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不逃是傻子

-

11點2o分。

鐵山隔著一條水域的距離手中重機槍子彈瘋狂的出腔火舌舔噬出槍管。

李三思和藏源躲在大石頭的後麵聽到子彈鑿擊石頭那種沉悶的聲響就像是上千隻的打孔機在自己身後同時工作一樣此刻堅硬的岩石被帶著強大動能的子彈打得石屑橫飛有幾粒碎小石礫彈射到李三思臉上把他臉頰打得生疼。

格林轉管射機槍威力強大假如任由鐵山這樣攻擊下去那麽自己身後這擋身的大石頭遲早會被他打穿到了那個時候他和藏源除非是緊身衣紅鬥篷內褲外穿的人否則可能連屍體都找不全。重機槍的威力足以把人打成碎塊。

“媽的!這傢夥還扛了這麽個重型武器來早知道我就帶一些高科技裝備來應付了!”藏源和李三思躲在石頭下麵頭頂是飛布的石塊。

“那你怎麽不帶!”李三思扯著嗓子喊道現在他們必須找到一個相應的辦法否則依照重機槍這樣的攻擊度不過幾分鍾這個大石頭就會被擊穿此刻原本滾圓的石頭現在就像是一個蘋果被牙齒不全的人咬了一口一樣參差不齊的裸露在外麵。

11點22分。

李三思兩人已經明顯的感覺到石塊被子彈擊打得不斷的動搖地麵全是流彈濺起的沙石滿天的煙塵漂浮著讓李三思和藏源不住的咳嗽。

“這樣子下去不是辦法!”李三思突然想到了什麽探手伸進懷裏摁下連通鍵。

無息的身影出現在螢幕上“怎麽了零零八什麽最新的情況匯報?”

“我現在冇有時間解釋飛機準備我需要轟炸d28號島嶼趕快!”李三思鋪落頭上的灰塵。

無息立刻拿起來話筒“戰鬥機準備戰鬥機準備目標d李三思8號島嶼重複一遍目標d28攻擊!”

11點23分。

星羅湖大林寺秘密機場。

飛行員快的跑向停機處兩架su李三思7緩緩開了出來在身穿黃衣的領航員指揮下衝刺著拔地而起。

11點24分。

大石頭隻剩了一半每一擊子彈出去能夠炸開的石屑也越來越多現在這種情況下甚至還用不到以往將完整石塊打成半塊石頭所用一半的時間李三思他們的大石頭防護傘恐怕就要宣告崩摧了。

天邊想起了劃破空氣的轟轟聲藏源不明所以的抬頭看了過去兩個小黑點出現在空中來勢好快直撲自己所在的島嶼。

小黑點越來越大終於讓人可以看清楚它們的外形兩架飛機並排著從天空掠了過來。

“原來如此……這就是maac的秘密武器啊……”無息嘴角仰了起來於此同時他看到飛機下方的導彈射了出來帶著長長的煙尾衝著藏源的島嶼射出。

“媽的!”藏源將手中的重機槍調轉了槍口吐著的火舌噴往天空。

兩架飛機呼嘯著從上空飛過去。

四枚導彈拖著濃煙一路射了下來擊中島嶼火光在一瞬間炸開騰冒出去瞬時覆蓋整個島嶼。

“轟轟轟……”幾聲巨響。

李三思和藏源明顯的感覺到來自石塊後方的壓力頓時減小探個頭出去看得時候對麵鐵山所在的島嶼已經陷入一片火海。

“這飛機來的還真準時!”李三思站起身來看著石塊石塊被射成了怪異嶙峋的窟窿眼已經隱隱現出了裂紋隻怕是飛機再晚來幾秒鍾這塊石頭就將碎成幾瓣那麽他和藏源現在隻怕是已經成為了一塊人肉批薩貼在地上了。

“這裏已經成為危險的地方了我們趕快轉移早點尋找到這幫羅漢的總部比較好!”李三思扶著藏源走到海灘岸邊放下兩人的大白鯊踏板這兩塊踏板本來就是拋在岸邊的所以冇有被剛纔的彈火波及此刻還能完整地供應他們動力。如果冇有這兩個踏板他們在這片水域裏麵完全就是寸步難行。

“看來我是冇有辦法乘坐這踏板的了”藏源指了指水域邊上羅漢的摩托艇“我還是乘坐那個好了現在腰痠背痛的實在受不了那些折騰了。”

“還是七品高手呢……”李三思一努嘴。

“七品高手就不會老啊!我都把你小子培養出來了當然我也會老了!”藏源自顧自的坐上摩托艇先一步打燃揚長而去。

李三思緊跟在藏源身後進入更深的水域裏麵。

此刻冒著滾滾濃煙和明火的島嶼岸邊水麵鐵山緩緩從水底冒了出來他手中的重機槍已經殘缺不全剛纔導彈襲下來的時候他就是靠著手中作為盾牌的機槍才擋住了彈片的襲擊然後被衝擊波氣流衝進了水裏鐵山將炸得隻剩一半的重機槍拋在地上緩緩地走出水麵。

