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魁地亞奇筆試選拔(二)

-

李三思始終是屬於一事無成的那類人。就連奇跡在他身上也不願久留就像冥冥之中上天指定的本世紀最倒黴人物之一屬於天煞孤星那一級的類型到過的地方就成為天涯走過的路不開花。

本來身負意識流的級記憶力的李三思此刻就像武林高手突然喪失了絕世武功一樣頹喪不堪他終於承認一無所有並不可怕因為什麽都不怕失去而現在自己曾經得到過又失去這纔是最可怕的事情就好像平民可以安安穩穩的耕田織布心無所唸的渡過下半生而皇帝卻打死也不願意成為一個靠著基本勞動力維生的平民因為他嚐過紙醉金迷享受過榮華富貴也就無法接受平淡的生活。

李三思此刻的心情就如一個剛飽嚐美食大魚大肉伺候的皇帝卻在一瞬間亡了國被貶為庶民生活剛看見萬丈光芒就被打入深淵前後的落差讓他就像是一個用岔了力氣的人心裏憋得慌像是心房扇葉裏卡了顆小石頭卻冇有辦法將它弄出來任由得血液堵塞著難受。

既然看書一無所獲並且再也不指望星期一的魁地亞奇筆試自己能夠過關李三思索性決定出門去走走換換心情雖然窗外烏雲壓抑的天空和他的心情一樣的沉重陽光燦爛的日子很容易治療創傷但低沉陰冷的天氣也讓人感覺到一種格外的安慰至少這個世界不止你一個人心情抑鬱孤苦伶仃因為上天也是這樣。(..tw無彈窗廣告)

李三思換了身乾爽的衣服出了門他家的這個小區挨近市區主乾道再往前走就是一道大橋橋下是一條橫跨海山市的河道旁邊則修築了連綿不絕的河堤現在正值枯水季節寬大的河床上麵隻有一條條涇渭分明的小溪旁邊則是茂盛的草坪甚至還有一些牛羊悠閒的在草坪之上吃草。

每天李三思上放學都能看到這條河道日升日落的美景陽光灑上這條古老而滄桑的岩石河堤無論是清晨還是黃昏都會有一些人形色匆匆的穿行於河堤之上他們來自哪裏又要去向何方每個人在自己的世界裏奔波忙碌而他自己的世界現在卻隻剩下孤獨。

他體會到一種從來不曾有的無力感像是全身的力氣被瞬時間抽空那些本來和自己最親密的人爸爸媽媽林清兒陳琛旭...這些最親的親人和朋友為什麽現在卻感覺到這麽的遙遠?他努力過也為了他們一直在努力可自己卻衝不破成績低下的怪圈甚至就連是在學校裏他也感到比別人低了一頭。

本來以為獲得了別人所不能具有的能力卻在一覺醒來的時候與一切美好失之交臂幸運之神似乎永遠也不曾留意過自己就連一個輕瞥的眼神也那麽的匆匆忙忙急著吃飯也不用那麽的如狼似虎啊停留下來看看我也好吧!他的心裏在呐喊他很想把所有的不愉快全部喊出來讓它們化作最顫抖的聲波以每秒36o米的度遠離自己再也不要回來。

但是他冇有喊他不敢喊剛纔纔有一隊全副武裝的警察叔叔昂揚而過為了不引起他們的誤會李三思隻好把到了嘴邊的呐喊硬生生吞回了肚子裏那感覺就像生吃了一隻渾身花斑的毛毛蟲一樣總覺得癢得渾身不自在。

這條河道幾乎凝聚了他小時候所有的記憶從前**著身體下水遊玩的情景彷彿還在昨天而他最早對女孩子身體的憧憬也是來源於這裏當那個早已搬走遙遠的已經記不得名字的小女孩第一次在他麵前脫去了全身的衣服和他一起不知死活的跳入水中的情景使得李三思多年以後的同學會上問起他第一次看a片是在什麽地方的時候順口說出了他家對麵河床引得周圍一片對他驚為天人。

甚至還有一次假期的時候他和林清兒來到河堤之上散步踏青一陣恰到好處差點讓他大聲叫好的微風在河床之下迴旋了三圈之後沿堤而上險些就掀起林清兒裙子的綺麗情形還深深的映在他腦海裏雖然他冇能看到林清兒裙下的女生隱私小物件但是光是那條潔白得泛著光芒的大腿就足以讓他吞了好一陣口水等到林清兒滿臉慌亂的壓下裙子紅著臉用快要殺人的眼神盯著問他看到什麽了的時候他隻好壓下自己狂跳的心臟四下張望裝聾作啞因此免不了被紅著臉蛋咬著嘴唇的林清兒一陣好揍。

站在河床之下李三思可以看到不遠處車水馬龍的大橋大橋之上佇立著一塊一塊的廣告架那些經曆了無數風吹雨打的廣告架似乎是從自己懂事的時候就一直佇立在那座大橋上鏽跡斑斑的鐵架子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佇立在每一個天空白雲由明到暗快變幻推移的時光之中見證了這個城市的興起和壯大像一個由鐵架構成的不曾改變的老舊時代紀念碑但它上麵承載的廣告的內容卻日月交替的變化著從白雲牌變到了大寶啊天天見再變到了伊卡璐草本植物精華從386變到了586再進入了奔騰時代從奔一奔二奔三奔四再到了現在的酷睿雙核。從劉德華張學友演唱會再到現在的級女生快樂男生夢想中國...

過去的彷彿已經被盛大的埋葬。

大橋上傳來一陣喧鬨過往的人群開始躁動李三思心裏奇怪了今天天氣並不熱啊這還迎空吹著涼爽的風呢若不是自己穿的還有點保暖隻怕是還能感覺到寒意平時夏天的熱引起橋上人群燥熱就行了怎麽這個天氣還不消停橋上麵熙熙攘攘的甚至有些人還開始驚呼。

李三思正一頭霧水的站在河床下抬頭看著人流明顯加快湧動的橋梁不明白上麵究竟生了什麽事突然異變迭起一個人影手撐著橋梁粗大的石梁護欄身形一躍而起朝著大橋下麵躍下身體騰空在大橋之外猶如武俠電影裏飛來飛去的盜賊。

李三思嘴巴大張著他冇法不驚訝大橋離河床的高度有十幾米就連他看大橋也要頭仰著瞻望但是這人麵對著這麽高的大橋絲毫冇有心裏壓力說跳就跳這讓李三思不得不佩服他視死如歸的勇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