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不要永別

-

林清兒的堅毅範辰南的震撼直升飛機上麵眾多人驚訝的表情和遠方像是天國散落在世間的海山城燈火凝結了所有恨與淚交織的故事。

李三思橫過觀景台的空間瞬時來到爬梯下麵雙手拽住爬梯的一個鐵桿手上用力腳下同時力彈跳整個人倏然升上觀景台從洞口一躍而出然後剛好看到和範辰南一起跌下去的林清兒。

“不要!”李三思一個飛撲也跟著跳下觀景台同時右手鉤索彈出射向電視有正中的天線柱。

林清兒撞下範辰南之後兩人從空中分了開來電視搭下麵閃爍的警車隻有一個指甲蓋般大小就連燈光照射到的行人也像螞蟻來回奔跑風力吹蕩了林清兒的海倫之衣使得她就像是仙女一樣飛翻在空中。

林清兒閉上了明亮的眼睛。

或許我就要這樣子死了吧……突然手腕一緊林清兒整個身體下落的狀態一滯硬生生的停留在了半空。

李三思左手已經把林靖兒手腕牢牢地抓住身體懸空兩人僅靠著李三思右手的鉤索支撐著身體在夜空之中搖擺。

下麵的警方已經注意到了這個情況探照燈打了上去援救工作立刻進行。

範辰南被林清兒撲下電視搭的刹那直升機已經逼近他落下的瞬間剛好撞上了吊下來的懸梯連忙一個反身牢牢地抓住已經嚇出了一聲冷汗如果不是有這輛直升機的懸梯那麽幾乎現在他就已經落在這一百米高的地麵摔得粉身碎骨。

下一秒鍾範辰南看到李三思飛出了觀景台一把抓著林清兒吊在半空辛苦的來回晃盪。

林清兒看到李三思的那種眼神讓範辰南的心中突然湧起快要把他整個人燃燒的妒火他對著上麵打了一個手勢直升機緩降了一些高度讓懸梯上麵的範辰南和此刻抓著林清兒吊在半空的李三思成同一個水平麵。(.)

範辰南此刻已經被妒火衝昏了頭看著滿臉辛苦吊在半空的李三思“嘿嘿”的陰笑裎亮的皮鞋在夜空中反射著圓月的光芒抬腿就照著心窩給李三思一腳。

“碰!”的一聲林清兒一陣尖叫李三思一聲悶哼被踢得擺盪開來帶著林清兒在半空搖擺。

範辰南也被慣性彈開然後在空中繞了一個圈子重新接近李三思抬腳就是一個鞭腿踢中李三思小腹。

李三思猛一咬牙汗水頓時就滴了下來範辰南的腿力不輕這麽一腳已經差點讓李三思抓不住林清兒腹痛劇烈。

範辰南又蕩回來腳朝著各個方位不斷的踢打李三思每一腳都灌注了全力凶猛朝著半空吊著的冇有一點防衛能力的李三思身體上泄。

李三思死咬著牙手緊緊地抓住林清兒不放嘴角已經溢位了血絲。

“還抓得很緊啊!你們兩個小情人今天終於終成眷屬!終成眷屬!終成眷屬……”每說一個終成眷屬範辰南的皮鞋就朝著李三思頭上蹬下一連蹬了十三四下就連他的聲調也開始是走標像是磨損了的磁帶被播音機緩慢播放刺耳的叫聲。

李三思的左肩傷口破裂開始滲透出血水包紮過的紗布已經浸透鮮血沿著手臂流了下來蔓延過李三思和林清兒緊握著的手腕劃過林清兒粉白的手臂慢慢的延伸下去。

林清兒眼眶已經整滿淚水聲音哽咽“放開我……放開我……李三思……”

“我不會……放開你的!”李三思的額頭已經流出了鮮血臉上全是血跡但是在那麽一瞬間意識流全力在身體裏麵流轉整個人進入了全新的境界。

“……終成眷屬!你給我終成眷屬!”範辰南一腳再次蹬了過來李三思頭隻是一偏他的大頭皮鞋掀著了李三思頭而過同一時間李三思握著林清兒的手臂力將林清兒整個人朝著觀景台上一拋!

林清兒隻覺得自己眼前的風景迅變換整個人就升上了觀景台海山城在冇有電視搭的阻隔整個風景展現在眼睛裏麵然後風清爽的吹來讓她掛在臉旁的淚水也感覺到一陣清涼。(.好看的小說)

下一秒鍾林清兒就覺得自己處身了實地落在了觀景台上但是雙腳還冇有從懸吊的狀態反應過來讓她雙腳不穩平衡摔了地上。

於此同時李三思右手力整個人憑藉著在意識流狀態下手臂的力量一衝而起穩穩噹噹的落在觀景台上隻是現在的李三思已經滿身是血範辰南在現了他肩部受傷了過後就專門朝著他受傷的地方猛蹬然後腳下全是血跡一個個血跡的皮鞋印挨個的烙印在李三思身體上讓他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個血人。

妒火已經完全燒壞了範辰南的腦子直升飛機升了上來他也同時跳了下去落在觀景台上檢起剛纔被林清兒一撞之下掉落在地的手槍一把攬住地上的林清兒槍口指著林清兒的腦袋眼裏麵滿是猙獰。

“哈哈……好啊……我看你們兩個卿卿我我!我讓你命大!現在……我倒要看看你們兩個怎麽在一起……”範辰南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把槍硬硌著林清兒的太陽穴對著李三思說“你給我跳下!現在!”

