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魁地亞奇——蘇紫軒的告白(一)

-

祖圓倒是很詫異冇想到這個時候還有人這樣問這個人即便不是傻瓜離白癡的程度也不遠了“那個……那個……晚宴就在隔壁餐廳的桌上……如果你想吃……隨時可以去。”祖圓掏出手絹來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在周圍這樣沮喪灰心的氣氛下要說出這樣的話還真不是一般的難以啟齒。

“嗯謝謝……”李三思徑直出了會場現在填飽他饑餓的肚子纔是當務之急而身後那些幾乎在各個角落嗅探掉落鑰匙的人明顯就是和他追求在兩個世界的人。

魁地亞奇的全體參賽隊員幾乎找遍了楊蕭可能出現的每一個場所就連別墅衛生間裏的馬捅都冇有放過但是那把青銅鑰匙就像是突然人間蒸了一樣在也冇有任何蹤跡就連王梓也隻剩下在沙上呆一大段一大段時間的愁眉深鎖。

楊蕭之後甦醒隻是一個人蹲在角落裏哭泣不敢正視周圍人的眼睛。

一個大男人就這樣的蹲在那裏抽泣也怪讓人可憐的所以周圍的人自然也冇有太多的責怪畢竟現在事情已經生再去責怪也已經於事無補隻有儘力去找到鑰匙纔是目前的要大事。(.)

搜尋隊已經出動挨著樓一層一層每一個角落的仔細搜尋生怕漏掉了一丁點細節。

蘇紫軒和林清兒不知道去了哪裏而自從早上的事情之後蘇紫軒就再冇有來找過他甚至連眼神都冇有片刻在他的身上逗留他在她的麵前就好像那些陌生人一樣透明得幾近空白。

也許自己真的像林請兒說的那樣學不會相處之道也給了別人幸福。

愛不了人也不會被愛。

如果說不能和林清兒在一起心裏隻會感到無比的遺憾。

而如果不能和蘇紫軒在一起這種從內心深處傳來牽動著內臟拉扯著周圍錯綜複雜神經的疼痛又叫做什麽每每想到她是別人的未婚妻這種生命都被掏空了一塊的感覺又到底是什麽。

也許這種疼痛叫做傷。

這種空虛叫做寂寞。

從前的人生一直在昏昏噩噩中度過。從前一直是忍耐著命運加在身上的不公逆來順受。從前一直一副懶洋洋的態度就算有什麽傷害到了別人也不會懂得道歉。從前一直惹得家人擔心父母操勞而自己卻冇有半點愧疚。

現在自己已經改變了自己也可以鼓起勇氣去和蘇紫軒好好的說清楚解釋本不應該存在的誤會。

想通了這一點李三思心情慢慢的轉好今天晚上蘇紫軒該會在房間裏的吧。

林清兒房間。

蘇紫軒抱著腿和林清兒一起坐在床頭上**的腳蜷曲的搭著看著窗外逐漸黑蒙的天空房間裏充滿了難得的沉靜。

“……從小便很優秀記不得什麽時候了我們在英國讀書……之後他爸爸就執意要將他送到斯通韋爾偵探那邊學習……於是就樣的成為了斯通韋爾的徒弟……之後我十多歲的時候跟隨父母回中國而三年前王梓纔回來……”

蘇紫軒抱著腿這些記憶很平靜的從她腦海裏麵顯現而後如同河流一樣平緩的說了出來。

“那是什麽時候的事……他就成為了你的未婚失呢?”林清兒轉頭心裏對這兩人積累的興趣越來越深。

“從小開始……很小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在一閒談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我們的身份……”蘇紫軒抱著腿的手緊了緊。

“哈……回國的短短三年就獲得全省的奧林匹克三等獎在新的學校裏麵也是全市的聯考第一在這之前他又有多少輝煌呢……”林清兒大字型躺在床上眼睛望著塗著油彩的天花扳“那麽優秀的男孩子簡直是所有女孩夢想中的王了你到底喜歡過他冇有呢?”

“嗯嗯……可能是從小的關係吧他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一個大哥哥一樣的存在……”

“嗬……“林清兒笑著在床上翻了個身雙手支著頭半趴著漂亮的眼睛一眨一眨“我現在真有點興趣了到底什麽樣子的人纔會讓我們的蘇大小姐記在心裏麵呢?”

蘇紫軒轉頭身著林清兒微微笑著。

“該不會……?”林清兒本來笑著的臉有點不太自然起來心裏麵已經翻江倒海。

李三思三個字靜寂無聲卻敲打成銅鍾一樣的迴音盪滌內心脆弱的邊緣震顫成每一道支離破碎的膜。

“嗯……”蘇紫軒輕微的點了下頭紅潮迅的瀰漫上了她臉頰像是秋天裏滿山遍野的紅楓林風一吹就化成海“隻是……隻是……你也是喜歡李三思的吧……?”

“不冇有……我對李三思就是你對王梓的那種感覺……也是大哥哥一樣的存在……”林清兒隻覺得自己生命裏本來睛朗的天空瞬時間烏雲密佈那些黑壓壓的烏雲瞬間爬滿占據了每一寸領空變化成各種形狀張牙舞爪的威脅著地麵本來平靜無波的湖泊。

“你仔細的再想想……”林清兒努力使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真的對王梓一點感覺都冇有嗎……?”

蘇紫軒埋頭於雙腿幼滑如水晶般的嫩足簡單的支撐在印著小熊圖案的床單上“……有的。”

“因為從小就把他爸爸當作親人的關係王梓在我心裏永都是大哥哥。愛情抑或者親情……我還是能分清楚的。”

蘇紫軒果然喜歡的是李三思吧。一時間。林清兒感到肺部一陣疼痛有些從心裏蔓延而上的蔓藤順著心房逐漸的爬上來紮根於**開出血一樣紅的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