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柔席子胥歐陽婼》 第3章

席子胥把歐陽婼帶走後,藏書閣又隻剩下,我和小桃兩人。小桃忍不住替我憤憤不平:“娘娘,這嫻妃也太不守規矩了,您怎麼都不懲治她?”...《崔柔席子胥歐陽婼》第3章免費試讀席子胥自然是聽到了歐陽婼的話,躲避著我的視線解釋。“阿錦,嫻妃和其他女子不同,你身為後宮之主,彆同她計較。”我心中一刺,原來年少情深,終究抵不過歲月漫長。席子胥把歐陽婼帶走後,藏書閣又隻剩下,我和小桃兩人。小桃忍不住替我憤憤不平:“娘娘,這嫻妃也太不守規矩了,您怎麼都不懲治她?”我輕輕拂去一本藏書上的灰塵,忍不住重重地咳嗽起來。用手帕捂住嘴,就看到手帕上都是鮮紅。我都快死了,哪有空生歐陽婼的氣?再說了,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歐陽婼敢這般離經叛道,還不是仗著席子胥對她好嗎?我懲治她,又有何用?幾天後。冬至。紅牆,紅瓦,大雪紛飛。我站在禦花園,看著融化在手心的雪,久久失神。今天是席子胥與我互許終身的日子。從前他說過,往後年年今日都會陪著我。可今天卻多了一人。禦花園裡,歐陽婼一襲紅裝,媚眼含羞。手持長劍,在梅花樹下翩翩起舞。席子胥對我說:“阿錦,你看她,舞劍的動作,一招一式,是不是與從前的你很像?”我看了一眼,心間有些顫抖,“是挺像的……”“什麼時候你也能為孤,再舞上一段。”我細細摩挲著席子胥放在桌上的佩劍:“陛下,你忘記我拿不起佩劍了嗎?”席子胥一瞬沉默,似乎是在回想從前,眸中閃著寒光。十年前奪帝之爭,為了保護席子胥,我被當時的太子席景決擄走,嚴刑拷打下我被挑斷了手筋骨,即便後麵再接上,這輩子再也無法拿起重物。席子胥安撫地將我攬入懷中:“阿錦,你貴為一國之母,不需要你再拿起劍了,你受的苦,孤都知道……你不必一次次地提醒孤,孤發誓日後定會護你周全。”他這話讓我如墜深淵。我看著席子胥,心疼得像被針紮,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這時,歐陽婼走了過來。席子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她。看著二人琴瑟和鳴,我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在我最後一年,他要移情彆戀呢……良久,我再度開口。“陛下,明天我想出宮去看看嫂嫂……”我還未說完,席子胥蹙著眉,不愉地開口。“你貴為一國之母,怎可像尋常婦人一般隨隨便便行走在大街上,若是想見什麼人喧她進宮便好……”聽到這話,我隻能點頭。心像是被一隻大手攥著,那種苦澀的滋味沁人心脾。曾經他答應過我,隻要我想出宮,便隨時都可以。我不知道是怎麼回的自己寢殿,回去的路上,宮外放起煙花。我忽而想起,我穿書進來的時候,還是一個嬰兒。每到冬至,阿爹都會馱著小小的我和阿孃一起去買糖葫蘆,兄長崔柔也會騎馬跑遍整個郾城,去買靜香閣的桃花酥給我……到了晚上,我們一家人站在高高的城牆上看著璀璨的煙花……而今不過是一牆之隔,我怎麼就把自己困住了呢?第二日,積雪初晴。中午,我正在藏書閣看書時。小桃急急地來通報:“娘娘……不好了,將軍夫人,在禦花園衝撞了嫻妃,現在被嫻妃罰跪在雪中。”我內心一驚,急忙向外走去。我的嫂嫂懷有身孕,怎麼能被罰跪大雪之中?等我趕到禦花園。我就看見長嫂寧安衣著單薄,背脊挺得筆直,跪在還未融化的積雪上。我連忙過去將披肩披在嫂嫂身上,將她扶起。嫂嫂衝我搖頭,輕聲朝我開口:“小錦,我並未衝撞她……”我輕聲安撫了幾句嫂嫂,然後纔看向不遠處的歐陽婼。歐陽婼注意到我的視線,對著朝這邊走來一襲明黃色長袍的席子胥,低泣道。“子胥,你讓我不要告訴皇後,我懷孕的事。可現在看來,我不得不說了,難道我肚子裡兩月的龍子,還比不上她長嫂的孩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