“不要!李三思!不要聽他的!不要跳!”林清兒拚命的喊。

“你給我閉嘴!”範辰南捂住林清兒的嘴巴手中槍指著李李三思“跳下去!快點”

李三思身形突然一動朝著範辰南飛撲過來於此同時範南手中的槍也瞬時擊“蓬!”的一聲子彈吐著火舌飛射出去。

李三思身體在空中一個急旋即使在意識流的狀態想要避開子彈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勉強做到閃躲還有那麽一線希望加上範辰南射出的子彈瞄準的是李三思右胸他這麽一轉身恰好避開致命的一擊。子彈在肩部擦出一蓬血花錯身而過。李三思轉身過來手臂伸出鉤索朝著範辰南手中的槍激射出去!

“當!”的一聲李三思鉤索擊中手槍漸起大片火花範辰南手槍脫手飛向觀景台下。

就在範辰南眼睛一花的當兒李三思已經出現在他的麵前他隻覺得手中林清兒被李三思奪了過去還冇有等到他有所反應李三思已經一腳印上了他的胸口!

範辰南在地麵拖滾著翻覆出去他的指甲瘋狂的抓住觀景台地麵整個人硬生生的在將要掉出觀景台的邊緣上停留住地上全是他手指磨出來的血痕範辰南“赫赫”的笑著直升機開始慢慢靠近懸梯掉了下來。

李三思已經感覺到一陣的頭暈大量的運動加上過量的失血還有身體被範辰南的一陣猛打讓他的體力有些明顯的透支此刻隻是勉強的靠著意誌力站立著隔遠相望著範辰南。

“想要抓住我!?你在做什麽癡心妄想!?赫赫……”範辰南手扶著懸梯直升機開始上升“我被捕了?但是現在我還是能跑掉!隻是你……已經再也抓不住我了……赫赫赫赫……”

範辰南大笑著拉著直升機的懸梯慢慢地逐漸遠去。

電視有下方的玻璃已經被敲開古德小隊的火箭筒已經瞄準範辰南“即使抓不住你……也不容你逃脫!”

“噗哧!”一聲。

火箭彈拖著長長的煙尾朝著範辰南所在的直升機直射過去像是夜空裏麵打亮的曳光撣撲簌著滾滾的濃煙命中直升機底。

“碰。”隻是很小的一聲一小撮火花濺開。

直升機螺旋槳繼續的旋轉飛出去少許路程然後整個機體倏然膨脹大團的明火噴薄而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直升開破兩半大片大片的碎片劃破空氣激射出去。

直升機的尾翼已經離了體在空中飛的旋轉過來“當!”的一聲伴隨著一片火花打斷電視搭的天線柱天線柱偏倒下來沿著坡形的觀景台表麵滑了下去像是從天而降的長矛直突突地從高達1oo米的電視塔上栽下來四周人人開始逃竄天線柱義無反顧地插入一輛警車將其牢牢的釘在地麵。然後“碰”得炸散開來。騰起一團明火與濃霧下方一片車輛報警聲大響。

消防車隨即趕到組織人員的搶救和滅火。

爆炸的衝擊**及上觀景台上的兩人李三思已經再冇有了力氣腦袋一陣的眩暈失血過多和範辰南的踢打讓他再也支撐不住突得跪倒在地。

林清兒抱住李三思的頭埋在自己的胸口眼睛裏麵全是晶瑩的淚水“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驕傲、任性、自私我老是想著你會原諒我的一切於是不斷的傷害你傷害到要失去你……”

淚水已經蔓延到了嘴角送進林清兒歙開的嘴唇裏讓她隻感覺到一陣的苦澀“李三思……對不起……我隻是不斷的騙自己不斷刺激你隻是想要引起……你的重視……是我太任性是我一直喜歡著你……但是又一次一次親自用雙手將你推得很遠把你傷害得很深很深……我不要白馬王子我不要你能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也不要你有好多好多的財富我隻求求你……不要這麽自私的丟下我不要就這麽的離開好不好……不要是好不好……”

林清兒抱著已經呈現昏迷狀態的李三思在觀景台的上麵低低地哭泣。

遠方是海山城延伸出去盛大的燈火天空是此起彼伏璀璨的繁星再下麵是冇入樹叢和居民樓上麵的直升機殘骸冒著明火在下方消防人員的撲救下逐漸轉危為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