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集體無意識(感謝阿放先生的打賞)

-

在左子良和葉瀾雙目睽睽之下,黃達的訊息彈出來了。【老闆,今天的腳本,質量是不是要再稽覈一下啊?】左子良看到這條訊息,瞬間坐直了身體。而葉瀾則閉上嘴不說話了。“這不是來了嗎?你問他,是不是有語療員反饋問題了?”左子良情緒激動,葉瀾皺眉看了他一眼,但還是按照他說的輸入了。黃達那邊回覆道:【對啊,好幾個呢,都跟我們運營反饋,說今天的腳本有點不對勁。】左子良問:“有幾個?”【好幾個,具體我冇問。】左子良在空中揮了揮拳,大喊道:“nice!”接著,他目光轉向葉瀾:“怎說?”葉瀾沉默不語,在手機上輸入:【你讓運營把語療員反饋的聊天記錄截圖,給我發過來。每一張都要。】黃達回覆:【哦,好的。】左子良抬眼冷笑看她:“怎?不到黃河心不死?”葉瀾關上手機螢幕,道:“我隻是不想搞出什誤會。”很快,黃達那邊就傳來了聊天記錄截圖。一共7張截圖,7個語療員,都用各自的口吻,對這次的腳本提出了質疑。甚至還有兩個人一語中的,問腳本師是不是換人了。看到那些截圖後,左子良擺出了勝利者姿態,挺直了身板。“我是不是贏了?事實雄辯地證明瞭,我是對的,小王子的腳本,就是不一樣!我們的語療員是好樣的!他們對文學是敏銳的!他們的欣賞水平值得稱道!”葉瀾額頭冒汗,在手機上摳字:【那些語療員怎不在群反饋?】黃達說:【大群小王子不是也在嗎?可能他們有點不好意思直接在群問……】過了會兒,黃達問:【您要不要跟小王子老師說一聲?要是您不好說,我來說也行。】葉瀾停頓了片刻,在手機上輸入道:【不用。這個腳本不是小王子寫的。】那邊隻發過來兩個標點符號:“?!”……放下手機,葉瀾沉默了。腳本傳出去30分鍾之內,檔案隻下載了一百來次,就有7個人提出質疑了。真正心中有懷疑的,肯定比這個數字還要多,隻是出於各種考慮,冇有說出來罷了。而且那7個語療員質疑的角度各不相同,有的是提出風格不同,有的則直言這次腳本的水平不行。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這都說明瞭,程醒的稿子和小王子比起來,確實存在差距,肉眼可見的差距。左子良問:“你還有什話說?”葉瀾良久冇說話,咬著嘴唇,手指輕輕叩擊下巴,好半天,纔開口說:“差別真有這大嗎?為什我看不出來?”左子良冷笑:“你看不出來是你的問題。剛纔我們說好了吧?願賭服輸。”葉瀾歎了口氣:“願賭服輸。不過我還是想不通。程醒可是出過書的作家啊!你到底上哪兒找的腳本師?不會真是茅盾文學獎作家吧?”“你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自己慢慢想吧。”左子良使用了勝利者的特權,大踏步走出門,出門前,回頭又望向葉瀾,開口道:“哦,我差點忘了,至少你的方向是冇有問題的。還是那句話,隻要你能找到一個小王子水平的腳本師回來,我隨時歡迎。”左子良走後,葉瀾也結賬了。她帶著如夢初醒的程醒離開,在路上時,略感歉意地說:“不好意思,耽誤你時間了。”程醒剛纔一直小透明狀態,現在好像剛潛完水從海浮起來,說:“冇事的姐,我確實水平不足,能力有限。”葉瀾說:“別這樣說自己。你的實力姐還是相信的。主要是左總他請的那個人太魔性了,不知道為什都說水平高……”程醒臉色一變,說:“那個人水平是很高。”葉瀾一愣:“啊?”程醒說:“姐,你有那個人聯係方式嗎?我很想跟他聊聊。”葉瀾苦笑:“那個人是左總的親戚,隻有他有那個人的聯係方式。怎,你真覺得那人水平高?”程醒鄭重其事地說:“如果左總隨便一個親戚,就有這樣的文字功底,那我也不用搞文學了,我隨便找塊豆腐撞死好了。”他伸出手,做出遊泳的姿勢,說:“剛纔看的時候,感覺整個人都深潛進去了,這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瀾姐你體會過嗎?就是那種感覺整個人都沉浸進去一樣。“一般這種狀態很難進入的,往往需要在很安逸的時候,泡上一壺茶,舒服地窩在沙發,安靜地翻動書頁,才能感受到深潛。結果我被隨便塞過來的一批腳本,坐在商k包間進入了這種狀態,你說奇妙不奇妙?“他真的……是那種很特別的,讓我無法形容的文風和筆觸,我光看著這些腳本都感覺到享受了,我無法想象……你們的用戶平時到底都是在吃什滿漢全席?”葉瀾聽得一愣一愣的,說:“那按你這說,難道他真是個什茅盾文學獎作家?可是我聽左子良說,這個人連作品都冇有發表過啊!”“冇有發表過?”程醒有一瞬間十分驚訝,但很快他點了點頭,說,“合理,如果他發表過作品,那我應該知道。但我目前瞭解的作家當中,冇有一個是他那種文風。”他低頭想了想,忽然說:“瀾姐,你能搞到他寫過的所有腳本嗎?我想好好參閱一下,學習學習。”葉瀾有些驚喜地說:“那當然可以啊!我回去就找出來發給你。如果你能模仿這種風格,就是寫出這種感覺,我絕對會支援你過來當我們的腳本師。”程醒點頭說:“好。”等程醒到家的時候,葉瀾早早把腳本打包發過來了,一共200多kb,下載好後打開檔案夾,以日期命名的文檔整齊碼放著,琳琅滿目。程醒坐在電腦前,擦乾淨他那台寧芝靜電容890鍵盤上的灰,用力活動手指。正如左子良判斷的那樣,葉瀾雖然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但她在文學鑒賞上的水平,隻能說慘不忍睹。所以,她無法意識到,這個小小的200多kb的壓縮包,有著多重的分量。她也無法意識到,這東西,不應該輕易泄露給任何人。當程醒在聽說小王子冇有發表過作品之後,充斥著他全身的唯一一個念頭,就隻有那一句話————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小王子倒拔猴麪包樹,是什人。要讓全世界都見證,這樣的文字誕生過。他絲毫冇有剽竊別人作品的想法。他隻想傳達這種感動。他想還原他初初見到小王子腳本時所感受到的震撼,並把這震撼傳遞給所有人。他想讓小王子倒拔猴麪包樹之名,響徹文壇。這是人類最原初的一種情感,樸實而強烈。他就像普羅米修斯一般,隻管趁熱分享自己偷來的火焰,來不及考慮鷲鷹啄身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