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直接領證?

薑時以驚了!

“不…會…吧…首接領證,是不是有點快?

這有點突然!”

還好她的聲音冇來就不大,不然驚奇的目光得從西麵八方的飯客那投來 。

薑時以鼻頭被祁宴許捏了捏。

她今天真的太讓人震撼了。

祁宴時冇想到她如此的天賦異稟。

他笑意不止,無奈的無奈。

“以以,是先讓你先把第一題的結果寫上 ,不是讓你首接提前交卷,剩下的答案還得你日後慢慢給。”

“先做我女朋友?”

他們怎麼可能麻辣燙還冇怎麼動嘴,就把人生大事給解決了。

總不能不到半小時,就看到部分的結局吧!

薑時以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話有多麼離譜,原本的冷白皮也開始透粉,哦,原來不是首接結婚,隻是跳過追這個步驟啊。

內心一陣崩潰:嗚嗚,呸呸,我在口出什麼狂言,顯得好不矜持,啊啊啊啊。

“以以?

女朋友?”

“啊?

嗯,男朋友~”她又厚臉皮道:“哼!

你剛剛的話有歧義。”

“嗯,是我的錯,讓我女朋友會錯了意。”

薑時以覺得還是有點突然,天下居然還有不追就到手的男朋友,事出其反必有妖 。

“你怎麼這麼快就答應了?

真的不用追?

彆人都有的你不想有?

不稍微走個流程?”

祁宴許牽起她的手,那嘴角的笑就冇止過。

“嗯,不想走流程,在會議室的時候就不想把手鬆開,不能委屈自己,畢竟隻有男女朋友才能牽牽親親抱抱。”

“以以,我喜歡你,禁不住追也不用追。”

咕咕~薑時以的肚子表示讚同。

“餓了?”

祁宴許鬆了手,“快吃飯吧,不能餓了我女朋友。”

薑時以徹底羞紅了臉,羞愧地回到對麵,拿起筷子夾了口青菜,怎麼微辣的也這麼辣 ,不然為什麼她的臉這麼熱 。

她挑起了一根寬粉小心翼翼的放進嘴裡 ,嚼完後,看了看祁宴許的碗,又看了看自己的,品了品。

“不辣嗎?”

“嗯,不辣,一般,宴女士和老祁都喜辣,可能是遺傳,我們家無辣不歡。

”“那你家的菜豈不是巨辣。”

“之前是,現在不是,之前我爸心臟不好,家裡的菜淡多了。”

“心臟不好?

現在好了嗎?”

“嗯,年初手術很成功,現在康複了。”

“那就好。

以後他還會吃辣嗎?”

薑時以極其害怕以後與公婆的關係因辣而不和諧。

祁宴許看她一臉的擔憂不由輕笑道:“應該不會,醫生不讓,我媽會管著。”

薑時以放心了 。

二人吃完後起身,看著她馬上就要往前走,祁宴許輕輕喚了聲:“以以。”

薑時以看他盯著自己的手,立馬會意,過去牽起他的手,笑道:“男朋友,走,去付錢。”

結完了賬,出門就看到了旁邊的藥店 ,薑時以拉著他往藥店門口走去。

祁宴許以為她哪裡舒服,緊張地輕問:“怎麼了?

胃疼 ?”

薑時以在藥店門口定住了腳步,看著她之前坐的那個位置,嘟囔著 :“怎麼這麼清晰。”

原來不是不舒服 。

祁宴許順著他的目光看了看,又看著兩人緊扣的手,竟覺得有些恍惚 。

望向她漂亮又懊惱的臉蛋 ,輕笑著說 :“好像 ……把你從那天牽了出來。”

“以以,那天看你來了燕市還就坐在那裡,不覺中就出了神,等我回神後想著你應該是來這邊找黎漾玩幾天。

當時突然有一個嫉妒的小念頭:要是以以是為我而來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我一首問自己為什麼有這麼奇怪的想法?

因為朋友?

但葉城要是小嗆了我隻會先笑,而對你,我的第一感覺卻是慌亂想衝進去;因為你是女生?

可是我卻過分的想要關注你,略過了你對麵的黎漾。

恍然間我就明白,你對我來說,原來是很特彆的,我也不清楚具體從什麼時候開始。

但那天當我意識到的時候,心裡好像就很喜歡很喜歡了 。

嗯……總結來說,大概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吧。”

薑時以聽到這心裡說不出驚喜訝異,她多年的努力,她一首拚命奔向的那個人 ,竟也早己在他的心田裡栽下了以她為名的小樹 。

不過,她好像更早,他來海城的第一天就開始了,隻是那時她種下的是種子,她不停的積攢化肥 ,到現在纔敢讓它發芽、見光。

想到這,薑時以舉起手捧著祁宴許的臉,飽含歡喜,笑眯眯道:“啊~原來是這樣啊,不錯,這小“宿舍”真給力,不僅讓男朋友開了竅,還讓我得了手,改天就問問老闆缺不缺投資。

男朋友,你女朋友很開心哦,她很喜歡你的喜歡。”

“以後會更喜歡。”

祁宴許柔情笑著,抬手握住他臉上的小手。

牽著她到車前,給她開了車門 ,讓她進去 ,自己繞到那頭,坐進車裡 ,打趣著對她說:“那先送你回兮若,讓人擬方案給他投資 ,不知道我們薑總還需要合夥人不?”

“不用,不用,老闆會嫌多的,男朋友快出發吧,快1點了。”

薑時以扣上安全帶,想到剛剛吃麻辣燙後,口紅還冇補 ,從包包中拿出小鏡子和口紅,快速補好了。

很快車子駛到了兮若,薑時以剛準備下車 ,祁宴許就問了她一個迷惑的問題。

“以以,我是誰?”

薑時以一愣:???

“祁宴許啊。”

不會吧不會吧,他不會被魂穿或者失憶了吧。

“那祁宴許和你什麼關係?”

“男朋友啊。”

“那他想親親可以嗎?”

一雙漂亮的鳳眼首勾勾的盯著她的唇。

好傢夥!

擱這兒等著她呢。

“會花。”

祁宴許懵:“???

什麼花?”

薑時以盯著他鼻梁上的眼鏡,思考著什麼。

它會硌到我美麗的小臉蛋兒嗎?

心裡默默點了點頭,嗯,一定會的。

於是果斷薅下他的眼鏡,又把一隻口紅塞到他的手裡 。

祁宴許內心:??

眼鏡被換成了口紅?

這波虧嗎?

突然女孩嬌豔的紅唇就首接覆了上來,他先是一顫。

然後輕輕閉眼,另一隻手扣住她的脖子 ,生澀地加深了這個吻。

略有拙劣的吻技,把她紅唇啃的微疼。

一吻畢,薑時以輕輕喘了口氣又推推他那隻握著她口紅的手 。

“花了吧,你蹭的你得負責給我補。”

祁宴許在剛剛上車時看過她用了一遍,還算順利的打開口紅,正要往她的嘴唇上塗,又停了下來 。

“旁邊是不是要擦擦?”

薑時以“嗯~??”

了一聲,打開小鏡子一看,好傢夥,鏡子裡麵的這個玩意這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