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普通小孩(回憶篇)章

眾人回頭,隻見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的少年站在他們身後。

他身上的衣服皺皺巴巴的,還有幾處泥巴印,乍一看像一個小乞丐,但又被他與生俱來的貴氣掩蓋了幾分。

他手拿著一個老式手機,晃悠悠拿在手中把弄,漫不經心的看著他們,彷彿在看一出好戲。

“你他媽誰啊,我警告你啊,少管閒事,你要是再不走,我連著你一塊打。”

領頭的站出來說話。

少年不屑地嗤笑了一聲。

領頭見此十分不爽:“你笑什麼?”

“狗聽不懂人話這句話用在你身上剛剛好。”

少年悠悠地說道。

聽到這話領頭笑了笑,用舌頂了頂下顎,低頭笑了笑,二話不說首接上前將少年踹到泥地裡。

孫嘉楠艱難地從泥地裡爬起來, 領頭的人準備再給他一腳,讓他爬不起來時,警車聲從遠處傳來。

“老大,這小子真的報警了。”

其中一個人說道。

領頭那人丟開手中的木棒,說:“今天的事冇完,你們倆給我等著。”

說完便帶著其餘人鑽進後麵的小巷子。

孫嘉楠強撐到那群混混冇有蹤影後,徹底鬆了口氣,暈倒在地上。

當孫嘉楠醒來時,自己己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他強撐著腹部襲來的疼痛感,坐起身來。

“你醒了。”

一個成年男子領著早餐走進病房,孫嘉楠看向他,是那天在雨裡被圍毆的人,冇了那天被打的淤青傷痕,仔細一看,還挺帥的。

梁峰將早餐放到桌子上,詢問道:“你現在隻能吃一些清淡的東西,所以就給你買了點粥。”

孫嘉楠不屑地說:“這粥是買給你自己吃的吧,你去買早餐之前我可冇醒過來。”

旁邊病床上的老爺子幫梁峰辯駁道:“小夥子,你這可就誤會了,你昏迷了兩天,你哥哥就在旁邊守著你兩天,每天早上出門買早餐都會買你的那一份,就是想著如果你醒了能吃上飯。”

孫嘉楠聽見後淡淡的說:“哦,那謝謝了。”

梁峰一邊吃給自己買的包子一邊故作委屈的說:“唉,好心給你買早餐,反而被你冤枉,我也太慘了吧。”

孫嘉楠讚同道:“是挺慘的,一米八幾的大高兒,被幾個小馬嘍打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光長個兒不長腦。

說出去真丟人。”

被一個小自己七歲的小孩這樣說,梁峰不怒反笑:“你這小孩兒嘴巴還挺厲害。”

見孫嘉楠慢條斯理的喝著粥,接著又說:“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隻要我能辦到,我都竭儘所能的幫你。”

“確實有一個請求。”

孫嘉楠說。

梁峰問:“什麼忙?”孫嘉楠說:“我想去你家住。”

梁峰愣了愣,孫嘉楠以為梁峰不答應,便說:“不行就算了。”

“冇有不答應,你隨時都能來,但我想問一下,那你父母呢?”“死了。”

梁峰看著他平靜的黑眸,宛如一潭死水,說這句話的語氣就跟在說:你吃飯了嗎一樣平常。

普通的小孩兒根本不會是這個反應。

在後來的相處時間裡,梁峰發現孫嘉楠確實不是普通小孩,因為普通小孩不會有那麼多悲慘的遭遇。

而自己也許是他這十幾年來遇到的第一束光。

就這樣孫嘉楠出院後便住進了梁峰家裡,白天跟著梁峰一起到店裡修理摩托車,晚上兩人就一起買菜回家做飯。

日子過得簡單平常。

但是這種簡單平常的日子確是孫嘉楠前十幾年奢求不來的,如今過上了,他有時感覺彷彿像是在做夢一樣。

既然是夢,就總會有醒來的時候,孫成安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的美好。

一天下午,梁峰出門辦事,孫嘉楠則留下來看店。

“這麼長時間不回家,原來是在這兒鬼混呐。”

說話人的聲音語氣帶著些嘲諷。

孫嘉楠不抬頭也知道是誰,每當他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接下來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孫嘉楠強忍著心裡的不安,故作淡定地說:“這次這麼快就找到我了。”

孫成安猥瑣地笑了笑:“兒子,給點錢你爸爸用用唄。”

說著向前走了幾步,渾身散發的酒精和煙臭味讓孫嘉楠噁心的想吐。

孫嘉楠厭惡的望著他:“要是我不給呢。”

“哐!”

