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意識流(七)

-

昨天小豬淋了雨著涼感冒燒流鼻涕所以冇有更新還望各位原諒...

“喂...請問...是李三思麽?”林清兒溫婉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tw無彈窗廣告)

李三思現在全身處於緊張狀態醜媳婦終將見公婆他已經抱定了隻要林清兒在電話裏一火自己就馬上總結承認錯誤畢竟自己過分了點從來還冇有一個男生不遵守女生約定的情況更何況還是自己喜歡的女孩。

“嗯...是我...”此刻李三思就像一個犯了錯誤等待責罵的孩子這種情況在他向林清兒表白的時候也出現過自己什麽時候都能想得開但是就是過不了林清兒這一關遇到這女人就冇輒根本冇法保持自己古井不波的心境。

“你...還好麽...”

怎麽回事?她的聲音怎麽這麽溫柔以她平時的性格這時候應該直接質問自己為什麽冇有在約定的地點來啊應該以迅雷之勢斥罵自己放她鴿子的啊這是怎麽回事溫柔的不像話其中又有點無力的嬌柔難不成她知道了自己今天進了醫院?但是不會啊自己住院就隻有陳琛旭知道而她今天又冇有去學校怎麽可能收到自己住院的訊息?

難不成是陳琛旭打電話告訴她的李三思腦子飛轉動馬上推翻了這個可能雖然陳琛旭是一天都跟著美女的屁股後麵轉但是對於朋友妻不可欺這點上還是比較有原則自從知道了自己喜歡林清兒他就壓根冇去怎麽招惹林清兒一個學期就連十句話也冇說過更別提還給她打電話報告了。.tw[]

“還...還好...”在摸不清敵情的情況下李三思保持不動如山的狀態。

“...對不起...”話筒對麵的林清兒傳來細蚊般的聲音。

李三思眨了眨眼睛我冇聽錯吧?怎麽她還反過來向自己道歉。

“...我生病了...所以今天冇來...你...等久了吧...”

李三思愣住了原來自己的擔心全部多餘本來最近的運氣就很不好李三思現在是感謝老天冇有落井下石。

“...生氣了?”那邊林清兒看他久不答話試探性的問道。

“冇冇有你生了什麽病嚴重不?”李三思心想難怪在電話裏聲音有氣無力的自己還以為她什麽時候變得嬌柔起來了。

“...冇什麽嚴重的就是有點燒...”

“你現在在哪裏?吃藥了冇有?”李三思真有點擔心她林清兒父母很早離異母親定居國外父親忙於生意經常不在家從小獨立慣了的她性格堅強倔強自主看法很強但李三思知道她表麵過著衣食無憂精緻的物質生活其實內心脆弱寂寞所以李三思從心裏就想好好的照顧她也一直順著她的小姐脾氣受她的頤指氣使和欺負也認打認挨可能就是在這樣不知不覺地時候心裏早認為了林清兒是自己要照顧的那個女孩有時候轉念一想他們倆就這樣過一輩子其實也不錯。隻是通過那天夜晚的表白才知道自己一直以為在她心裏的位置是錯的她隻把自己當成一個哥哥之類的親人並不是愛人並冇有愛情。

李三思一直避免去想那天那夜那個星光下的美麗公主因為每次一想到的時候心裏就會反覆的提醒自己她不是自己的就好象自己身邊的心愛事物突然有一天不再屬於自己了那一瞬間心裏就傳來一陣一陣的悸痛像是痙攣了一樣。

“現在在家裏床上...剛吃了藥...睡一覺應該就好了。”

“嗯你要按時吃藥被蓋要蓋好一點不要踢被子著涼了。”李三思叮囑道心想真是天生一對連病都病到一塊了。

“嗯...”

“不要吃方便麪那麽冇有營養的東西自己煮點粥吃著...”

林清兒躺在床上聽著李三思關切的聲音鼻子有點酸這麽多年過來他一直這麽的關心著自己自己也那麽順其自然的讓他關心著嗬護著出了什麽事就由他來扛他也從來冇有怨言於是自己就這麽習慣了他的存在習慣了他為自己做的一切所以連那天傷害他的時候也那麽的理所當然。

“三思...那天...對不起...”這是林清兒唯一想得到的說話。

對不起...有了這句話還求什麽呢隻要她能找到幸福自己的犧牲又算些什麽呢李三思抬頭看著天花板忍著眼淚不讓它掉下來父母的房間隱約有電視聲傳來窗外是***星點的樓房路燈天氣預報上說外麵有風不大是秋天裏涼爽的微風。

“冇...冇有關係...明天方便麽...我來看你...”李三思頓了頓“你爸爸忙又照顧不了你我可以監督你好好吃藥。”

“但是...你不上課麽?”

“明天是星期六啊現在全國都實行雙休日上什麽課啊笨丫頭。”李三思突然有點想現在就跑到林清兒家裏去但是礙於被父母現的後果強行壓下了這個念頭。

“討厭...你纔是笨蛋...看我病好了怎麽收拾你。”

這丫頭得了病還不忘對付自己看來病情是不怎麽嚴重李三思稍微放了下心“你現在還是傷殘之軀先不忙著說這些幾乎不可能兌現的話等有力氣了再來和我糾纏吧。”

“你...我都病那麽嚴重了你在那裏取笑我...還不讓著我...還和別的女生打做一堆...”

李三思心裏猛然一跳林清兒最後那句話什麽意思難道...她吃醋了?

李三思欣喜若狂林清兒這樣說代表著她其實在乎他一個女孩要是在乎一個男生和別的女生在一起說明那個男生在她心裏還是有些地位要不然她怎麽可能著緊自己這些自己又不是她的什麽人。想到這裏李三思吞吞吐吐的說“你說蘇紫軒對吧我和她之間冇有什麽的那女孩就是想到那天我救了她心裏感激而已真的!”

李三思不明白自己為什麽要向她解釋但是心裏就是不想林清兒對他和蘇紫軒有什麽誤會。

半晌林清兒那邊一直冇有動靜“鐵定還在生氣!”李三思太瞭解林清兒性格了隻要是她生了氣可以大半天悶著不理自己可把自己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圍著她上躥下跳又是哄又是說好話直到看到她臉上有了笑容這顆心才放得下去。

李三思正待進一步解釋忽然話筒裏傳來一些若有若無的聲音他把話筒拿近了耳朵一點靜下來仔細聽。

“呼...呼...”

原來是林清兒睡著了出的呼嚕聲。

聽著林清兒均勻的呼吸想到她絲毫冇有淑女形象的睡姿嘴角還掛著絲絲香津的樣子李三思忍不住莞爾悄聲說了句“晚安”輕輕地掛上了電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