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風過暖城(七)

-

時間在每個人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匆匆從身邊溜走黃昏拉下的樹影越來越短空氣中的寒意越來越濃天空像是下一刻就將破裂迸出漫天飛揚的雪花這樣的秋季深得來已經冇有任何昆蟲願意拖著身體出門奔波食物。

期末考試就要來臨此刻對於三大高校來說是除了魁地亞奇比賽的第一件大事而期末考試結束舉行散學典禮的那天也就會同一時間宣佈魁地亞奇比賽入賽人選並安排比賽的所有規定和準備內容宣佈比賽時間。

魁地亞奇的比賽舞台已經開始籌建海山城環海的沿路和海麵上的三個島嶼都將是比賽的場地比賽開始的時候整個場地都會被劃分爲比賽區禁止無關人等進入也冇有人可以半途離開這個區域離開比賽區的人被視為放棄比賽自動棄權除名。

整個比賽曆時三天每個人都會一個小型帳篷晚上就地搭營甚至於夜晚都會有比賽規則多變靈活不拘泥於形式也是魁地亞奇有它權威和看點的一麵。

不到名單最後放出來的一刻誰也不知道規則究竟是什麽。

期末考試魁地亞奇促使著每個在路上背著書包的學生行色日漸匆匆這個季節野草都在瘋狂的朝天空生長隻有靜謐的風日複一日的吹過街道吹過枝埡蓬茂的樟樹吹過轉眼間就消失在草間的蚱蜢吹過一個個眼神堅持或者迷離的人的臉頰吹過一整個秋天的溫暖和涼意吹過每個望著天空的人的落寞和夢想帶著不知去向何方的飛鳥消散在遠方一連串棱角分明的山脈的那一邊。

李三思最近上課的說話少了書寫的筆記開始勤了那段時間筆寫在紙上沙沙的聲音和老師模糊得隻有一連串音節的講課成為了他世界裏出現的最多的聲響。林清兒還是照舊在下課時和他打打鬨鬨不過卻冇有以前那麽親熱了兩個人的眼神裏都有些說不清楚的東西流轉著也再也冇有誰提到過那天的星夜那一場表白。(..tw好看的小說)

有些東西讓他就那樣一直保留著不動是不是就能至老的回憶出他的醇香。

有些話一直說不出口是不是就能始終清晰的把他收藏在歲月裏陳酵成難忘。有一雙手始終牽不到身旁是不是就能在每個午夜夢迴的夜裏將浮現於腦海的笑容思念成傷。

陳琛旭看李三思的表情也變得崇高往常他倒是仗著年級排名比李三思高個那麽十幾名在李三思麵前倒是顯得底氣十足每當李三思意欲反駁的時候他就很自然的把口頭禪重複一遍“老子比你有文化!”然後李三思再大的火也就那麽奄了下去自顧自的咕隆著一些誰也聽不懂的語言。

而要是將這些咕隆著的語言用李三思的頻段翻譯出來那就是一句:“烏鴉笑豬黑。”第一次這麽一說的時候李三思在三秒鍾反應過來這不是連自己一起也罵了嗎好在他也不排斥做一頭豬吃得睡得還不用得憂鬱症厭食症這些得病人群日益高漲的都市病一天也冇什麽煩惱就算有煩惱躺在床上睡個三五天一覺醒來什麽問題都解決了由此看來做一條快樂的豬也冇什麽不好福氣多多隻要不哪天被送往屠宰場一下哢嘣了就行。

而自從陳琛旭聽到李三思自信的說出魁地亞奇比賽成績過後上學和李三思的接觸慢慢變得少了起來也不經常去找他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兩人的雙眼經常卜一相遇然後又立刻斜瞥開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自從看著李三思嘴裏緩緩說出他的準確分數的時候那種堅信無疑的氣勢讓陳琛旭一下子覺得自己其實離李三思很遙遠。一直以來都是李三思畏縮在他的後麵自己占據了所有的光芒女生的媚眼同學的誇耀甚至於所有的風頭都被自己一個人搶了而李三思卻一直在陰暗角落注視著自己的耀眼光芒在自己又開始和一個女孩約會的時候說自己一些人麵獸心的話在自己向別人誇誇其談的時候吐著舌頭罵自己虛偽得噁心。

在他的世界裏彷彿李三思就這麽理所當然的要成為他的陪襯像偶像劇裏麵呆頭呆腦的悲情配角一樣永遠隻會愛上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生永遠學不會像他一樣飛揚的口纔在萬花叢中左右逢源。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男生竟然能夠毅然向訓導主任揮出拳頭竟然能夠硬碰學校惡勢力的芒鋒竟然能夠自信的說出自己能夠通過魁地亞奇筆試選拔。什麽時候他的勇氣變得這麽強大了?什麽時候他竟然默默地在自己身邊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也許李三思真的能這麽騰飛也說不定。想到這裏陳琛旭露出了笑意他心裏有些不甘但是又由衷地祝福自己的這位好兄弟。

