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意識流(八)

-

第二天黎明來臨前天空剛泛出點魚肚白四周的居民樓還沉浸在一片黑幕裏樓下不知哪裏破損的水管寂寞的流著水滴嘀嗒聲迴盪在空曠的鐵皮管道映襯出小區的寧靜。(..tw無彈窗廣告)本來鬱鬱蔥蔥的黃桷樹枝埡在光明還未降臨之前張牙舞爪的張放著影影綽綽。不知誰家的貓蹲在樹邊緊眯著眼睛似乎還在沉睡。

這個有些年月的居民樓一戶人家內漆黑的衛生間裏傳來一陣淅淅淅淅的聲音。

李三思的母親手握著掃帚躡著步逼近前麵黑黑的衛生間她本來是想起來上廁所的但是走到了這裏就現了衛生間的異常裏麵傳來一些無規律的持續響動這個時刻李父還在床上安穩的睡著李三思從來不會在雙休日起的那麽早過現在多半還蹶著屁股向隻豬一樣睡得死死的這個家也就他們一家三口誰還會關了燈在衛生間裏瞎折騰?

那就隻有一個合理解釋裏麵多半是一個偷她衛生間裏化妝品的賊!

想到這裏李三思的母親再不猶豫舞著手中的掃帚衝著大開著的衛生間裏麵就是一陣揮打口中還不住壯膽樣的呼喝:“何方小賊敢在老孃的地盤上偷東西看我不打得你鼻青臉腫你就不知道什麽叫萬紫千紅!”

“啪!”衛生間的燈開了露出李三思被掃把頭打得臟兮兮的臉此刻他正端著個漱口杯嘴裏含著半截牙刷一雙眼睛驚恐的盯著拿著掃帚的母親。

“啊?!”母親拋下掃帚連忙上前撣去李三思額頭上的掃帚須“你...那麽早關了燈在廁所裏鬼鬼祟祟的乾什麽?”

“我...我...有事要早點起來又不想吵醒你們就儘量不開燈小聲的洗漱誰知道正漱著口呢莫名其妙的就被你打了一大棍子!”

“哼那也是活該!誰叫你洗臉跟做賊一樣該打。”話雖然這麽說但李母溫柔的摸著李三思稍微腫隆的額頭掩飾不住眼睛裏的疼惜“說罷這麽早起來你要上哪去?”

“去...去林清兒家裏...”

“那麽早去人家家裏乾什麽?還在家裏偷偷摸摸的燈也不開生怕我們知道?!”母親眼神裏劃出一絲詭譎似乎聞到了點犯罪的味道。

“她...她生病了...她爸爸又不在...我去照顧她...”以往李三思纔不會這麽乖乖的有問必答隻是今天他一來就被母親那種大義凜然的女俠形象嚇成了驚弓之鳥在母親的逼供下隻有如實招來不敢有半點遲疑。(..tw無彈窗廣告)

“你就那麽積極?這會人家還在睡覺你去乾什麽?是不是想趁別人身子弱的時候下手?!”李母湊近了臉一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嚴肅表情。

敢情在老媽的心裏自己就是一色狼的形象啊李三思心裏抗議著不過表情可不能顯現在臉上“我...是想買好早飯帶過去讓她吃免得她營養不夠...”

“好你出門後我給你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到了林清兒家過後給我打電話讓我來給清兒說說!”

看來母親是壓根不相信自己會守規矩的了唉這是什麽母親啊自己的兒子都不信任李三思無奈的搖著頭苦笑。

“怎麽你有疑問?”李母看到他的表情斜著眼問道。

“不不哪有...我馬上出!”李三思風一樣的逃了出去。

“哇...!”讚歎聲絕對的讚歎聲每次李三思走到林清兒家所在的小區麵對著那一排排精緻的雙層洋樓都會情不自禁出類似鄉下人剛進城般摻雜著新奇驚羨震顫的讚歎聲。

也無怪自己家的小區和這些連排小別墅相比確實是一個天一個地的區別就連保安都拿著斜下3o度的眼神打量著手提著包子稀飯的他還要打電話到林清兒家確認之後才放他進來小區裏麵是一個巨大的園林庭院中間是一個人工湖幾條橫亙湖上的木製橋道讓這裏的戶主可以隨時漫步湖間更有異國風情的熱帶植物和草叢中透出五顏六色的霧燈把這裏裝飾得美輪美奐。

這樣的環境就連呆上一刻都是美好的更別提住在這裏了。走在園林之中清爽的風陣陣吹來讓李三思深刻的感受到母親所說的自己家庭和林清兒相差多遠更讓他自慚形穢這是他從來就不曾有的感覺。本來他和林清兒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他隻是個普通工人家庭的窮小子而林清兒卻是財團老總的千金未來也是上流社會的名媛像自己這樣的人是無論如何也配不起她的隻能遠遠的瞻仰她高貴的光環。

雖然失落好在李三思倒也豁達讓自己難過的事情他也就暫時不去想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條路他和林清兒的路本來就不一樣又為何要勉強糾在一起呢珍惜現在相處的每分每秒就好至少以後有這些美麗時光可以懷念再冇有後悔的理由了。

李三思按下門鈴。

“來了!”裏麵傳來一聲輕快的聲音。

剛纔自己進小區的時候保安已經打電話把林清兒叫醒了隻不過怎麽聽聲音這丫頭好像比自己還要精神李三思有點疑惑她不是生病了麽?

門開了李三思眼神為之一亮門內的林清兒穿著簡單的天藍色素裙凹凸有致的身材讓李三思還是不禁想入非非三年前她還是個小姑娘想不到短短三年時間林清兒就脫落得如此亭亭玉立難怪嚴玉也要打她的主意。

林清兒好看的瓜子臉湊到他麵前睜著一雙彎月般的大眼睛笑道“你在什麽呆?!還不快進來!”

李三思被她的逼近撓得心慌意亂麵前自己喜歡的人眼睛就如一泓清水長長的睫毛彷彿就快拂上自己的臉龐纖細的身體散出若隱若現的體香讓自己心曠神怡。

李三思壓抑住加跳動的心臟跟著林清兒進了房子。

“鞋脫在旁邊的鞋架上你穿我爸爸的這雙鞋吧”林清兒接過李三思手中的包子和稀飯走向廚房不可否認今天林清兒穿的這件衣服相對於平常來算是大膽的不但勾勒出了她愈見姣好緊繃的曲線背部更是露出了大半此刻她轉過身走向廚房光滑裸露的背肌完整不漏的呈現在李三思眼前惹得他麵紅耳赤心亂如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