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太平洋聯邦國的斯坦福考察團(七)

-

光頭看到李三思然後再緩慢的轉過頭來就像是裝上了條的機器帶著僵硬的步調慢慢的運動著一隻手指著李三思吞吞吐吐的對長男子說“師……師兄……給你介紹下……他就是我常給你提到過的……那位大俠……”

長男子一愣然後看到李三思馬上從眾女之間起身朝著李三思走過來“原來你就是我師弟提到過的大俠歡迎歡迎!真是英雄出少年不知道我師弟給你說了冇有我最崇拜的就是你這樣子的英雄人物所以我一聽到大俠你一出馬就把ck俱樂部乾掉了所以我立刻的直到海山來斥責我的師弟順便來拜會一下您老人家哎呀……給您添麻煩了。”

現在光頭的臉幾乎變成了豬肝比八十歲的老太太黑起臉來罵人還難看他覺得自己師兄這麽自作聰明的一立完全把他倆人的前途給毀了一個說師兄是要來對付他的一個說我是來拜會你的就連光頭打破腦袋都知道除非李三思是傻子否則鬼才相信他們兩人的鬼話。

“歡迎歡迎!”長男子對著一直看著他微笑的李三思伸出手去卻在不經意之間另一隻手的手袖裏彈出一柄鋒利的飛刀反背在手上。

若論飛刀絕技功力的紮實絕對是他這個飛刀門師兄為上但是聽到自己的師弟也不過在一息之間就被擺平了過後他絲毫不敢大意因為拿捏不準這個看似高中生打扮的男子功力是不是在他們兩人之上。

他這招袖裏乾坤的偷襲絕技是百試不爽笑裏藏刀之間敵人還冇有反應過後就會被他抹了喉他也是一個殺手不過他殺人的手段要比他光頭師弟陰險的多也有效的多。

李三思也伸出手來兩隻手握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想不到大俠你那麽年輕以後我們這些後輩一定要向你學習學習……哈哈哈哈……”

最後一聲“哈”字結束了過後長男子手起刀過閃電般朝著李三思喉嚨抹了過去。

撲籟的風力蕩過李三思的額角掀起一絲稍李三思隻是側過頭去就輕鬆的閃避開來這招長男子百試百靈抹喉的絕技。

空氣安靜了下來四周皆儘沉默冇有一絲一毫的風力流過隻有光頭瞪大的眼睛掉落的下巴還有幾乎要嚇得崩潰的表情。

長男抹出手刀的優雅動作還保持在半空隻不過他的表情滿是尷尬有隻帶著“嘎嘎”聲的鳥停留在三堆酒吧天台的電線杆上麵然後又拖著身體緩慢的飛了過去。

“這個……”長男收回動作端正的站著撫摸著手中鋒利的刀刃像一個摩挲著自己心愛玩具的小學生“……這個……這個……對了大大俠這個刀片是德國產的我就是想拿給你看看……你看著刃形你看這弧線是不是太美麗了啊……啊哈哈哈……”

長男尷尬的笑著整個空氣裏麵隻聽得到他的聲音。

李三思笑而不答才讓兩人感覺到十分的恐怖。

長男的聲音在空氣裏飄蕩了許久許久然後又慢慢的減小直到消失空氣又重回寂寞。

光頭戰戰兢兢的走到擺著各種水果的酒吧桌子上麵拿了一個橙子顫抖著手遞給李三思妄圖想打破這種幾乎可以讓人心跳都停止的氛圍“大……大俠……吃橙子……”

“對對對……這個橙子是上好的……血橙皮厚但肉實就像我們兩兄弟……外表不怎麽樣內在特憨厚。”長男一臉的正義。

李三思眼睛瞥向坐在沙上帶著莫名其妙眼神看著他們的四個穿著性感的女人。

“來來來大俠我給你介紹一下他們四個是我親妹妹這是大毛這是二毛這是三毛這是四毛……”長男抹了一把汗完全不顧四個女生嗔怒的眼神“他們都是我親生的妹妹啊……關係好得不得了……”

“師兄……你媽還真能生啊……”光頭覺得李三思現在看到他們兩個就像在是在看兩個白癡原地表演。

“你給我閉嘴!不說話冇人當你不存在!”長男覺得臉上的青筋都要爬下來了“大俠……接下來就由我的妹妹幾個來服侍你吧……”

長男連忙在四個小姐身上猛推了一把四個女生“哎喲”一聲集體撲向李三思。

這樣好的機會不可失去長男同時一個轉身手中飛刀在握對於他們這種職業殺手來說使用手槍還不如使用自己拿手的飛刀手槍的威力雖然巨大但是如果他使用起來還不如飛刀來得便捷穩準。

一支飛刀帶著淡影消失於空中又倏忽出現在一個女人的際帶著一些被割斷在空中散舞的碎朝著李三思遞進。

長男眼神中帶著欣喜的表情這是他第一次將自己的攻擊提升到這種地步這一刀不論劃出去的角度還是力道還是破風的聲音都可以稱得上他那麽多年用刀史上麵最經典最完美的一刀這刀的取向是李三思的喉結他已經可以看到飛刀射入李三思嘩的時候濺起的鮮血!

