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Chapter 04.內鬼章

末日後的臨城,展現出了令人驚歎的繁華景象。

大街小巷熙熙攘攘,人們穿梭其中。

高樓大廈依然聳立,玻璃幕牆反射著燈光,熠熠生輝,商店和市場裡琳琅滿目的商品擺滿了貨架,人們在選購著生活所需。

城市的基礎設施完善,電力、供水和通訊係統正常運轉。

夜晚,燈火通明,霓虹燈閃爍,將城市裝點得如夢如幻。

這座曾經麵臨末日的城市,如今正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展現出堅韌和繁榮的一麵。

景冬站在臨城的街頭,心中暗自驚歎,眼前的城市繁榮異常。

他的眼神卻陰暗下來,死死地盯著那些忙碌的人群,思索著這座城市究竟是從何處獲得如此豐富的資源。

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種強烈的**,一種想要將這些資源據為己有的渴望。

“你且先在這住下,入職手續辦好後就可以加入我們了。”

林宇道。

林川因職務繁忙,有許多要事需要彙報,就未曾留下。

“好。”

“你爹呢?

進城後就冇見到了。”

景冬皮笑肉不笑,故作輕鬆道:“我們都是雲城那兒來的,冇有見過這麼繁華的城市,他一時新奇 便去逛逛了。”

剛進城時,景冬就己吩咐大牛去把先前裝進隔離瓶的黑色粘液 帶給我們的人,讓母親研究一下新的變種流浪體。

“滋——滋——”滋聲響後,林宇的手腕錶彈出全息投影,畫麵上是一個略顯年輕的青年。

“林隊長,7室305召開緊急會議。”

“知道了。”

林宇露出標準的禮貌笑,拍了拍景冬的肩膀。

“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景冬同樣回敬他一個標準的笑容:“好。”

林宇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視線中,景冬的表情卻瞬間發生了變化。

他的眼神原本還殘留著一絲溫暖,此刻卻迅速冷卻。

嘴角微微下撇,原本的微笑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淡的弧線。

一群身著白衣的研究人員和全副武裝的人們默默地走進了會議室,步伐沉穩,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端莊。

會議室裡瀰漫著一種緊張的氛圍,冇有人說話,隻有輕微的呼吸聲和鞋子摩擦地麵的聲音。

在會議室的首座,坐著一位中年男人。

他不苟言笑,神情嚴肅,像是曆經歲月的磨礪,那胸前掛著許多勳章,或許這些勳章見證了他曾經的輝煌。

他的手上有著明顯的刀疤,那是戰爭留下的痕跡,若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冇有左腿。

“站著乾什麼?

都坐下吧。”

郭孟擺擺手,示意眾人坐下。

聽到這話,眾人皆是各找各的位置坐了下來。

林川在這時站起了身,翻著手中的幾頁紙,“此次任務等級為B,出行人數三十一,重傷一人,輕傷七人,無人員死亡。”

他放下手中的紙,在後麵的牆壁上投影了那隻流浪體的畫片。

“第一次擊殺無生命體征,約莫過了二十分鐘,流浪體再度複活,攻擊比第一次要猛烈許多。

再次死亡後,屍體和所分泌的粘液都跟著消失。”

郭孟抿著唇,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林川:“但有部分粘液殘留在蛟龍小分隊隊長林宇手上,存在手上的並不會跟隨母體消失,進一步推測需要某種物體進行隔離保管。”

“目前林宇己經將殘留的液體送往了實驗室,還需觀察下一步結果,我的報告完畢。”

話落,林川方纔坐下。

另一位中年男人在此時站了起來:“根據在外地執行調查任務的獵虎隊報道來看,這次的變異流浪體也和那個‘神秘’實驗室脫不了乾係。”

“奇怪的是,每當我們想要查詢變異流浪體的源頭時,線索就會中斷,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此時起身的中年男人名叫周衛達,肚子上的西裝鈕釦被撐的快要爆開,臉上的肉堆在一起,多少也是有點嚴肅的存在。

林川沉吟片刻,突然猛然抬頭道:“萬一是我們內部出了問題呢?”

周衛達:“……”這種可能他不是冇有想過,隻是像這種的機密隻在高層知曉,如果“內鬼”在高層,倒是比較難抓了。

畢竟郭孟在十幾年前就讓一批人調查內部問題,至今還冇有結果,要麼是“內鬼”藏的深,要麼是他還冇有任何行動。

可如今他突然行動,是為了什麼呢?

目的究竟是什麼……一時間會議室充滿嘰嘰喳喳的聲音,人心惶惶不安,若內鬼真是出現在高層 待了幾十年的人 己經對臨床內部瞭如指掌了,究竟是何方勢力?

會議室內的人們正熱烈地討論著,聲音此起彼伏,冇有人注意到窗外的異樣。

一隻禿鷲靜靜地立在窗外,它的眼睛冒出詭異的藍光,注視著室內的人們,那道藍光在黑暗中閃爍著,透露出一種神秘而危險的氣息。

當眼睛恢複到正常時,禿鷲展開翅膀,飛走了。

它的身影迅速消失在夜空中,留下了一片寂靜,會議室內的人們繼續著他們的討論,對剛纔發生的一切一無所知。

“他們也有母體粘液。”

昏暗的房間內,一絲微弱的燈光透過窗簾,映照出景冬的身影。

他悠然地翹著二郎腿,手中擺弄著卡牌,像是他掌控世界的工具一樣,眼神中透著一種迷人的危險。

“嗯,問題不大。”

大牛道。

景冬抬眸,眼睛閃爍著,“我就是如此自私,任何東西我都不想讓彆人得到。”

卡牌在他的手指間翻飛,如同舞者翩翩起舞。

他的動作嫻熟而自信,每次的擺弄都帶著一種韻律。

景冬:“去吧,給他們新增一點樂趣。”

大牛:“……”大牛看著他,景冬的眼神猶如寒冰,冰冷刺骨,笑容中透露出一種陰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我明白了。”

大牛似是明白了該怎麼做,轉身離開了房間,去完成更重要的事。

景冬眉頭微皺,開始思慮著他們所說的“內鬼”,心知自己尚未與對方接頭,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中,需要保持低調,不能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明白,一旦暴露了“內鬼”,不僅自己的任務將功虧一簣,還可能給整個計劃帶來巨大風險。

如果“內鬼”當真露了馬腳,必須他親手除掉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