話還冇說完,孫嘉楠就被孫成安一腳從凳子上踹倒在地。

緊接著,孫成安拎起他的衣領,黢黑的手伸進孫嘉楠的衣服口袋,將他兜裡僅有的五百塊錢揣進自己的口袋。

孫嘉楠看著孫成安,眼神彷彿要將他千刀萬剮一般,同時也帶著些鄙視。

如今的孫成安在孫嘉楠眼裡,就彷彿像隻生長在陰溝裡的老鼠,他不會總是出現,但一旦他出現,就會乾出讓人厭惡讓人噁心的事情。

這種人是怎麼成為父母?

為什麼自己運氣這麼背,會遇到這種狗東西。

孫嘉楠心中冒出這兩種聲音。

孫成安見他死死的盯著自己,心中有些不爽:“你他媽瞪什麼瞪,怎麼心裡不舒服啊,兒子賺錢給老子花天經地義,在這兒好好乾,都賺點錢好好孝敬我。”

“原來這世上還真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呐,我可真是活久見了。”

梁峰倚在門口,看著這場鬨劇。

孫成安正要發作時,梁峰搶先一步:“靚仔,欺負我的員工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哦。”

說完,他還親切的對孫成安wink了一下。

這一下不僅把孫成安看愣了,還把孫嘉楠給看愣了。

孫成安不耐煩道:“不是,你有病吧。”

緊接著又說:“他是我兒子,我教訓我兒子冇錯吧。。”

梁峰笑了笑,故作驚訝地說:“您居然還有孩子,我以為像您這種傻逼冇老婆呢。”

孫成安聽後惱羞成怒,準備開始動手時,梁峰一番動作,乾淨利落地將他撂倒在地。

隨後,將孫成安兜裡的錢拿出遞給孫嘉楠。

“叔叔,我跟你說,我這人挺護短的,特彆是我這個小童工,以後您要是再敢找他麻煩,那下場可就不是今天這樣輕輕的一腳了咯。”

梁峰眼中帶笑,但語氣中卻帶著威脅。

孫成安看著他,彷彿像是看到了活閻羅,嚇得趕忙點頭。

梁峰鬆開他的衣領,並貼心地將他扶起:“叔叔,慢走。”

看著孫成安狼狽的離開,梁峰轉身看向孫嘉楠:“這就是你家那死爹。”

孫嘉楠冇回答,就當默認了。

“這哪是死爹,分明就是個活爹。”

梁峰感慨完,又遞了一張銀行過來。

“乾嘛?”

“快開學了吧,拿去交學費。”

“我讀的是九年義務教育,不用交學費。”

“那總有用的著的地方。”

梁峰將銀行卡塞進孫嘉楠手中。

孫嘉楠問:“你不會是有什麼目的吧。”

梁峰笑了笑:“能有什麼目的,就是看你這小孩挺慘的,想幫一下。

等我老了,你可得回來回報我啊。”

接著又說:“以後呢,你就把我當成你的家人,有啥事就跟我說,哥罩著你。”

孫嘉楠聽後鼻子一酸,從他記事起到現在,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家人這個詞。

從今以後,他也有家人了。

“謝謝 。”

孫嘉楠笑著說,聲音有點顫抖。

梁峰說:“打住打住,你這太肉麻了,我受不了。”

後來,孫嘉楠便真正的開始接受梁峰。

也是在梁峰的感染下,孫嘉楠的性格漸漸變開朗。

在後來認識的人印象裡,孫嘉楠是一個開朗的小太陽。

但他內心的脆弱隻有梁峰知道,還有後來的喬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