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攔路者死(下)

-

披著月光的海岸潮汐不停的海水像是一大片動衝鋒的士兵呼喝著湧上岸邊又嘩然退去又像是溫柔的舔舐在這樣的天色裏麵伴隨著登陸海山城的夜風吹盪出礁石和飛鳥的故事。

李三思用手擋著燈火強光刺眼絲毫看不出這三輛車裏麵究竟是什麽人。如果他記得不錯嚴玉一夥人是乘坐一輛轎車離開的除此之外還想對自己下手的就是唐烈原那一夥人李三思初步計算了一下一輛車的乘坐人數是五人如果排除一些特殊情況此刻這三輛轎車裏麵來找自己麻煩的不下十個人。

李三思扶著陳琛旭一動不動的站立在三輛車包圍圈之中臉上冇有半分表情實際上在大林寺的時候每天那種繁重的訓練和聽著戒武冇完冇了的訓話支撐著他走過去的也是想要重新回到海山城的夢想也就是這個為了重新回到海山的夢想他纔會選擇挑戰九品高手榜的苛刻條件纔會和玄慈師祖戰鬥他從來就不想打架但是不知道為什麽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事情要逼迫他為之戰鬥夢想也好守護所愛的人也好但總是在這個外表看似和平的世界內裏卻隱藏了無數的爭鬥。

國際的國內的社會的明爭暗鬥打成一團是不是有人的地方終究就是充滿了爭鬥。

自己不願意爭鬥但是並不是說自己就怕了爭鬥。

李三思捏緊了拳頭骨節清脆的嘣響傳來。

三輛轎車關閉了車燈周圍一下子沉默了下來這個海山城的岸邊上三輛停止的轎車中間空地的李三思和全身癱軟的陳琛旭靜靜地對峙著像是夜空裏麵最幽暗的沉寂。

有些風壓低了樹梢悄悄然劃了過去有些遊魚從海麵倏忽過去閃冇在深處的海底。

正麵的帕薩特上麵駕駛座的一人正坳著煙食指輕輕的在方向盤上麵有節奏一下一下的敲擊著赫然就是方纔唐烈原旁邊那個被叫老四的男子。

旁邊副駕駛座一個平頭男子湊了過來“怎麽樣四哥要不要我們現在出去廢了這小子?”

被叫做四哥的人一雙小單眼皮眼睛細長的盯著車外麵的李三思輕輕的咧嘴笑了下有些菸灰撒落車裏透露著他慢條斯理的聲音“你知道……對於打架來說……什麽最重要嗎……?”

旁邊的平頭低頭想了一下然後抬起頭來“最重要的應該是強橫的實力吧!?”

細眼睛男子搖了搖頭斜著眼睛看著旁邊平頭“所以說你得不到唐哥的重用讓四哥教教你不光是打架上麵對於和對手交鋒強橫的實力故不可少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要先保持氣勢的上風俗話說得好狹路相逢勇者勝!這個勇者就是有氣勢的人能為勝!”

“那我們現在……?”平頭轉過頭看著車外邊的李三思“我們這樣子和它對峙著難道就是削弱他的氣勢!?”

“不是削弱他的氣勢這樣子一個小角色充其量就是逃跑一流。唐哥既然要我出動就是找好機會好好的教教你們這些新手們要不然以後怎麽在社會上混要不然怎麽提撥你們上去上麵老爺子也說了重點提撥表現突出的四哥這樣子教你們都是為了你們好免得以後不受重視一輩子也就落個不混混的稱號!”

“謝謝四哥那……四哥……我們現在……是不是就是等待著那小子自動投降……?”平頭男子試探著問。

細眼男眼睛往窗外一瞟“自動投降還不到於先最大限度的削弱他反抗的意誌主佳到時候這個男子就交給你們了今天雖然是唐哥下的命令但是我還是要說一句不要把人玩死了最近嚴打不要鬨出人命隨便打斷他腳骨就好。”

平頭男嘴角裂開一絲殘忍的笑意“四哥放心!”李三思覺得這三輛車也太婆婆媽媽了自己扶著陳琛旭在這裏等了半天他們一個個就像是在窩裏麵等待第二天探出頭的烏龜半天冇有動靜怎麽著也快點出來讓自己打完早點收工好了。現在李三思最希望的就是回家見到蘇紫軒他不知道為什麽自己那麽急著見到蘇紫軒就像是怕她會憑空消失了一樣那種心急如焚的感覺直到多年以後李三思記起來的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是怕失去。

這樣子下去一知道何年何月何日才能結束這種漫長而無邊際的對視。李三思把陳琛旭扶在路邊欄杆上麵依著慢慢的站起來然後朝著前方的一輛帕薩特車走過去。

“四哥那小子走過來了……”平頭吞了一口口水候結凹凸起伏。

細眼睛男子帶著穿透一切智慧的眼光怪異的笑著“怎麽樣學著點……四哥的攻心戰術不是浪得虛名的待會那小子過來求饒的時候還是悠著點打你和牛頭下手都比較重我擔心就這樣的打他掛了也不好交待。”

平頭和後麵被稱之為牛頭的壯漢也是點點頭“四哥的吩咐一定遵從!”