李三思覺得很奇怪自從魁地亞奇筆試選拔結束過後米老頭這段時間看自己的眼神很有些奇怪那是米老頭一直冇有閃現過的神色從來就隻會給自己擺一副臭臉色的米老頭什麽時候看自己的眼神變得像一個久居深閨的怨婦了?他不會喜好男風吧?!想到這裏李三思莫名的打了個寒顫以後還是儘量避免和米老頭麵對麵的為好。

而這段時間最讓李三思在意的事情就是自己的級能力――意識流。通過魁地亞奇筆試選拔的測試李三思已經嚐到了級記憶力帶來的甜頭但是他仔細重溫了當初自己初悟意識流的時候那感覺就像是麵對了一個身體裏龐大的寶庫而運用那寶庫裏的能力太極拳的拳譜不僅僅是爛熟於胸更是像自己練習了許多年那樣的理解和熟練甚至於一些繁瑣複雜隻適合鍛鍊身體而不實用於實戰的漏洞都能找得出來由此看來記憶聖經的級記憶力隻是他剛剛開啟的大腦潛力寶庫裏微小的一個部分。

而更關鍵的問題在於自己的意識流並不能隨心所欲的應用就算隻能開啟大腦寶庫裏的一小部分潛能也要能隨意應用才能揮它的價值但是自己的意識流就像在和自己故意作對一樣越是刻意的想去揮它就越冇法運用越到了關鍵時刻它就越不靈光。

如果自己能夠完全的掌握到意識流全部的力量那自己將會成為什麽樣子?李三思雙手手掌心攤開在麵前又合攏成拳他想起了那天在大橋下麵麵對歹徒的時候意識流的揮那幾乎是一刹那的時間就能將以前看過的太極拳記載在自己的大腦裏像是所有內容被刻在了一個印章上麵然後啪一下印上自己的大腦。

那些資訊匯集起來經過重新處理然後經由大腦的模擬就像是自己在一瞬間練習了這些東西好幾年從前的神話裏曾經說過天庭上呆了一天人間就過了千年。而當時的那種情況就好比這樣的說法吧。

當天那歹徒手握著寒光閃閃的匕朝著他刺來的時候他揮出來的意識流像是晉入了另一種境界不僅僅是在意識流揮的一瞬間看清楚了歹徒所有的動作表情就連歹徒想從那個方位那個角度還有匕即將劃出的軌跡李三思也能清清楚楚地知道而且那一瞬間像黑客帝國裏麵的子彈時間一樣歹徒所有的動作都變得緩慢無比李三思可以看清楚匕上的花紋光線在上麵流轉的紋路歹徒身體所穿衣服的折皺甚至於他們兩人周圍的黃沙分佈地麵的鮮花野草風向的來龍去脈李三思都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如果他願意就連遠方大橋上每個人的表情他也許都能瞭若指掌。

這樣的能力是不是道教裏麵所謂的靈覺全身的感官被無限製的放大了幾十倍以前是用五官來瞭解世界而現在是用心去體味世界。

而綜合曆來的表現李三思的意識流似乎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級記憶力的階段就是他無論任何的資料內容他隻要用眼睛大致的瞟上一遍就能完全的記憶下來但是目前這個階段似乎還有很多有待改進的缺點就好像聖經的內容本來記憶下來了但是在一覺醒來過後卻會忘記一部分。

第二個階段是級理解能力這個階段比光是記憶力更加的提升了一個階級因為對所獲取的資訊內容它不僅僅是記憶還使得李三思能像研究了這類問題很多年的資深專家一樣的精通如果是太極拳之類的拳譜就能像一個人在腦海裏不停練習過幾年一樣一招一式都行雲流水爐火純青所不同的是體力冇有跟隨著這些練習相應的增長。

第三個階段就是心的境界這個境界使得人的感官融入了大自然之中眼耳鼻舌手五官再不存在周圍的環境已經和人融為了一體他們就是感官光是靠感覺就能知道周圍的風吹草動這和武俠故事裏真氣可以周天探索的大俠有什麽區別?!

因為這第三個階段李三思隻是短暫的達到過那種和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轉瞬即逝若不是曾經達到他幾乎還不知道自己的意識流能夠揮到這樣的地步至於除了這三個階段之外意識流還有冇有其他更高層次的境界恐怕還需要進行一段長時間的探索實踐纔能有個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