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D級通緝(五)

-

剛纔威脅陳琛旭的三人掄著鋼刀就砍了過來陳琛旭他們是知道的和老闆一直是好朋友還經常一起喝酒此刻手中鋼刀當然繞過陳琛旭朝著李三思身上劃落這三個人和李三思當天在學校裏麵對付的那幾百個刀手不一樣這三個人刀法利落取得都是能夠一刀就讓自己喪失戰鬥的部位肌腱和胸肋傷到人的同時又能不弄出人命明顯是高手。[]可能就是迪吧裏麵專門請起來護場子的刀手。

李三思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把樊哥一夥人完全鎮住要用武力將他們鎮住讓他們相信自己絕對有找唐烈原麻煩的實力就必須一擊到位。

想到這裏李三思當先迎上撲過來的一名刀手在對手鋼刀削過來的刹那身體朝著下方一躬鋼刀擦著他的耳際絲而過下一秒李三思的手肘已然撞上了那人小腹為了達到最大效果李三思的這一撞絲毫冇留餘地隻是儘量避開了對方脾臟之類容易破裂的器官。

手肘結實的撞入對方小腹那一瞬間那刀手整個眼前一片全白巨大的疼痛讓他再也拿捏不住手中鋼刀被李三思反抄在手上身子一轉巧妙的遊移到刀手身後手中鋼刀朝著一左一右兩個刀手劈落。

實際上李三思是殺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這兩名刀手剛剛還看著李三思和一名刀手近身纏鬥卻冇有想到下一刻就把刀奪下變戲法一樣轉到他們麵前更恐怖的是李三思絲毫不給對方喘息和反應的機會手中鋼刀左右連劈駭得這兩名身經百戰的刀手魂飛魄散。

“當!”“當!”兩下火花爆濺開來李三思準確命中對方手中鋼刀其中一隻鋼刀彈射開來另一隻則直接被他挑上了半空在空中旋轉著劃了幾個圈“噔!”一聲栽在樊哥麵前的桌上麵刀柄還在原地嗡鳴震顫。

於此同時剛纔被李三思撞中小腹奪了鋼刀的刀手這個時候才捂著肚子倒在地上李三思將鋼刀平穩的放下來頎長的身子筆直的站立著一雙眼睛看著坐在正中位置上麵的樊哥不動聲色。

樊哥和旁邊的十個人此刻就連大氣都不敢出麵前這個人的厲害程度出了他們的想象隻怕是在社會裏麵打滾了多年還冇有見到過這樣子的人物。

“你……你想怎麽樣……?”樊哥的舌頭開始打結說話都有扭轉不過來。

“隻要你們不來給我添麻煩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來做事後不會牽連到你們。”李三思安靜的說現在他的說話冇有人會認為是大話。

“成交!”樊哥不愧為老闆本色立馬找台階下。

唐烈原和幾個人走出迪吧開了帕薩特車門動汽車朝著遠處的車道而去。

黑暗中的陰影處遂漸浮現出李三思微笑的表情。

唐烈原的車底已經被他裝上了gprs信號射器憑藉自己手中的gp手機隻要以他為半徑的方圓十公裏唐烈原到了任何一個位置都能夠被他知曉。

為了防止唐烈原逸出gprs的跟蹤範圍之外李三思還是緊隨其後隨手取下一輛別人停在旁邊的自行車用手法將鎖打開然後在旁邊跑出車主大喊“偷車了!“的聲音中低聲說“對不起了”踏動這輛蠻不錯的紅色山地車緊跟著唐烈原的方向追過去。

山地車畢竟是人力帶動比拚度肯定是及不上唐烈原的汽車好在現在隻是儘量跟緊唐烈原不讓他們逸出gp手機的鎖定範圍李三思踏動山地車從台階上一騎而下劈劈剝剝一陣抖動安全騎上第二個街道成功地抄近道跟在唐烈原的轎車後麵。

現在是市中心如果唐烈原等人是要去什麽娛樂場所放鬆放鬆輕鬆一下那麽李三思估計他今天晚上這趟就白來了順便身下這紅色山地車的車主又白損失一輛好車了。

唐烈原等人的轎車一拐拐出最繁華的地帶朝著一處鮮有人煙的地段開入這段地帶雖然是處於市中心但是本身冇有什麽店鋪之類隻有幾棟高高的寫字樓佇立著下麵是圍牆有一個開放式的大門但是現在天色已晚大樓裏麵的人幾乎都已經下班所以前冇有什麽人來再加上這段路隻有大門口的電杆處纔有一盞昏黃的路燈使得這條路更顯得人跡罕至。

李三思騎著自行車拐進這條路段的時候心叫糟糕這條路他從來冇有來過也不知道這裏如此的靜謐更不知道道路的儘頭竟然是一戶人家完全是死路而唐烈原等人的車輛就安靜的停在大樓的進入口處占了半邊街道可能已經現了李三思跟蹤。

黝黑的帕薩特已經熄了火裏麵本來有五個人此刻卻冇有絲毫的動靜停在道路於大門的銜介麵有些昏黃的路燈灑下來更添了一層撲朔迷離的神秘。

李三思暗罵自己大意現在竟然被現了行蹤心裏麵不斷反問思索。

怎麽辦!?怎麽辦!?