李三思直到帕薩特的麵前凝視著車窗扭了一下脖子骨節的摩擦聲傳遞開去帶著一些帶動空氣的振幅。

“四……四哥……這小子……想乾什麽?”平頭看著正在帕薩特麵前凝視車窗的李三思有些不明所以。

“大概是他想要投降的準備動作。”

李三思拳頭倏然收緊猛地砸向帕薩特轎車諾大的車窗“給我出來!”

“砰!”得一聲巨響有些衝擊波一樣的振幅擴散出去車窗玻璃在一瞬間爬滿了龜裂紋就像是流下了一連串綿延不絕的水簾。

車裏所有人的眼球在壓迫性的跳動著心臟已經提到了最高處找不到下一秒落下的地方。

玻璃呈現螺旋的形狀碎裂開去整個車窗怦然破碎無數的碎渣炸散出來割劃過車內細眼睛和平頭男的皮膚。

旁邊兩輛車車門慌慌忙忙的打開有的提著鋼管的男子因為出來的太急而撞上了車頂捂著腦袋趔趄的站出車外有的衝出來砍刀卡在腰間一時半刻還撥不出。冇有了車窗洞開車裏內容的帕薩特裏麵坐著的三個看著一拳砸碎車窗的李三思已經冇有了表情隻有遊離在空氣中緩慢的心跳聲還有三個額頭冒起的一跳一跳的青筋。

平頭的嘴巴好不容易可以活動過來帶著顫抖的張合盯著李三思“你……你為什麽……砸碎人家玻璃……不環保……”

細眼睛被稱為四哥的男子嘴角抽搐了幾秒鍾過後突然殺豬一般的嚎叫起來“給……給我殺了他!”

從另外兩輛車裏麵出來的兩名黑衣男子緊攥著鋼棍砍刀衝過來冇頭冇腦的對頭李三思就要一頓亂砸。

看不清楚李三思的動作這兩人的直接飛了出去一個人摔向地上打著滾翻飛出去另一個砸向另一輛車車頂車門和正門車窗的玻璃“蓬!”得一聲爆散碎散成地下細小的顆粒。

下車的黑衣男子前衝的勢頭有些僵硬都帶著不可思議的大眼看著李三思這麽全體一愣神之間李三思一個晃身出現在一個耳朵打了環節麵目狠戾的光頭麵前不冇有等到對方反應過來李三思的大手伸出抓住那光頭的腦袋。

出手狠準像是大林寺的要求李三思此刻的耳朵裏麵浮現出芽武幻聽一樣的聲音“我們大林寺裏麵學習的搏擊技術不是軟綿綿的拳法更不專門打出來好看的花拳繡腿是殺人的技巧是如何在強敵環伺之中活下來的搏擊技術所以我對你們的要求就是一擊必中!不給敵人反仆的機會!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後麵是另一輛車的車窗李三思拿著光頭的腦袋猛地貫過去!

隨著最後一聲玻璃的碎裂聲光頭已經被李三思強大力道的慣性破開了玻璃攥進了汽車後座裏隻有一雙皮鞋還掉在外麵不規則的四下散落著這三輛帕薩特已經冇有一輛保持著完好的車窗無一例外的全部變成破碎不堪的模樣就像是剛剛從廢舊車輛處理場出來一樣。

李三思從近身拿住光頭的腦袋再到將他貫入車窗裏麵前後不過眨眼間的高旁邊還拿著鋼管砍刀的男子幾乎是還冇有看清楚自己這邊平時候混得不錯的光頭怎麽就突然被扔進了車窗李三思又出現在他們麵前。

上一秒還是驚訝的黑衣男的表情下一秒已經變得鐵青口吐白沫捂著被李三思擊中的腹部被那種爆裂了膀胱肝脾般的疼痛占據了整個神經係統。

李三思在人群中穿梭手中拳腳並出一擊就能使得這些黑衣男子的戰鬥力瞬間喪失這還是李三思控製了三分之二的力道冇有釋放出來否則以大林寺專門殺人無堅不摧的武功作用到普通人身上絕對是一著就能直接把這票黑衣人打回老家。

然後李三思突然靜止冇有任何前衝慣性的停止在原地就好像牛頓的慣性定律》完全對他無效一樣隻是帶起了一些皺巴巴休閒西裝的衣角。

而剛纔被擊中的四個黑衣男子在此刻還在轎車上麵的細眼睛一夥密切注視著打鬥情況的眼睛裏麵x刷刷的倒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