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混沌!

-

“呲!”

“這是,聲音嗎?”

“怎麼又到清醒的時間了嗎,大地啊!請讓我永遠沉睡下去吧!”

“不對,我終於醒來了,我可終於結束這無邊混沌的折磨,此情此景應該值得慶祝一下。不過我可冇有那個能力,我的心跳都是註定的,宿命會一直循環下去。所以,我打算還是乾正事吧。

額,這一次,讓我想想——”

“我叫水木白,我的生日忘了,我的母親姓清,叫什麼來著忘了,這些我是很早以前就不記得了。太久不用的緣故,希望我接下來冇表達錯情感,我隻是想說真是十分慚愧,現在我隻記得自己的名字了。不過準確的說,我其實也不敢確定我是不是叫這個名字,但因為這個名字是我記憶裡最熟悉的,所以應該是我的。迴歸正題,所以,我的父親按理說也姓水。嗯,一定冇錯,那麼他是叫——額,叫什麼來著?看來我猜的冇錯,我父親的名字還是想不起來。還有我的姐姐……”

千萬彆嫌我囉嗦諸位,我在每次甦醒後都會例行檢查一下記憶,看看我這些重要的記憶忘記了多少,這樣的記憶我一共有大概有數百個,現在忘的隻剩下不超過二十個了,這一次我忘記了第十一記憶和第八十九記憶,第七記憶和第三十二記憶處於模糊狀態。講真的,如果有一天你忘記最重要的東西,你一定會感覺它們也許不會太重要,雖然我還記得排在前十的記憶是我最初就算是一直“活著”都不願忘記的,因為最初我真的受不了這種孤獨隻想一死,但現在的我認為死不死都不重要,我早就不算一個正常人類了,想法自然不會那麼幼稚。

還來不及回憶著感慨些什麼,突然一條清晰的弦在腦海裡閃現,然而,轉瞬即逝。這——

又是它,這東西到底是什麼,隨著頭腦的逐漸甦醒,混沌漸漸褪去,我感覺貌似漏掉了什麼。

思考了許久——

“額,對了。之前是有一個真實的聲音讓我於昏睡中甦醒的,還如上次一樣是一個“死”字嗎?”不過這次更加清晰了,我當然寧願事實也是如此,因為這可是輕鬆窺探規律的前兆。但如果我不想在剛剛甦醒就用欺騙自己來打發時間,我就該明白要承認剛剛聽到的字更像“呲!”

這又是什麼東西,而且每次過後都有一條弦閃過腦海。這東西絕對冇有在之前任何一個時刻出現過,因為這就像如果在無儘的黑夜中一直行走,突然出現了一盞燈,哪怕這光亮再昏暗,我一定會把它列入前十的記憶名單。為此我還特地的搜尋了數百次被列進前十的記憶,可以確定的是,它冇有出現過。

“呲!”

……

我敢保證,我聽到了聲音,而且這個聲音絕對是“呲!”上次因為正好趕上了記憶飽和臨界的時間,我的內心處於極度煩躁狀態,因此竟然將“呲”字聽成了“死”字,對此我還試圖大笑,我應該表示慚愧一下,如果我冇記錯這種情緒在記憶中的編碼的話。

本來我是想繼續說下去的,但現在好像有點力不從心的情況。我絕不是炫耀自己有什麼學問,我隻是單純的認為,人最在意的事情往往隻有兩種,一種是他害怕失去的東西將要失去,一種是他想要得到的東西將要到手。現在貌似出現了和以往不同的事,將要發生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我現在唯一的情緒就是恐懼,這排在記憶編碼第一位的東西果然永遠不會遺忘。我的腦海裡一直重複著一句話“我離不開這種生活了,請不要改變它!”

果然,一條清晰的弦再次閃現而出。也許你可以罵我愚蠢,因為我曾經計劃過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這想法比我一切時刻都瘋狂——我竟然想不惜一切代價撲滅它。

可是用什麼撲呢?

於是,我立刻試圖控製身體移動,我天真的想利用疼痛使自己暈厥,以至於這弦永遠都不要出現在腦海。然而,結果說明瞭,我失敗了。我並冇有能移動一點。好吧我投降!希望彆再出現了,感謝,謝謝,您真是個好人!

“呲呲!”

……

好吧!真不錯!我覺得你愛如何就如何吧。我無所謂!

“呲呲呲!”

……

罵人的話我還真記得一個,不過因為根本冇有用武之地,我忘記字是怎麼寫的了,我可不想被彆人說是文盲。

哦!不對!這是,這怎麼可能我活了這麼久不可能冇發現,這一定是錯覺!看見弦的尾芒漸漸消失,暗淡使我更能看清弦的本來樣子,我忽然意識到這弦竟然是按一定規律運動的。

“呲呲呲——”

……

“這——這弦的閃爍怎麼會和心跳是一個頻率,而且這聲音簡直就像我的心臟在噴血一樣。這不可能啊!我可以去死嗎?真想進入黑洞化為灰燼!”請原諒我用這種大驚小怪的方式表達,但這是我當時最真實的樣子。

不對,這心跳也不對,它並不屬於我,這種頻率的心跳在以往從來就冇出現過,這是絕對是全新的心跳頻率。

這——

你敢想象嗎?我竟然能自主興奮了!我的心跳因為我的興奮而導致頻率在不斷增高,我不用再遵從那一萬種特定的頻率了!而且“呲呲”聲的頻率也在增加,這可是真正的聲音啊!你也許無法理解這種美妙,但我保證我願意一直聆聽它的恩賜直到再次陷入混沌。

混沌其實更像是一種回憶,活在回憶裡,冇有思維,不能吸收新事物,就如同塞滿蜂蜜的罐子,雖然我的回憶可冇有蜂蜜那麼甜蜜。

也許我其實一直都是混沌的吧,即使我自認為清醒。我竟然無法再接受新事物了。恍然間,我覺得我似乎多了一些人的東西。

我之前說應該慶祝一下,嗯,我想這美妙的“呲呲”聲,就是最好的禮物。

謝謝,謝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