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風過暖城(二十五)

-

唐烈原身體被砸得朝前衝了一步但也僅僅隻是稍微的低了一下身子而後他的眼神裏麵瞬時間閃現出怒火他是真正的憤怒了居然有人敢用板凳砸他!而且還當著第三高中那麽多人和他宣德高中的追隨者的麵子上讓他本可以毫無傷的身體被板凳砸中雖然對他造不成什麽傷害但是卻動搖了他不少的氣勢和威望。

他緩緩地轉過了頭人群的心臟也隨著他的轉頭而提到了嗓子眼彷彿下一秒就撲通一聲跳出來在地上蹦一圈才又跳回胸膛裏麵去。

唐烈原麵前出現一個笑得很僵硬的臉這個膽大包天不顧生命危險提著凳子偷襲唐烈原的人叫做黃奇平時是一個典型的憤青每天頭上戴兩個耳機聽一些頹廢的搖滾上學臉一副長年洗不乾淨的樣子平時在學校裏也冇見有什麽大動作每天斜挎著書包上學放學偶爾和人產生一些不大不小的交集。

傳說中的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可能就形容的是這種情況第三高中這邊的人全體瞪直了眼睛實在不知道這個黃奇的是怎麽想的會突然心血來潮的搬跟凳子出來砸向號陳是海山高中生裏麵第一人的唐烈原。[..tw超多好看小說]

宣德高中這邊全部驚得呆了起來看這個人拿板凳的氣勢和砸下去的狠準什麽時候三高出現了一個能夠和唐烈原抗衡的人物!?

黃奇把手上半截的板凳很努力的藏在身後臉上儘量很友善的對著麵前這個全身像是機械做成刀槍不入的大個子。

“你乾的...”唐烈原指著快要嚇得下半身失禁的黃奇。

黃奇搖頭。

“不承認!?”唐烈原眉頭上揚一手伸出抓住黃奇的腦袋。

黃奇的腦袋不是很小但是竟然被唐烈原一手就抓個正著像是抓著個籃球一樣。

第三高中的眾人一看暗道不好唐烈原的手臂力量有多大他們是知道的如果一時血性爆出來很可能就將黃奇脖子給扭了重點高校聚眾圍毆鬨出人命的事件是誰都承擔不起的。

宣德高中一邊也個個臉色大變紛紛上前勸阻“唐哥手下留情!”

一時間唐烈原腦子裏突然閃過一些理智他收回包住黃奇整個臉的手掌聚合成拳快的錘中黃奇。(..tw)

黃奇的臉像是各種染料桶一瞬間炸了開來鮮血鼻涕抹了一大把唐烈原這一拳直接把他打得癱軟在地昏死過去。

第三高中這邊真正的被震撼住了以前總是聽聞唐烈原有多麽多麽厲害有多麽的強大但是那畢竟是傳說而已自己絲毫冇有見到過和看到過他的表現總覺得傳說都有那麽一點失真但是現在親眼所見才知道一個人太出名了總有幾把刷子浪得虛名之輩早就被滾滾前進的社會所淘汰乾淨了。

嚴玉和熊黑不敢動憚他們清楚自己的實力和麪前的這個人比起來就好像孫悟空和如來佛祖之間的差距雖然在海山三高這邊可以大鬨天宮無人能擋但是和唐烈原放到一起比起來恐怕也接不住幾招。

這個時候站在人群裏麵的長石才覺得有點不對勁疑惑的問旁邊的人“這個人...究竟是誰?”

“唐烈原。”旁邊不知道誰回答了一句。

“啊...”長石這時候背心才猛出了一把汗原來剛纔自己竟然和唐烈原過了招現在能全身而退已經算是幸運的了。

眼看著第三高中圍觀的幾乎上百人大氣都不敢出韓冬氣焰一下子囂張起來他衝到倒在地上的黃奇身旁幾腳踢出口中罵道“媽的你個不知死活的傢夥連我哥也敢砸老子廢了你!”

周圍的人群看著昏迷的黃奇被接連腳踢敢怒不敢言許多人都不忍再看下去。

韓冬踢了一會見黃奇冇有反應轉身看著明顯透露著緊張的雄黑河嚴玉兩人想到平時間兩人在學校裏不怎麽把他放在眼裏神氣的模樣頓時一股無名火起撇開黃奇衝過來瞅準嚴玉腰部就是一腳!

嚴玉捱了個結結實實半邊身子側歪了過去他本來就是從小成長在優勢家庭幾乎冇受過什麽委屈就連欺負人也是他去欺負別人從冇有吃過像這樣的虧此刻當著場上不下一百五十人的麵被韓冬衝過來掃了一腳這口氣他怎麽咽得下去頓時也不管什麽唐烈原了抱住韓冬的脖子一個膝撞朝著韓冬的胸膛頂了過去!

但是也幾乎在同一時間糾纏一起的兩人旁邊黑影一現嚴玉隻覺得自己頂向韓冬的膝蓋被一隻大手格住強大的阻力讓他勢頭削弱再也頂不過去。

唐烈原單手伸進兩人之間把嚴玉的膝擊擋住旁邊的雄黑一看唐烈原出手哪還敢怠慢一拳就朝著唐烈原的側耳處打了過去。

唐烈原另一隻手直接衝著熊黑腦袋打去完全無視熊黑揮過來的拳頭不設防的攻擊。

“彭!”兩人同時擊中對方熊黑被打得踉踉蹌蹌倒退了出去。而唐烈原卻始終穩穩的站在原地熊黑的拳頭像是對他撓癢癢一樣。

實際上不是這樣熊黑知道自己的拳頭即使打在了唐烈原身上估計也造成不了什麽破壞力所以他落拳的地方取的是唐烈原的側耳那裏幾乎是人體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而唐烈原也輕視了熊黑以為他和之前幾人的實力一樣不過爾爾所以纔不設防的對攻。

直到他捱了熊黑一拳過後才知道自己大意輕敵了這個人打出來的拳勁明顯是練習過拳擊的命中自己的側耳部位打得他耳朵好一陣嗡嗡作響雖然冇有什麽大礙但是還是有一段時間讓他聽覺受阻。

而熊黑就更是不堪唐烈原的一拳直接打中他眉心要不是他多年練出來的抗打能力隻怕是和黃奇一樣當場就昏了過去縱然他冇有立刻昏倒但是此刻也覺得天昏地暗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暫時喪失了戰鬥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