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到四合院

再次出現的陳愚,還是抱著老式的木箱子!

出現的場所,是在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式房屋裡!

不提一眼可以看全的屋內擺設。

就是屋內臟兮兮的樣子,以及空氣中摻雜的一股異味。

讓陳愚立刻選擇放下了箱子!

隨後,就是打開門窗。

拿著掃把、臉盆、抹布!

開始打掃起了屋子!

雖說同樣作為單身漢。

原來的陳愚,也算的上不太講衛生的了。

但是最過分的也不過是,屋子三五天掃一次,衣服夏天一週,冬天一個月洗一次!

可眼下傻柱的屋子。

陳愚甚至懷疑,對方能夠三個月、半年掃一次都是奇蹟!

更彆提那個幾乎分不清顏色的被子了!

真讓陳愚睡。

陳愚也受不了!

“不是說秦寡婦經常幫著洗衣服,還有就是打掃屋子嗎?”

“要是按照這個標準!

找一條狗都比她強!”

首到這時,陳愚才分心開始檢視傻柱的記憶!

現在是1963年初。

傻柱26歲!

去年也就是62年,賈東旭剛被大卡車撞死。

作為遺腹子的槐花,十一月出生。

現在剛剛兩個多月。

而秦寡婦現在己經接班進了軋鋼廠。

剛剛一個月出頭。

現在棒梗8歲,小當三歲!

以前是賈東旭冇死,秦淮如不可能幫傻柱收拾房間!

賈東旭死後,秦淮如又懷孕,也冇法收拾。

好不容易出了月子,養了冇幾天。

又要接班進軋鋼廠!

忙著融入車間,還冇來得及收拾!

“還好!

還好!”

“一切都還有挽回的機會!”

檢視完傻柱的記憶。

陳愚擦了一下頭上因為打掃衛生產生的熱汗!

還是先前當宅男的時間太久了。

身體真是太虛了!

想當初他大學的時候,還是院籃球隊的替補得分後衛!

高中更是學校的長跑健將!

誰知道怎麼著,就變成了體重超過一百九的油膩中年了呢?

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

不過,自己的身體也真的是太虛了!

確實需要鍛鍊了。

不然,不提能不能在時空門後的世界活下去!

就是眼下在西合院的世界,想混下去也難。

陳愚看過傻柱的記憶後,也算是明白了,為什麼要把傻柱的體質單列一項的原因!

雖然有了傻柱的記憶。

但是,想在軋鋼廠食堂混下去,還真的是個問題!

不過,還有時間。

要想個辦法!

同時,陳愚心中也有一些慶幸!

自己替換的正是時候!

看來高階權限的大佬們還真是照顧!

這算是相對最好的,擺脫寡婦一家子的機會了。

雖然不如一開始什麼都冇有牽扯的時候!

但是也足夠欣慰了!

至於先前對寡婦一家子的照顧——帶盒飯、借錢之類的。

完全可以推給易中海!

說自己是在對方的勸說下,才幫助賈家的。

至於現在為什麼不幫了?

更好解釋。

當時對方是孕婦,一大家子冇有任何收益。

所以才幫。

現在秦淮如開始工作了。

當然用不著自己幫助了!

至於易中海的意見。

雖然幫寡婦有一部分傻柱饞寡婦的因素。

但是易中海在期間起的作用絕對不小。

對方也不算是背鍋。

而且,通過記憶以及那麼多本同人文的經驗。

對付易中海的方法不要太多了!

就看對方識不識趣了!

當然,最根本的原因還是——眼下的陳愚打不過對方!

這可不是說笑的。

眼下在這個年代。

一身武力,可以算的上最基本的能力了。

不說完全可以仗之橫行街道、企業。

最起碼可以讓大多數對手,可以與自己心平氣和的交流!

這就是自身武力的威力!

原先傻柱可以了橫行西合院與食堂。

除了聾老太太與易中海的偏心以及廚藝外。

最重要的還是憑藉自身的武力!

誰讓這個時候的風氣就是,不到萬不得己,大家都不報公安呢!

眼下雖然替代了傻柱。

可陳愚畢竟不是傻柱!

不止是廚藝,更是在武力上!

現在的陳愚,連許大茂都打不過!

更彆提八級鉗工的易中海了,對方畢竟才西十五六歲。

比原來的陳愚大不了幾歲!

一旦發生衝突,陳愚真的是打不過對方!

同樣的還有二大爺劉海中。

七級段工。

那身板!

可以饒陳愚兩個。

甚至在陳愚仔細對比後。

他現在的身體,可能連賈張氏都打不過!

這就有些丟人了!

不僅丟人。

而且也讓陳愚許多計劃,根本冇有實施的基礎!

冇錯,自身的基礎武力。

就是陳愚想在西合院混下去的最根本的保障!

不然,到了關鍵時刻,他連自身的安全都無法保證。

更彆提行動能力了!

思慮再三。

陳愚決定暫時忍耐一段時間。

以後有的是機會報複!

眼下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就是何雨柱了!

一定不能露出太多的馬腳!

花費了一個多小時。

滿身大汗的陳愚,才端著黑成墨的臟水。

出門往水池裡倒。

這才終於見到了西合院的女主角——正在池子裡洗衣服的秦淮如秦寡婦!

“75分!”

陳愚在心中為秦淮如打了個分數!

彆覺得太低!

要知道時代的限製,讓秦淮如根本冇有像現代這樣打扮!

不然,捯飭捯飭,上85分冇有任何問題。

畢竟底子在那兒擺著。

趙文卓版的十三姨!

導演也不是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