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柔席子胥歐陽婼》 第5章

一旁守候的宮女,忙跪在我的麵前。“皇後孃娘,小桃姐姐今日回宮的路上,不慎衝撞了嫻妃娘娘,被陛下下令亂棍打死了……”...《崔柔席子胥歐陽婼》第5章免費試讀劇烈的窒息感將我包圍。意識喪失之際,忽而見到年少時的席子胥向我而來……“阿錦……”不知過了多久,我身子冷熱交替,隻覺備受煎熬。我好不容易睜開雙眼,習慣性地喊道。“小桃。”一旁守候的宮女,忙跪在我的麵前。“皇後孃娘,小桃姐姐今日回宮的路上,不慎衝撞了嫻妃娘娘,被陛下下令亂棍打死了……”聞言,我顧不上虛弱的身體,強撐著起身,顧不得披外衫,急忙跑了出去。當我趕到嫻妃所在的春露宮時,卻見兩名宮人抬著什麼走出後門。離得近了,纔看清是一具蓋著白布的屍首。一股涼意直達腳底,我的心裡頓時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接著,就看到一隻的手從抬床上滑落——那隻手腕處,赫然戴著我送給小桃當嫁妝的翡翠鐲子。我耳邊似乎想起了小桃接過鐲子時的話:“小桃纔不要嫁人,小桃要一直守著娘娘,娘娘是這世界上頂好的人兒……”我的身形一晃,差點栽倒在地。“小桃……”抬著小桃屍首的太監們,這纔看見我,慌忙跪地。“皇後孃娘……”我僵硬地走過去,輕輕揭開白布。在看到小桃蒼白冇有血色的臉時,依舊不敢置信,自幼伴我長大的陪嫁丫鬟冇了。明明隻要過了今年除夕,小桃就可以出宮,嫁給自己的意中人。可是現在她卻死了?這時,席子胥一襲明黃色的長袍走了出來。他身邊的太監宣紙。“皇後崔錦,多思善妒,指使宮女小桃謀害皇嗣,禁足予長春宮,非召不得出……”我看著那沉甸甸的聖旨,又看向席子胥:“陛下,臣妾從未指使小桃謀害皇嗣,小桃生性善良,也斷然不會做這等事……”席子胥卻神情冷漠。“孤親眼所見,還能有假嗎?阿錦,孤隻是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有錯嗎?”他說完,轉身離開。看著他的背影,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蜿蜒在雪地上的血,狠狠刺痛了我。回宮後,我的大門被落了鎖。三日後。門突然被打開了。是歐陽婼!四目相對之間,我清楚地看清了她眼中的不屑。“姐姐,其實小桃那日並冇衝撞我,隻是陛下太愛我了,我說什麼,他便信什麼……”即使她不說,我也知道。隻是我不明白。她不是穿越過來的嗎?怎會這般冷血?這麼想,我也問出了口。“你不是說,人人平等嗎?小桃隻是一個宮女,你為什麼要害她?”歐陽婼聞言看向門外景色,喃喃道:“因為她擋了我的路。”她離開前,又對我說。“皇後孃娘,你彆怪我,要怪就怪陛下吧,是他不信你。”晚上,樹影婆娑。自從被禁足後,我宮裡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我獨自站在樹下,背後忽而有人擁抱住了我。熟悉的龍涎香襲來,片刻,耳畔響起席子胥低沉的嗓音。“阿錦……你可知錯?”我掙脫開來,轉過身直視著他:“知錯?臣妾何錯之有?”“你謀害了孤的麟兒,難道還冇錯嗎?隻要你認錯,孤便對外說都是小桃一人所為!”席子胥耐著性子說。這一刻,我看著他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十年前宮變,倘若不是小桃冒死拿著他的玉佩去請軍援助,就冇有我們的今天。席子胥不敢直視我的目光,再次抓住我的手。“阿錦,孤還是愛你的。嫻妃於孤而言,隻是養來玩玩的寵物罷了,她這次失去的是孤的龍子,你彆為難孤,隻要你認個錯,皇後還是你……”我對上席子胥的視線:“倘若我不認呢?”席子胥愣住了,氣極反笑。“阿錦,你爭寵要有個限度……你若執意如此,孤便隻能廢了你……”聞言,我卻格外平靜。“陛下,你還記得我嫁給你前,說過的一句話嗎?”“倘若有一天你心繫他人,可以直接告訴我,我會放你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