“噗!”得一聲一些液體飛濺了出來但是不是李三思的鮮血而是橙汁在四個女人身體還冇有碰觸到李三思的時候李三思已經尋闐縫隙從四女包圍圈穿了出來手中的橙汁上麵還殘留著長男射在上麵的飛刀。若不是李三思捏緊橙子加了壓力長男的這一刀絕對可以破出橙子射進他的手掌。

長男嘴巴張大得放得下一個大型魚缸“我……我看你冇有刀子削皮……於是想幫你……”

下句話已經說不出來了因為李三思的拳頭已經結結實實的印在了他的胸膛長男隻覺得自己像是被一個兩百公斤的重錘砸了一下胸腔裏麵的空氣一瞬間排了出去然後再從新進入自己身體就變得十分困難起來於是眼前的世界開始慢慢的變黑之後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砸起一些青灰。

“不不不……”光頭驚恐的看著李三思還冇有等到他說出下句話來也捂著被一拳擊中的腹部斜斜倒在了地上。

四個女子過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然後“啊!”一聲哭喊著衝出了酒吧。

遠方有警笛聲傳來李三思肅開了橙子放了一瓣在自己嘴巴裏然後轉過頭把書包整理好慢條斯理的走出酒吧。

李三思躺在床上細細的看著頭頂的風鈴上麵有蘇紫軒綁上去的紫色絲帶一個小小的蝴蝶結此刻在李三思看起來就算是蘇紫軒留下的點點滴滴都是那麽的溫馨這是她離開的多少天了兩天還是三天?是兩年還是三年?

原來度日如年的感覺就是想念一個人的那種無窮無儘的煎熬。

蘇妖精……你現在在做什麽呢?你是不是……在那個不知道哪裏的角落……安靜的想我呢?

我知道你在想我……因為我都在想到你的時候感覺到你那種溫暖的味道……旁邊的gp手機開始有些模糊的圖畫然後藏源的臉出現在螢幕上麵有些斷斷續續的卡殼然後歸於正常。

“三思最近過得怎麽樣了?”藏源的臉似乎永是一幅笑嗬嗬的模樣。

“藏源師叔!”好久冇有見到這個在大林寺裏麵像是自己親人一樣照顧自己的師叔此刻李三思看到他隻覺得無限的親切“我回到了學校過上了從前的生活但是不知道怎麽的我開始想念你們了。藏源師叔最近你過得怎麽樣了?”

“嗬嗬……還不是那樣最近大林寺的網絡不怎麽正常我正在組織人員搶修呢這不剛剛恢複了效果我就給你打個電話來測試一下順便給你說個事。”藏源裂開嘴巴嗬嗬的笑著彷彿這箇中年武僧永遠都是這副開心的模樣。

“噢?什麽事?”藏源師叔除了問候自己之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說這可是頭一遭啊按道理自己已經脫離了大林寺關於大林寺的一切情況原則上是應該對自己保密的。

“根據最近我們的電腦記錄有人曾經進入檔案係統調閱你的電子檔案不過他們當然不會知道你的檔案已經被我們大林寺做了最嚴格的保密偽裝他們隻能查得到你是一個普通的高中學生曆史你在大林寺的記錄和聖彼得醫院療養的記錄已經做了處理就算是cia也冇有辦法調查得出你的資料。

李三思眉頭已經皺了起來“數據源來自於哪裏?”

藏源低下頭看看了看手中的資料“這個數據ip很狡猾經過了多重的偽裝並且竟然會和政府的線路相連所以可以使用警局檔案係統調用任何人的檔案不過我們大林寺藏經閣的技術力量又豈是這些小手段能夠欺瞞過去的。”

藏源把手中的pda轉換了一個螢幕“目前的這個數據源來自於流川市一個叫做達能集團的民營企業在前天下午3:15的時候利用流川市政府辦公人員的專用密碼進入檔案館調取了你的資料。這個集團的資料我們已經拿到手了這家集團的前身有著諸多的黑點並且現在有著一些蠢蠢欲動的黑手在操控著我們已經給流川市的警方下了指令這個集團將由我們接手進行清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