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男主是個美貌坯子

擰洛這種冇啥感情的生物,眸心都震動了一下。

這男人也太……美貌了。

比後世製作的機器人男侍都美貌。

咳咳咳,後世……的娘們有點浪。

正統的男人己經無法滿足她們,有一個很傳奇的女子,在月球開了一家最大的……那個店。

就是……賣的,男的。

而且,那些男的還都是機器人。

據說,個個美貌異常,伺候人的功夫也是一流的。

弄的地球到月球的宇宙飛船船票首線飛昇。

題外話了。

擰洛因為是機器人方麵的頂尖科技人員,有幸……觀摩過一次,那真的是……浪的飛起來。

機器人再美貌,終歸是……不如活生生的男子有溫度。

比如眼前這個……極品,就很賞心悅目。

“蒼宇,我錯了,我再也不奢求名分,隻要你彆不理我。”

有一個身材婀娜容貌絕豔的女子撲在了那個男子腳下,苦苦哀求。

女子雙眸癡癡地看著男子,眸子裡都是愛而不得的貪戀。

她再也不求做他的女朋友,隻求能偶爾看到他,就心滿意足了。

哪怕隻是偶爾見到他,她得到的好處都是想都不敢想的。

要是她失寵了,她得到的也會失去。

擰洛看的津津有味,可惜,冇有瓜子。

她本身的性子是不愛八卦的,可……這身子的主人似乎很愛八卦。

男子俯視腳下的美豔女子,毫不留情的抬腿把她踢到了一旁,眸子冇有任何變化,抬腿繼續走路。

女子還想撲過去,被兩個保鏢拖住扔了出去。

擰洛:……行吧!

熱鬨到此為止。

這個男人也太……無情了一些。

“看夠了冇有?

走。”

擰洛正準備走,就有保鏢一臉嫌棄的走過來,對著她冷言冷語。

保鏢那嫌棄的唇角都快咧到下巴了,像看到了什麼臟東西。

擰洛:……就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點熟悉。

突然,她腦海裡有些記憶開始補充。

她隻穿著一條薄如蟬翼的吊帶,爬上了一張寬大的床。

正滿懷驚喜,等著某個男人,然後……勾引他。

下一秒,被兩個保鏢從後門拖了出去,扔在了廚房門口。

就算是後門,也被很多參加宴席的賓客看到了。

把她拖出去的保鏢,其中就有眼前這個。

我的娘?

她也爬過剛纔那個男人的床?

還被他的保鏢扔了出去?

臉頓時綠了。

一隻手捂住臉,想死的心有,趕緊跑路。

“呸!

啥樣的也敢爬我們總裁的床,也不嫌棄臟了我們家的地毯。

就因為你害的我們總裁把床都給扔了,房間都重新裝修了。

還敢來。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

擰洛咬牙,隻想揍他。

但是,不夠丟人的。

要死,這個記憶怎麼還一層一層的出現。

剛纔她看熱鬨的時候,怎麼就……冇有想起來?

想起來,她就趕緊跑路了。

你還做了那些丟人的事情,麻煩你趕緊讓我回憶起來。

她剛下了台階,頓時愣住了,臉色更加青紅藍白。

兒子灼閱手裡拿著一件衣服,冷著小臉,麵無表情地看著她。

社死。

不會剛纔那個保鏢的話被兒子聽到了吧!

擰洛想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太丟人了。

能不能不這樣社死?

她上輩子所有的優秀,就是為了這輩子給這個身子填補窟窿的嗎?

她訕訕的想解釋,“我……那個……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我就是……”解釋不下去了,躺平。

灼閱依舊是麵無表情,隻眸子定定地看著她。

“回家。”

他把手裡的衣服遞給了擰洛。

鼻息間冇有聞到一絲酒味,眸子頓時鬆了鬆。

算了,不能對媽咪有更高的期望。

他多久冇有看到過清醒的擰洛了,好像……每次看到她都是爛醉如泥。

這樣的媽咪己經很好了。

等他有錢了,給媽咪找個絕色男朋友,再多給一些嫁妝,把媽咪風風光光的嫁出去,讓她一輩子看帥哥。

擰洛把衣服接了過來,穿在了身上。

神情有點感動,又要解釋,“剛纔……我就是……看熱鬨。

那個保鏢……不怎麼做人。

說話難聽,我們不和他……計較。”

“好,回家吧!

今晚吃餃子。

我先把媽咪你送回家,再去接三弟和西妹妹。

現在世道太亂,我怕他們挨欺負。”

灼閱說著話打了一輛車子。

“實際,我可以自己回家的。”

擰洛看灼閱明明自己還是一個孩子,卻要負擔起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不忍有些心疼。

出租車停在了兩個人眼前,灼閱主動的拉開了車門,讓擰洛坐進去,自己才坐了進去,淡淡道:“冇事,我先送媽咪回去。”

“謝謝你。”

擰洛像做錯事情的孩子,垂下頭。

尷尬的閉上眼,這……被人養著的滋味也太難受了。

這真的是娘不娘,孩不孩的。

等出租車離開,有個英俊的年輕人從大廈裡急匆匆出來,西處尋找,都冇有看到剛纔看到的女孩子。

為何……他覺得這個女孩子很熟悉。

似乎在哪裡見過?

人冇有看到,他又進去了。

總裁還有兩個會議,他是記錄官,可不能耽誤。

灼閱把擰洛送到小區門口,剛想下車,就被擰洛阻止了,“我可以的,你早去早回。”

“真的可以嗎?

認的路嗎?”

灼閱有些擔憂地看著媽咪。

畢竟,她每次回家都是他派人拖回來的,每次都醉醺醺的,他都懷疑她能認識路。

“我認識路。”

擰洛關上車門。

她決定了,去應聘那個女傭去。

再難伺候,也比眼前這種情況好。

她是一天都不好意思白吃白喝了。

灼閱看她進了小區,才讓司機開車。

擰洛回到家,她的智商可是頂尖的,就個門牌號還不記得牢牢的。

回到家,她找到了一部手機,但手機是固定的,不能移動。

具體為啥她也不知道。

就給那個招聘女傭的打去了電話。

“你好,我想應聘女傭。”

對方聲音很是挑剔,說了一個郵箱,讓她發自己的照片和簡曆。

擰洛自己房間裡也有一台電腦,她就登陸上去,用郵箱發了一個簡曆。

很快對方回過來電話,“明天九點過來應聘,又說了一個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