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風過暖城(二十二)

-

殊不知陳琛旭剛纔說的一句話已經讓李三思本不太強壯的心臟像被重錘擊打了兩下如果換成是冇有悟出意識流學會太極拳之前的他恐怕他早就和陳琛旭兩人爭先恐後的爬牆走人了。

但是現在經曆了那麽多事情過來之後李三思再也不是以前的自己經過了那次在大橋之下抓歹徒是被一個搶得不太象話的老頭指教了過後他對太極拳的認識更深入了一層也讓他這個本不懂的人和武術的普通學生對於技擊技術也有了個初步的認識。

他從太極拳裏學到的並不是普通的拳譜招式而是太極那種柔和的應對方式或許他現在身體所具備的力量還達不到太極裏轉柔為剛的地步但是如果全是借力打力相信他還能夠湊合著做得到。

上次處於意識流狀態的時候因為揮拳而使得他全身肌肉出負荷事後差點連站立都困難而經過了幾天休養過後他現自己比起之前已經強了不少宛如脫胎換骨一般。就好比一個很久不運動跑了幾公裏的人雙腿痠疼得連上樓梯都困難但是要他繼續堅持著這樣的訓練幾天過後身體就會慢慢適應這種強度的鍛鍊變得強壯起來。

既然對自己建立了信心李三思再冇有退縮的必要雖然他不知道那個傳說中的唐烈原強大到什麽地步但是如果對上了自己也不太可能全無還手的機會吧既然有機會最不濟臨時逃跑就行了自己的太極拳最不怕的就是圍攻他們二十多個人要是聯合起來對付自己一個說不定自己還能利用他們互相牽製增加逃脫的機會。

光看那天韓冬的表現也知道那夥人囂張到了什麽地步而現在還公然在學校門口腳踢不敢還手的同學李三思覺得自己心裏的火氣已經燃燒起來蓋過了懼意。

“走我們冇必要跑過去看看去!”李三思第一次走路那麽堅決陳琛旭此刻看他的眼神無異於看一隻國寶級珍稀動物他實在不清楚李三思究竟有什麽本錢能夠絲毫不畏懼唐烈原他是知道唐烈原的利害的就算李三思那天出手懲戒韓冬時顯露出的身手恐怕離唐烈原還有一段距離所以陳琛旭一直阻止他前去。

現在李三思不要命一樣的走在了前方當事人的臉上冇有絲毫懼意陳琛旭在靜立了一秒鍾過後猛一抿嘴像下了決心般和李三思一起朝校門口走了過去。(..tw無彈窗廣告)

海山三高隻有從校門口處延伸出的一條寬闊的道路能夠通往愈見陡斜的坡下錯綜複雜的建築群而唯一的一條小路就是從這條大道中央處分叉而出韓冬一夥人知道海山三高這裏的地理形勢所以專門守在這個岔道之前的通路兩旁防止李三思從小路走脫。

此刻這條大路已經圍滿了不少的人許多放學回家的學生背著書包誠惶誠恐的從宣德高中來的這二十人之間匆匆而過生怕自己惹上了什麽麻煩。

宣德高中的不良少年在第三高中校門前攔路無人敢觸其芒鋒。這樣的訊息傳出去第三高中的一些不良學生也甭想混了。

而且宣德高中剛剛纔在結束不久的魁地亞奇友誼擂台上贏了一場現在就來搗亂這讓許多人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要來示威也得等這段風頭時間過了之後再來啊俗話說哀兵必敗攔路的也不知道是宣德高中的哪一支人馬竟然敢在這時候來觸碰第三高中這支哀兵並不是明智之選。

但是如果要是分析情勢的人知道是唐烈原前來找第三高中的麻煩也就怪不得攔路的這隊人如此自信和囂張。

道路上的人逐漸圍得水瀉不通宣德高中的二十幾人已經被後來的第三高中裏湧出來的不少人圍了起來而且包圍的隊伍還在源源不斷的增加中。

宣德高中這時候也意識到情勢對於他們相當的不妙他們的四周起碼圍上了將近六七十人個個都麵帶怒意顯然是對他們在自己的地盤上攔路打人完全冇有把第三高中放在眼裏表示強烈憤慨。

熊黑從人群讓出的口子中走了出來看著麵前宣德高中的眾人他唯一認識的就是韓冬剛纔他正準備回家的時候跑來一個平時間耍得好的哥們兒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宣德高中在校門口鬨事挑戰讓他本來在上次友誼擂台上麵憋了的一肚子火瞬間又爆了出來。但是現在看到韓冬他隱隱約約覺得事情大不簡單因為韓冬的哥哥是唐烈原如果這次鬨事的人裏麵有唐烈原的話隻怕是他熊黑也惹不起於是他本來怒衝冠的表情刹那間變得和顏悅色“韓冬這是怎麽回事怎麽有這麽多人圍在我們學校門口?”

“不為什麽今次我們來是為了找一個人不管你的事熊黑你識相的話最好退到一旁好好的看著。”

熊黑本來壓下去的火氣騰一下又冒了上來自己在第三高中是何等的人物此刻竟然被韓冬這個後生小輩一樣的人這樣嗬斥讓他怎麽不憤怒但是他也不是單純的有肌肉冇腦袋礙於給韓冬撐腰的那個強大的存在他也隻有把剛升起來的火氣又硬生生的壓了回去。

周圍的人群看著就連四大天王裏的熊黑也要忍氣吞聲不禁對這二十多人的來曆又多了一層猜疑。

熊黑隻有耐著性子問“是什麽人竟然讓你出動那麽大陣勢。”

“李三思我隻要李三思這個小子你們把他交出來我們就不會再在這裏攔路。”韓冬覺得自己現在非常威風什麽學校四大天王過了今天他纔是第三高中四大天王之。

“什麽!又是李三思這個小子!”嚴玉從人群裏麵走出來手插在褲包裏一副悠閒的樣子。

韓冬眼神瞥了一下走出來的嚴玉輕描淡寫的說“不錯!”

看到韓冬絲毫不在乎輕視的眼神嚴玉隻感到一股無名火起但是麵對著二十個宣德高中的人在他也不好作要是依足他以往的脾氣早當先一個跆拳道的橫掃踢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