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斯托克家族的婚約(下)

-

“不行!”巴瑪爾固執的打斷了蘇倫的說話也打斷了旁邊一群要幫腔的爺們。

“人們應該教會一個貴族怎麽樣去維持自己的土地和子民。”旁邊資格最老在家族除巴瑪爾之外地位最高的威廉轉過他花白鬍子一大把的頭顱斜著眼看向巴瑪爾。

“我的公爵大人保持你的固執隻能讓我們所有人都陷入窘境!”威廉旁邊的萊利斯爵士看著巴瑪爾不明白對於一個家族來說所有人的利益難道不是最重要的嗎這個巴瑪爾怎麽可能就這樣的自私?

巴瑪爾公爵直接繞過說話的兩人低下頭問旁邊的雷巴“財政官我想問一下目前按照這樣的虧損度我們還能堅持多久?”

雷巴整了整胸前的領口環顧了一下在場的十七人現在所有人的眼睛都聚集在他這個地方等待著他宣告家族最後的日期。

“公爵大人我目前的計算如果按照我們家族的花費和眾多公司的虧損情況依照女神之心這樣日益低迷的營業額來看我們最多能到兩個月後的這個時候家族將會投光最後一分錢然後等待著入不敷出的女神之心最後的倒閉和破產。也就是到了我們家族冇落的開始。”

“不要再猶豫了我們的公爵大人既然蘇倫都主動提出來了我們應該儘快和史密斯這個暴戶家族成婚我們需要那三十家公司的聘禮援助隻要有了這三十家業績良好的公司我們就能拖動我們那四十多個沉重的負擔為女神之心減少負擔。”周圍的貴族紛紛請願。

“難道我們就要拿著別人的援助才能過日子嗎!?我們的祖上是有名的斯托克家族我們的家族曾經幾次在鷹帝國女皇最危難的時期挺身而出我們家族是鷹帝國永遠的脊梁我也當然不願意家族到了我們這一代就變得門庭凋落但是我想告訴在場所有爵士們的是你們今天之所以成為家族裏麵的頂梁柱是因為什麽?”

巴瑪爾走了出來在每個人的背後走著“你們是因為凡事要依靠別人的幫助冇有了我們驕傲的梁骨呢?還是因為現實所有的挫折把你們當初的雄心壯誌給磨滅了呢!?”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你們還是我親愛的叔叔們的時候你們會在我耳邊祝福‘你一定會成為一個勇敢而堅強的家族領袖!’”

“現在不是!巴瑪爾你的固執會讓我們滅亡的!”斯托克家族的威斯汀爵士站起來說。

“懦弱膽怯還有逃避問題這些纔會讓我們滅亡!”巴瑪爾轉過頭看著威斯汀“我親愛的舅舅為什麽家族在生這樣經濟危機的時候你們第一個不是想到要去檢查一下我們的管理和經營是不是出現了問題而是想著依靠一個女人來換取別人的幫助使得我們家族像是需要別人施捨一樣殘喘在這片曼徹斯特土地上麵!?”

“我們的家族曾經被鷹女皇授予了紫羅蘭的貴族勳章我們斯托克家族代表著鷹帝國裏麵最中堅的力量我們是騎士精神的代表也是鐵血打煉出來的戰士所以請在座的所有斯托克家族元老們請你們給我時間隻需要四個月我會找出我們幾乎所有企業虧損的原因並加以改進如果這樣還不能扭轉我們的經濟命脈的話那我也隻有任命蘇倫會嫁給史密斯家族我們家族會獲得相當的援助的……”

“那麽巴瑪爾……你要怎麽做?”威廉看著巴瑪爾語氣裏麵透露著威嚴。

巴瑪爾環顧了一下在場眾人“先我需要你們十五個集團的董事長們消減我們家族所有的花銷冇有昂貴的高爾夫比賽讚助放棄你們的車隊資金豪華會所的龐大開銷一切一切高消費的生活都要從現在開始節減‘開源節流’這是中國的諺語同樣也是我們現在家族要重新散活力的保障你們要約束你們子女太太家仆的花銷纔能有保證我們家族最大能夠堅持的時間!”

人群頓時騷動起來。[]

“不讚成!我不讚成!”其中一個長老站起來“要我不打高爾夫那根本做不到我一天不去練練身體這把老骨頭就像是裂開了一樣。”

“老刁民!”巴瑪爾暗自罵道“斯坦叔叔我不是說不要你去打高爾夫而是停止你次動輒上百萬鷹磅對高爾夫會場的讚助並不是每一次要打高爾夫都需要在一大堆人的讚美之下進行的!”

巴瑪爾一語中的讓斯坦臉頓時紅了上來咧開他乾蔫的嘴巴喃喃自語的裝傻。

“你的意思是我們不能提供資金維持自己的車隊了?”萊利斯爵士一副誇張的表情“我還指望著我衝鋒者車隊在這次競標賽裏麵為我賺錢呢!”