藏源和李三思一前一後的行使在水麵上接下來的島嶼一個比一個大甚至有些還有著多年叢生的灌木林如果不是進入探查的話就算是對方將一個基地修建在裏麵也別想從外部識破。

所以李三思和藏源每到一個巨大的島嶼不得不停下來進入搜尋一番藏源手中有單兵探測雷達隻要在方圓四百米的空間裏麵都能勘探到金屬的反射隻不過在交錯縱橫的樹林裏麵這個雷達就無法起到作用這種單兵雷達有一定的侷限性本身的波長不能勘比車載雷達或者固定雷達遇到像樹林這一類雷達波無法透過的地帶還是必須老打老實人為的搜尋下去。

這一帶本來就是原始森林各種怪蟲蛇蟻層出不窮李三思和藏源在裏麵膽戰心驚的行走著李三思在大林寺的時候唯獨對野外生存這個項目不感冒可能是因為它剛去大林寺的時候穿過那片原始森林時遇到的那條巨蟒在他心裏麵產生了重大的陰影所以現在對於這些繁密的樹林都有些遺留下來的恐懼。

李三思和藏源來到岸邊水波有些泛白吹刮過臉頰的風即有些涼爽又帶著些熱氣。

兩人的大白鯊踏板和繳獲來的摩托艇停在岸邊隨著海水上下起伏著。

“師叔看來這群羅漢倒也狡猾直到現在也冇能現他們的總部你說會不會和我們一樣將遊艇之類的潛入地下了……?”

“很有可能藏源環顧了一下水麵我們一會兒在水域裏麵行使的時候注意一下水底下或許他們會像我們一樣將總部藏在水下麵。”

李三思和藏源正準備朝著自己的座駕走過去時一條拖著煙尾的火箭彈從他們麵前而過射入摩托艇“轟”的一聲水麵炸開老大的水花李三思藏源撲倒在地水花伴隨著摩托艇四散的零件紛紛覆蓋濺射在他們身上。

“原來如此……你們的總部是藏在水底下的啊。”

武勳從密林裏麵走出來肩膀上還扛著一個火箭筒筒口冒著白煙伴隨著武勳的微笑煞有介事的看著兩人。

“李三思!”藏源一聲暴喝“收到!”李三思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進入密林到武勳的後麵兩人一前一後將武勳羅漢圍在中間靜靜地看著他。

摩托艇已經被摧毀兩人也大意了想到這裏應該不會有人過來卻冇有想到武勳竟然埋伏在暗處機密的情報竟然被這個傢夥聽到讓他們兩人現在殺人滅口的心都有了。

藏源一臉嚴肅的看著麵前的武勳在冇有了笑嗬嗬的模樣武勳仍舊是那副一臉木然的樣子眼睛裏麵彷彿永遠冇有焦距看不到任何東西。隻是他射出去的火箭彈證明瞭他並不是一個弱智兒童和傻瓜。

讓藏源擔心的是這個武勳在腹背同時麵臨兩人的當口竟然冇有一丁點慌亂的神情彷彿當兩人絲毫的不存在這樣泰然自若的表情除非這個人是笨蛋否則這人就是擁有不把兩人放在眼裏的實力。

況且還麵對著一個密宗傳人難道說這個羅漢完全就是來送死的?

“哐當!”武勳丟下火箭筒頓了一頓眼睛木然地看著地麵“你們兩個人……一起上吧……”

李三思和藏源同一時間的一震這個人是不是瘋了!?竟然要求自己這邊兩個人一起對付他!

要知道藏源是大林寺裏麵第七品的高手而李三思則是密宗傳人兩人都具有相當的實力雖然在戰鬥中兩個人加起來的實力並不是鐵山 鐵山=李三思的計算公式但是憑藉兩人亦師亦友的關係能夠將雙方的配合達到一個相當的高度而此刻的武勳肯定不知道兩人要是配合起來將會有多大的力量。

李三思找了一棵拔地沖天有著蓬茂枝葉的大樹靠著靜靜地看著藏源和武勳武勳整個人散出來的氣勢讓他有些在意這個男子無驚無喜的氣勢整個人深藏不露一般也讓李三思第一次的思考著羅漢的結構。

既然這個武勳是從來冇有見過的新人那就表示這次的羅漢選拔一直在進行著隻是為什麽今年隻有一個人呢?難道……李三思的心裏麵冒出一個可能看向木然站立的武勳難道這次大禪密宗的選拔是像大林寺的密宗傳人一樣隻選出一個特技羅漢!?

藏源朝著武勳走了過去臉上帶著輕鬆的表情“不必了……要對付你還輪不到我們兩個一起上的地步。

武勳嘴角裂開一絲不宜察覺的微笑“低估了我……會讓你後悔的。”

“我從來不會後悔也不會輕易的低估別人。”

藏源走在武勳的麵前兩人相對站立風力鼓盪兩人的長袍拂舞在空中刺刺作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