李三思硬著頭皮騎了過去他現在可以保證前麵唐烈原車子裏麵的五個人全部的眼神都鎖定在自己身上自己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對方的神經一刹那李三思在瞬間提升晉入意識流的狀態方圓的寂靜路燈接觸處電流輕微滋滋的響聲帕薩特裏麵五個人的一舉一動钜細無遺的呈現在李三思腦海。

他“感覺”得到帕薩特內部有一個人拿著手槍隔著車窗瞄著自己而另外一個人則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示以他穩住不要衝動。

李三思知道如果自己現在把車停下或者有任何異常的動作他隻可能命喪當場的結局。

當下隻有踩著腳踏扳裝做若無其事的朝著帕薩特騎過去。

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車子裏麵端著手槍瞄準他的人手底下一緊顯然對方也很緊張。

李三思知道現在他能夠做的就是堅決不能讓對方看出一絲一毫的漏洞。

自行車和帕薩特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十五米十米……李三思現在隻能搏一把他博得是對方投鼠忌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對自己開槍。

還有一種情況是對方寧可殺錯也不放過等到自己騎近然後開槍。

一時間李三思意識到他的一隻腳已經踏在鬼門關上之後是死是話就著他下一隻腳怎麽樣踏下來。

李三思緩慢的騎著車漸漸出現在路燈的照耀範圍他取的位置剛剛好正好在路燈下麵光彩打在他的臉上恰好可以使得他的臉明暗交織讓人看不清楚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車裏麵的五個此刻都把眼睛注視在他的樣貌上麵但是在昏黃路燈造成的光影效果裏再努力也看不清楚他的臉。

李三思的紅色山地車從帕薩特的車尾交錯而過朝著道路的儘頭人家處騎過去。

李三思騎到儘頭下了車把山地車靠在牆壁上敲了敲房門大聲喊道“媽!我回來了!”

同一時間他感覺到身後帕薩特裏麵握著槍的那人手指一送再冇有瞄準自己的感覺。

“回來啦!”門嘎然打開現出一箇中年婦女的臉在看到李三思的刹那頓時變得疑惑“你是……”

李三思一縱身掠了進去順手把房門一帶另一隻手還冇有等到中年婦女說話擊中她的後腦。

中年婦女癱軟著倒下來被李三思一把扶住扶進客廳沙上麵。然後轉身人貼在房門背後意識流全麵動感知外麵的情況。

從李三思出現在街道口然後在手槍的瞄準中神態自若的騎到儘頭敲門表麵上雖然隻是短短一氣嗬成的時間但是其實已經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其中隻要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差錯李三思今晚的任務就隻能宣告失敗甚至於還有生命危險。

李三思目前所知的意識流共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最簡單的意識流起強的記憶能力伴隨而來的也是人體各個感官的加強目力聽覺感知。第二個階段是在感知加強的基礎上麵也能夠有著級的度並且有著強大的理解學習能力。而第三階段就是李三思至今以來冇有達到過幾次精神層麵感知的階段在這個階段裏麵李三思的靈覺驚人的延伸出去像是和別人建立了精神維係一樣知道對方的心理情緒還有一些隱約的想法前兩層階如果可以被稱為意識流的表象階段那麽後麵第三層應該就是意識流的神識階段。

李三思的意識流雖然大有進境已然達到神識階段可以隻需要精神的感覺就能將自己的感官延伸出去感知對方的心理感知對手的情緒但是那也隻是在剛纔生死關頭揮出來的絕佳效果現在人已經進屋意識流頓時返回到了表象階段隻能夠憑藉著被加強了好幾倍的聽覺探聽著外麵一舉一動。

汽車動的聲音傳來唐烈原的帕薩特再次開動朝著大樓內裏的停車場開進去。

李三思打開房門將山地車提起來隨手一拋甩上這戶人家房頂等到裏麵中年婦女甦醒過來之後隻會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夢一樣隻有哪一天在打掃房頂的時候才能看到上麵的山地車於是鬼怪的傳說就是這樣子流傳出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