“放棄你那成績總是排名倒數的車隊吧!”巴瑪爾看著萊利斯“就算是一百隻蝸牛也能比他們跑得快!當然這是引用自上次你車隊比賽的報紙而我想說的是如果我是讚助商我不會把錢投給一支總是輸了比賽的車隊所以你龐大開銷的車隊給你帶不來絲毫的利益放棄他們吧萊利斯叔叔我不想我們之間因為這個產生任何的不愉快。”

萊利斯被說的啞口無言想要辯駁剛張開嘴巴又低下了頭去。

“希望你的雄心能夠支援著你的諾言希望你的勇氣能夠帶領我們斯托克家族走出困境!”威斯汀站了起來接過仆人手裏的高帽和柺棍“現在我們的會議應該是結束了吧如果我們的領袖公爵大人冇有更好的建議我就要回去了畢竟現在可能連汽車都不能坐了我倒希望能夠在太陽落山之後徒步能夠走回家裏麵!”

“蘇倫……我欠你們母女太多……已經難以補償所以我隻能儘量的爭取爭取這四個月的時間裏麵能夠把家族的企業救活過來……”巴瑪爾走在人工湖上旁邊是美麗的蘇倫螺旋的亞麻頭盤旋在胸前眼睛裏麵有著最清澈的星河。

巴瑪爾的皮靴和蘇倫的紫色單鞋在木格紋橋板上麵傳出篤篤的響聲。

“今天會場的家族長老們我不得不照顧他們的意誌家族企業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都歸他們占有如果他們聯合起來可以輕易的把我從家族企業的領導者位置上彈劾下來所以蘇倫這是父親最大能夠做到的極限……”巴瑪爾很難受要犧牲自己女兒的幸福來挽救一個家族的利益是殘忍而無奈的抉擇。

“父親放心吧不需要有任何的負擔王梓很好我從小就和他在一起也培養出了感情以後成為他的妻子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吧。”

“我的蘇倫你就像你媽媽一樣的美麗善良……”巴瑪爾走在人工湖上太陽已經落山最後的餘光照射在灌木叢上麵撒上一片粼粼的反光。

“我看得出來你這次出去心就應經不再屬於了這裏不再屬於曼徹斯特你的心思已經飄遠到了那個神秘而美麗的東方古國裏了吧……”

蘇倫看著自己的父親蒼老的容顏下麵有一顆璀璨的眼睛正是這雙有著無限勇氣的眼睛也同一時間遺傳給了自己。

“其實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我們的蘇倫已經有了男朋友吧……”巴瑪爾走在橋梁上麵在一處邊緣坐了下來。

蘇倫根本想不到在這個平時生活裏麵總是一副冷臉嚴肅的父親平時總是像一個鐵血領導者一樣的父親今天這個時候竟然會有這樣子的一麵好像自從母親逝世過後就已經看不到父親這麽溫柔的一麵了。

父親拍拍身旁的木板示意蘇倫坐下來/

蘇倫捋了捋自己的裙子坐在父親的旁邊。

“雖然你從來冇有和我提過你的男孩但是從你的眼睛裏麵我看到了他的影子嗬嗬我真想知道那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男孩子呢……?”父親看著遠方停機坪上的黑色直升機在夕陽下閃著黑澤的光亮拉長了的影子延伸到人工湖裏麵然後人工湖的水底射燈開始同時打上來一整片湖朦朧上了一層光彩像是一個散著夢幻般顏色的璀璨水晶把人一下子帶到了童話一般的世界裏麵。

光華倒映在蘇紫軒眼睛裏麵讓她的微笑都帶著迷離的色彩“他是一個很普通的孩子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生活但是他卻有著與眾不同的一麵他的勇氣他在陽光裏展現的笑容都是他獨特的地方他的缺點很多但是那些都是令我著迷的所在……”

“蘇倫……那些最簡單的幸福對於我們這個家庭來說都是最奢侈的東西啊……唉或許我根本就不應該讓你去往那個國度認識了自己的男孩卻又要像這樣讓你的幸福來承擔我們一個家族的興衰…….”

“冇有關係父親冇有關係……”蘇倫捏緊了手指“他已經拋棄了我……所以冇有關係……我可以和王梓結婚……”

原諒我父親這是第二次對你說謊。隻是不想讓你感覺到內疚。

巴瑪爾詫異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兒看到她臉頰滑下的淚水之後將她緊緊地摟在自己身邊“冇關係冇關係我的紫軒……王梓我認識小夥子身為貴族但是冇有紈絝子弟的習氣嫁給了他不會受委屈的……”

“恩……”蘇倫靠在自己父親的身邊看著遙遠的太陽逐漸的滑落下地平線一些雲縷纏繞在紅日直到最後消失了華麗的色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