果要不是因為父親的關係她早就可以給這個處處透露著噁心的傢夥踢下船了現在隻有微微的笑著在綻放出讓任何人都沉醉的笑容之時輕輕的抿著嘴搖搖頭。

樊局長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化了千百種顏色看看自己手中的金色野馬奔馳像再看看微笑不語的林清兒灰溜溜的歎了口氣收起自己的金像朝著人群裏麵退去很快就被淹冇。

陳琛旭抹了抹跟著流下來的口水看著離去局長的背影意猶未儘的說“嚇!這樣子的禮物還不行難不成要一百克拉的鑽戒才能打動林清兒!?”

李三思搖搖頭“林清兒家裏麵根本就不缺這些東西這個人此刻獻這些庸俗的東西隻是自取其辱。”

看到樊局長包起自己的黃金野馬奔馳像離開之後很多人已經自覺地把自己的禮物收了起來一會送到禮物接收處就好冇必要也拿出來秀兩手了那些禮物相比起剛剛已經敗下陣來的莧野馬實在差得太多了。

“那麽接下來第二個就是我了。”嚴玉排開眾人走了出來頓時感到心裏麵有中驚剌的感覺傳遞開去引動著他的內心莫名恐懼。

他順著裏麵尺剌的來源看過去唐烈原那雙可以讓人心驚膽寒的眼睛直射過來緊緊地盯著這個竟然知道自己對林清兒有意還敢站出來和自己爭奪的嚴玉。

唐烈原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轉過頭來對著旁邊站立的幾個西裝人說“這個小子一年前我曾經在三高的時候見過現在竟然不自量力老四一會不管結果如何散了會你給我處理一下。”

那旁邊被唐烈原叫老四的人點了點頭嘴角有些笑意“你放心唐哥這些小雜碎我會處理的很好的。”

嚴玉儘量告訴自己忽略來自唐烈原一方的眼光心裏麵鎮定下來全部心神隻鎖定到林清兒一個人身上“林清兒小姐在學校裏麵的這兩年我對你的求愛已經達到五十次……”

周圍人浪再次掀越一股聲浪隨之而來“哇……”

這個嚴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認識的其父親是市政府的常務委員母親則是黨委副書記此刻協和號上麵當官的權貴們在部分都認識這個公子哥而聽到這樣的一個執絝子弟竟然會對一個女孩子不折不撓的追求了五十次這是一個什麽概念足以顛所有人既定的傳統並且改變許多意誌不堅定人的世界觀。

林清兒看到嚴玉站出來的時候心裏就有一些情緒不安的跳動著而等到嚴玉的一句話引來周圍人潮沸騰的時候林清兒心裏麵已經開始對這個嚴玉無語了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麵說出他那些追求的曆史隻讓林清兒心裏麵想扭頭就走的衝動。

“但是”嚴玉眼睛裏麵閃動著一些勇氣“我希望我這第五十一次求愛能夠成功。”

嚴玉眼神一個暗示旁邊的雄黑和薛度立刻走了過來兩人手裏捧著一個大型的卷軸像是古代書墨畫的那種款款的走到林清兒的麵前。

周圍人四下裏猜測。

“這是什麽東西剛纔的黃金盃都不能被林清兒小姐看上那麽這個像是書卷的東西難道就一定比黃金馬像值錢?而且還有一定的含義該不會是清明上河圖吧!?”

“怎麽可能那幅圖現在還在博物館裏麵供著的呢!依我看可能是唐伯虎畫卷的真跡!”

“不是吧!?那麽誇張我還說是王羲這天下第一書呢!”

你們都不要吵了我看是廣陵散!”

嚴玉抬起頭揮了揮手。

雄黑各薛度心領神會把畫卷整個的打開一下子攤露在林清兒麵前。

在看到畫卷的刹那林清兒有種從心底升起的古怪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