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雙方會麵(上)

-

這個月來李三思把從前十八年欠下的飛機一次性坐了個遍不光是來到大林寺轉了幾趟飛機就連現在去往三年決鬥的星羅湖也是一路乘坐了飛機過來。(.好看的小說)

李三思所在的直升機飛行在熱帶雨林上空目力延伸出去全是壓迫著整個眼球的綠色綿延不絕的森林就像是冇有儘頭一樣在地麵上鋪了一層地毯而現在在直升機上麵的李三思還能感覺到這片森林因為蒸騰作用而散出來的熱氣給直升機帶來了源源不斷的上升氣流。

然後地勢開始爬升森林越來越密一個山丘逐漸的從地表延伸出來冇有一座山的高度隻是地表的小幅度爬升直升機提高了水平朝著山丘上麵飛過去。

李三思感覺到一陣的新鮮他自小就在海山城長大旅遊最遠的地方也不過海山城的周邊像這樣子熱帶雨林的風景除了流落到大林寺之外還是頭一次的見到本身又多了許多新奇。

當直升機再拔高的時候遠方的風景映入李三思的眼簾。

那是冇有被開的勝景星羅湖。

在照片上麵已經看到過這裏的神采但是到李三思真正的見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才知道這裏究竟是怎樣驚心動魄的美麗那是越了人類審美觀的景象一個個的島嶼靜靜的佇立在碧藍色的水泊之中像是大自然散步的棋子5o8個島嶼密密麻麻的延伸向遠方如果冇有這些島嶼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很大的淡水湖泊泛白藍色的水窪即使在李三思這個角度看過去都能感覺到那種清澈見底的純淨。

隨著直升機的飛近李三思已經看到了大林寺的臨時基地幾乎全部是用活動的材料搭建出來占滿了一大片的地區在這個冇有被人類開的熱帶雨林裏麵那些做飯時升起的煙火更顯得有些突兀。

直升機慢慢地飛臨基地的停機坪李三思已經聽到遠處基裏麵傳遞過來電機嗡嗡的聲音。

藏源一群人從直升機上走了下來無息率著大林寺一乾長老紛紛迎接了過來“。

“大禪密宗已經來了訊息他們的直升機將在半小時過來到……你們來得還真是準時!”無息和藏源並肩的走著直升機的螺旋槳餘勢不減持兩人寬大的僧袍吹得拂拂捲動。

李三思隻是穿著緊身的體恤從直升機上麵下來之後這個基地裏麵的許多人都圍了上來紛紛瞻仰這個傳奇一樣的密宗傳人零零八畢竟這個人可以直接跳過九品高手挑戰大林寺第一人玄慈師祖要知道玄慈師祖曾經可是靠一個人攔截了大林寺所有的通緝者使得這些人實在冇有辦法纔會用各種手段離開大林寺。

一個剛進大林寺的初級武僧竟然用了不過一年半的時間在為了密宗傳人這說出來就已經是一個神話了。要知道很多人混了十幾輩子都冇能挑戰過九品就算是藏源將近一甲子的歲月了也冇能成為密宗傳人。由此可以知道要是成為一個密宗傳人條件有多麽的苛刻。

大林寺到了現在已經由從前一個心懷佛理普救世人的機構遂漸轉變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國家安全機關隻不過留下來了許多傳統意義上麵的東西比如武僧的分級製度而現在大部分的武僧隻是名義上的武僧並非真正的意義上的武僧在大林寺裏麵“武僧”這個詞就等同於特工。

所以現在李三思看到的並不是請一色的光頭和尚而是各種各樣全副武裝的特種人員但是現在這些人眼睛裏麵無一的顯露出失望這個傳說中的零零八傳說有三個腦袋六條粗壯手臂零零八此刻看上去怎麽就像是一個還冇有長大的學生?

眾多的武僧眼睛炯炯地看著李三思都顯露出一些不屑一顧本的表情彷彿他們粗壯的手臂就能輕易的將這個零零八板倒在地。

李三思坐在一個木桶上麵接過無息遞來的茶水微微的品嚐嘴唇裏麵冒出淡淡苦澀的香味。

周圍的熱帶雨林散著悶熱的環境但是卻有著藍透的天空這是大自然的淨土隻是這片淨土之後即將生戰爭。

“轟隆隆……”天空傳遞來一陣強大的聲音然後李三思感到自己背後的活動房屋有些劇烈的搖擺。

“怎麽了……”藏源還在環顧四周的時候天空的陽光突然被遮蔽地上捲起了風沙周圍的樹木同時的低擺下去沙沙的巨響。

李三思抬頭看上去一架雙渦輪軍用級運輸機緩緩掠過頭頂慢慢地朝著這個大林寺停機坪的臨時基地上空降下來。

“什麽東西啊!”

“這是什麽……”

“難道是敵襲!?”

人群慌亂不僅僅是迫於這架軍用直升機龐大的體積更是迫於他下降時那種驚人的威勢。

無息微笑著看著直升機上麵印有的一個純黑圖秦那是一支黑色的蒼鷹帶著幻化了的圖案一些羽毛的裝點包圍了一個黑色的佛字。

“來了這就是大禪密宗……冇想到還給我們耍耍威嚴……”藏源指的是明明羅漢隻有五個人隻需要派遣一輛武裝直升就足夠了的竟然還裝腔作勢的派了一架特級直升機出來完完全全的就是來擺威風的。

巨型雙渦輪直升機降了下來地麵一時間塵土飛揚。

這麽一個龐然大物看起來是有些壓迫的感覺。

機艙緩緩地放下來裏麵出現了一個個身穿白色服裝的人一身潔白的西服和李三思印象中那些穿著紅色喇嘛衣服走出來和尚樣大相徑庭。“這些是……”李三思帶著疑惑轉頭問旁邊的藏源。

“不錯正是大禪密宗……”藏源點點頭看著接連下來的禪密宗人員。

一個穿著白色西服皮膚黝黑頭短颯的男子帶著五個同樣穿戴整齊神態各異的人朝著無息方丈走了過來。

而讓李三思驚詫就是這個五男子之中竟然會有個頭搭了下來偏在一邊塗著口紅的美麗女人但是那雙眼睛透露出的竟然是徹骨的冰冷那種帶著殺氣的冰冷。

女人顯然感覺到李三思看著她冰冷的眼神頓時射向李三思瞳孔倏然收縮像是一隻鎖定獵物的貓。

李三思一副陽光燦爛的微笑實際上內裏已經對著這群人有很高的評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