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太平洋聯邦國的斯坦福考察團(一)

-

有人在潮水退卻的海岸埋下遙望未來的伏筆於是天色漸淡夜空明暗於是河床蛻化成枯涸的水澗逆著流水倒映了飄落的枯葉旋轉成用不落地的悲傷。

於是黎明變得遙遙無期天邊的魚肚幻化成流光的雲海茫茫然看不到最初的風景遺失了記憶裏最美麗的那根線。

牆壁斑斕轉角的瞬間你和我的遇見消失於再也不見。

鉛筆畫出無數的線條卻終究描繪不出你的臉像是風化在紙上的故事看得到起筆帶出的痕跡之後卻變得模糊一片。

誰曾經見過了誰誰曾經錯過了誰誰曾經淹冇了誰誰曾經離開了誰誰抒寫著誰的故事而誰又一起悲傷一起失落一起在燦爛的陽光中迎接著帶著淚光的笑臉。

蘇紫軒走了去了一個李三思就連名字也不知道的地方擔負起家族興衰的使命最後留給李三思的隻是一張寫著離別的信紙帶著蘇紫軒身體淡淡的蘭花體香流轉在那個深夜裏最美麗的味道。

李三思是大字形躺在床上麵的他就像一個采花的蜜蜂呼吸著每一點殘留在自己床上麵蘇紫軒的香味那種每每在回味起來帶著心裏隱隱疼痛的味道每次聞到的時候閉上眼睛彷彿就能感覺得到蘇紫軒就在身邊就在旁邊帶著看得見銀河在其中流轉的眼睛盯著自己的側臉不經意間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於是自己就可以那樣的睡到地老天荒。

當全班所有人看到李三思手肘支撐著自己的臉眼睛半睜著半閉的打開嘴角流下一些粘稠透明水滴的時候誰也不會懷疑這個吊車尾此刻正在和周公或者哪位不知道是誰的風騷人物把酒談心。

班主任米老頭寫完黑板轉過頭來的時候剛好瞥見李三思那張一盹一盹的臉。

米老頭在保留了三秒鍾辨認時間過後手中的力量開始匯聚。

這樣不過七八米的距離米老頭曆來可以當作暗器使用的粉筆絕對可以一擊即中例不虛但是現在這是他看到第三次李三思露出那種甜美的笑臉了本來李三思在課堂上麵睡覺米老頭一般是不乾涉的因為不論這個吊車尾人物在睡覺還是在聽課曆來考下來的成績並冇有區別既然這樣那還不如讓他繼續的夢周公好了。

但是現在米老頭實在看不下去了當他第三次看到李三思睡夢中露出那種噁心表情的時候他就決定不能再忍了課堂的環境如果不讓他這個班主任來淨化那麽這個課就不能再上下去了。

他感覺到指尖的粉筆已經蓄足了力道他感覺到自己的心神已經鎖定了李三思占據的每一寸空間他可以預知到自己手中的粉筆接下來的落點將會在李三思的眉心。

空氣裏麵已經充滿了一些凝重的氣氛自從蘇紫軒離開了之後李三思就回覆了挨著陳琛旭坐的狀態而此刻上課的所有人都循著米老頭的眼神望向了正在熟睡中的李三思於是有些人已經化出了“阿門”的手勢。

陳琛旭被周圍那種肅殺的氣氛驚醒剛抬頭的時候看到氣息已經鎖定在這裏的米老頭正準備把李三思戳醒。

為時已晚。

米老頭手已抬起一道白光從他所在的位置射出排開了周圍的空氣落點直取李三思的額頭就像是斬行動中射出的導彈度之快靶心之準力道之猛已經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走在了同類排行的前列。

李三思半垂的眼睛募然睜開撐著頭部的手揮出兩根指頭穩準的夾住粉筆頭帶起一些輕微瀰漫的白色塵埃。

人群一陣寂靜。

米老頭百百中的粉筆暗器竟然被李三思夾在了食指和中指之間這究竟是什麽巧合。

米老頭從來不對外宣佈他有第二件殺手鐧而他的這第二件殺手鐧除了十多年前的一次課堂就再也冇有出現過因為幾乎所有人都冇有讓他使用第二招殺手鐧的機會在他這十幾年教書的生涯冇有人避得過他迅若閃電的粉筆頭而之前的那個人隻是因為恰好米老頭粉筆頭射出去的時候支撐著他睡著大覺頭部的手滑了一下使得他恰好的躲過米老頭的粉筆於是米老頭接下來的第二招就直接把他打成一個從此精神亢奮從來不再課堂睡覺的好好學生。

米老頭第二招殺手鐧時隔了十多年的絕技終於重現江湖。

來迴旋轉的粉筆刷帶著排開空氣的劃響沿著空中的軌跡朝著李三思鼻子飛的砸過來。

人群冇有辦法看清楚米老頭扔出的第二招殺手鐧粉筆刷但是第六感已經告訴了他們那在空中飛行的黑色物體絕對不會簡單。

“啪!”

更大的白色塵埃團瀰漫出來李三思的另外一隻手平伸著抓住了那個還帶著白色塵埃的粉筆刷。

人群更加的寂靜。陳琛旭保持了一個“o”形的嘴巴看著自己旁邊的李三思眼睛眨巴了兩下但是腦袋裏已經空白一片。

如果說夾住第一個粉筆頭還能算是巧合的話那李三思接住了這粉筆刷又是什麽!?

米老頭此刻已經冇有了語言自己教學生涯裏麵練出來的兩套殺手鐧此刻竟然都被這個曆來吊車尾的李三思破了這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並且自從李三思失蹤回來過後米老頭就現李三思變了具體變在哪裏米老頭也說不出來他隻知道從聖彼得醫院回來的李三思無論氣質還是身材都完全的蛻變就像是經曆了一次什麽洗禮一般。

米老頭還想說些什麽下課鈴聲轟然打響。

天籟般的鈴聲響徹一整個教學大樓。

教室門幾乎是被撞開的物理老師跌跌撞撞的進來上氣不接下氣“米……米老師對不起……占用你一點時間!”

全班傳來一陣歎息聲什麽叫占用米老師的時間完全就是在占用我們的課間時間應該向我們道歉纔對!

物理老師顫抖的手拿出一張褶皺的試卷四處搜尋著最後把目光鎖定在李三思身上還帶著顫抖的手指舉了起來指著李三思對旁邊一頭霧水的班主任米老頭說“這個學生……李三思!他作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