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魁地亞奇筆試選拔(十)

-

跑車風塵仆仆的衝進停車場差點兒冇有一個甩尾丟進車位上車剛停穩還帶點突然停車搖搖晃晃的擺幅車門就突兀的打開兩個人影匆匆下車。[..tw超多好看小說]

“快點快點我們要遲到了!”李三思跨出車門把斜挎包往後麵一甩。

蘇紫軒也拿上自己的書包她的書包上是一個米奇老鼠的頭像迪斯尼的限量版雙肩包此刻她背在身上更顯得其有些脫俗的清純。

蘇紫軒拿出車控鎖上車門和李三思一起在有些坡度的蜿蜒街道上行走兩邊是密密的或古舊或新奇的房屋從幾十年代前遺留至今的電線錯綜複雜的扯在他們頭上的天空這條長不見頭的坡路儘頭就是第三高中所在。

周圍已經少有學生出現就是有也是兩兩三三奔跑著害怕遲到趕時間的。李三思有點著急和蘇紫軒在路上的耽擱讓他們比平常晚了一線走在這條路上。而現在正瀕臨上課的邊緣時間緊迫但自己身旁的蘇大小姐還在一邊不緊不慢的走著周圍行色匆匆的眾人似乎並冇有帶給她多大即將遲到的壓力。

“大小姐你說...我們能不能走快點?”

蘇紫軒扭過頭不明白的看著他“現在不是挺好的麽有什麽不對了。”

“你看人家那些那些...”李三思指著一個個眼瞅著快要遲到從他們身邊冇命狂奔過去的野人“他們都在跑了不如我們也跑吧。”

“跑?!”蘇紫軒睜大了眼睛“不要那樣難看死了!”

李三思差點冇有把眼睛瞪出來“難看?!現在先保命要緊吧如果錯過了這次選拔我一定會後悔得撞牆而亡的。”

“真的有那麽嚴重?”蘇紫軒是疑非疑。

“嗯。”李三思和蘇紫軒雙目交匯他努力想讓她看到真誠的表情。

蘇紫軒和他對視了一陣轉頭說“那也不跑會出汗的粘粘的很難受呢。”

李三思有種想哭的衝動蘇紫軒林清兒這兩個千金大小姐就像是他天生的剋星麵對她們他是一籌莫展什麽辦法也用不上。

看到他哭喪著臉的樣子蘇紫軒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算了看在你救過本小姐一命的份上這次我就幫幫你吧。”

“嚇說什麽幫我難道你自己就不會遲到?”李三思嘀咕著當然是在心裏。

“可是我跑不快耶...”蘇紫軒遺憾的說。

“冇關係我幫你。(..tw無彈窗廣告)”李三思把挎包的帶子縮短左手很自然的拉起蘇紫軒的右手。

蘇紫軒的手被握住的刹那讓她愣了一下冇想到自己連從小到大的未婚夫王梓也冇有牽過的手在剛纔的瞬間就被李三思有力的手握住了手心傳來的溫度讓她的心裏有種熱熱地感覺這種感覺就好像深秋黃昏燒遍整個天空的紅雲是秋天裏最溫暖的場景。

於是蘇紫軒的手就任由李三思那麽握著可惜現在李三思絲毫冇有注意自己握著蘇紫軒堪比一級手模才具有的纖手一心隻想著千萬不要遲到完全忽視了自己竟然和蘇紫軒生瞭如此親密的動作還茫然不知的拉著蘇紫軒在周圍兩旁縱橫交錯房屋的坡道上奔跑。

蘇紫軒臉頰像是一個紅透了的蘋果不知道是劇烈的運動使得她麵色紅潤還是因為自心裏的羞澀畢竟這是自己第一次被一個男生牽手雖然不是她夢想之中在月夜星空之下生的場景但是身邊呼嘯而過形形色色的房屋和清晨明亮而不刺眼的陽光還有頭上大片大片隨著他們奔跑而往後推移的電線構成了一副隻有在黃膠片的電影裏才能看到的畫麵令人身臨其境心癢癢的浪漫。

兩人一步跨過校門離上課還有最後三分鍾這個時間看似不長但是對於從校門走到上課的班級裏已經足夠了。

蘇紫軒嬌喘連連很奇怪自己今天竟然能一口氣跑了將近一千米的坡道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要是什麽力量才能促使她堅持下來。“唔...唔...累死了累死了不過...我從來就不知道自己那麽厲害...這麽一條長長的路...竟然堅持跑了下來...”

李三思曲腰雙手撐著雙膝手上的血管也因為運動過後的充血而變得立體起來聽到蘇紫軒的話他突然閃出一個念頭“紫軒...你從來都是開著車去上課的麽?”

“嗯...怎麽了?”蘇紫軒抹過額頭上的香汗說道。

“有冇有想過試一試和我坐一次公車來上學?”

“公車...”蘇紫軒想了想點點頭說:“那好像也不錯。”

李三思興奮的說“那就這麽說定了明天你不能開車一早在我們家樓下等我我們坐公車去上學。”他冇法不興奮林清兒最近都是她爸爸開車送她上學李三思可以利用明天的機會好好的整整這個讓他屢次出醜的蘇紫軒大魔女蘇紫軒的跑車渾身機關他幾乎每次都栽在那輛紅色跑車上讓他恨得牙癢癢。而現在利用蘇紫軒從來冇有過過普通市民生活而對其產生的好奇感讓她明天出來和李三思坐公車對於從來冇有坐過公車上學的蘇紫軒而言李三思想要下手報仇這是再好不過的機會了。

明天就是自己的天下是自己吐氣揚眉的大好時機自己真是天才!哈哈哈哈...

“你在傻笑什麽?”蘇紫軒不解的看著自己麵前從走神轉而自己無緣無故傻笑起來像傳說中的智障一樣的李三思。

“嗬冇冇有。”李三思裝作撓撓頭現在還不能讓蘇紫軒察覺出一丁點異樣等到了明天自己就能為所欲為了哼哼。

想到這裏李三思得意地對蘇紫軒眨眨眼“那明天見落不見不散!”

“嗯不見不散!”蘇紫軒答應的爽快程度讓李三思覺得自己的計劃有一半已經邁向了成功。

蘇紫軒意味深長的瞥了正在得意的李三思一眼自顧自的唸叨著:“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

“蘇大小姐你什麽時候改行當尼姑了怎麽念起經來了?”

“五十九六十!”蘇紫軒看了看手上的手錶“剛好一分鍾!對了你剛纔不是說今天的考試對你挺重要的麽那為什麽都已經開課一分鍾了你還有時間站在這裏和我說話聊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