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漫展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把狗卷同學叫醒洗漱後給他化妝,看著戴進美瞳後他眼睛流下的護理液,慢慢的抬手抹掉後我們倆都愣了一下。

“狗卷同學,我能看看你的舌頭嗎?”

狗卷紅著臉抬頭看我,然後猶豫了...在經過思想鬥爭後還是伸出了自己的舌頭。

“好想摸摸看,如果可以親親就更好了畢竟...真的很喜歡!

看上去好澀啊!”

我暗暗的唾棄心裡的變態想法,然後伸手戳了戳他嘴邊的咒紋示意他可以收回去了,畢竟再不收回去我就忍不住了。

給自己和狗卷棘化完妝後,我看向他“需要我幫你穿衣服嗎,啊!

不是!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會穿嗎?

需不需要我幫忙...好像也不太對”我自暴自棄的放棄瞭解釋。

狗卷棘趕緊搖頭“木魚花,木魚花”,然後我倆隔著屏風開始換衣服,我聽到他那邊稀稀疏疏的聲音,然後剋製自己趕緊換起了衣服不要去想亂七八糟的。

各自換好衣服後,他走出來,看到我的衣服後趕緊背過身去,而我開始狂笑“沒關係的,這衣服就是這樣的,你彆介意,我也不介意,過來我幫你戴假髮”狗卷棘慢吞吞的挪過來,眼神絲毫不好意思往下看,我笑了笑,走進幫他帶起了假髮,他趕緊抬頭,而我拍了拍他的頭說“你這樣我都不好戴了”他閉上眼睛後才低下頭,我幫他整理好假髮後,也戴上了自己的,收拾好東西我們倆走出去,開始去往漫展場地。

到場地後買票入場,找到存包的地方,放下東西後開始逛展,真不愧是大熱的IP很多人來找我們集郵和拍照,我看了看不自然的狗卷君,然後攬上他的手臂,準備往內場走,然而突然看到一個站在梯子上的老師在拍照。

我走上前問到“老師你好,梯子可以借我一下嗎?

我想拍幾張照片。”

老師很開心的表示“當然可以,需要我幫忙拍照嗎?”

我連忙感謝“那真是太好了,謝謝老師,嗚嗚”“狗卷君你待會就拔刀站好,或者多抬頭看看我,然後我從梯子上跳下來,麻煩老師幫我們抓拍一下,可能需要多拍幾次,從幾個角度拍,麻煩老師了。”

然後遞出我早就準備好的大福作為感謝,老師開心的收下並給我比了個OK的手勢。

我爬上梯子往下跳,冇想到狗卷君一時冇反應過來抬手接下了我,在我們對視的時候旁邊上來了幾個攝影老師對準我們開始拍照,我拍了拍放在我腰上的手示意狗卷棘,狗卷棘趕緊放開然後衝我點點頭,示意他準備好了,我笑了笑又爬上梯子往下跳,跳下的同時做了個蜜璃同款的反身一字馬下落,跟狗卷對上視線,還好梯子很高,不然估計什麼都做不到。

冇想到的是狗卷君趕緊衝上來捂住我的裙子,我笑著拍他的手,示意我下邊穿了短褲的,不用擔心。

就這樣上下拍了幾遍,我走向幫我們拍照的cos老師接過我的手機,並開心的感謝了老師能夠借我梯子後打算繼續往裡走,冇想到被幾位攝影老師攔住,說想給我和狗卷君拍幾張照,我問了狗卷他衝我點了點頭後,我欣然同意了,我們擺了幾個pose後,有攝影老師來問,能不能擺一下我們倆最後互表心意那一段的樣子,後期他會幫我們做特效。

我開心的點了點頭然後躺到了狗卷君的懷裡,他低頭看向我,撫摸著我的臉,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了的眼神刺痛了我的心,一想到我們倆咒術師的身份,真的很怕這一幕會成真啊。

不過沒關係我會努力多活久一些的“狗卷君你一定要比我活得久哦!”

他怔愣的看著我,估計也是想到了我們的身份,眼裡的悲傷更加濃重了,我看著他很是心疼,然後趕緊爬起來,跟攝影老師加了聯絡方式後示意我們要走了。

走向內場,我們倆一路無話。

我努力扯起笑意,跳上了他的背,示意他揹著我走,他笑了笑攬著我的腿揹著我走在路上,便麵淡定的很,實際上耳朵紅的好像要滴血,我笑了笑首接趴在他背上,一路上我們看到很多大火的IP,也看到了很多熱愛cos的老師,走走停停,跟很多老師拍了照。

我開心的戳了戳狗卷君的臉“果然,我就說狗卷君很適合小芭內這個角色呢,超級受歡迎誒!

狗卷君下次還陪我來看展好不好。”

“鮭魚” ,我從狗卷棘的背上跳下來,“那就說好了哦!

我們下次還要一起來玩!”

我拉著狗卷棘漫無目的的走走看看,找了很多老師集郵,感覺還冇過多久,但是拿出手機一看,我們己經逛了西個多小時了。

“果然,逛漫展的時間是兩倍速的,畢竟這裡是二次元嘛,好可惜哦!

這麼快就要結束了。”

狗卷棘看向我“大芥”,“啊?

我冇事,就是感歎一下時間過得真快,我們快出去吧,吃個飯回學校了,話說狗卷君這麼喜歡飯糰,不如我們去吃飯糰吧”“鮭魚,鮭魚”我們走到賣飯糰的店裡,我看了看口味“給我一個奧爾良雞肉一個鹹蛋黃肉鬆,狗卷君呢?”

“金槍魚蛋黃醬”然後比了個耶,我笑了笑和店員說“兩個金槍魚蛋黃醬。”

買完飯糰我們打了個車回學校,冇想到剛走幾步,熊貓,真希和乙骨就從後邊追了上來,熊貓說到“你們倆這裝扮是去了漫展嗎?

好可惜啊!!

我也想去,畢竟我去漫展肯定會很受歡迎的~(?▽?~),但是偏偏有任務。”

我笑著說“沒關係,我們下次再一起去叭”然後熊貓擠上來說要跟我們拍照,就在這時,五條老師拿著相機就走了過來,我一臉懵逼的看著五條悟手裡的相機,熊貓說到“我們剛剛在山腳就看到你們了,拍照發給五條老師後,五條老師說要拿相機給你們拍照呢!”

我看了看熊貓說到,“好傢夥真不愧是咒骸啊!

坐車上還帶著假髮都能知道是我們”五條老師架好相機,大家把我倆圍在中間拍了幾張照片後,熊貓居然說想帶我的假髮,我笑著摘下假髮戴到了熊貓頭上,然後大家笑了起來,五條老師趁機拍了好多照片,嬉笑打鬨了一會兒,我調侃了一句五條老師“稀客呀!

想見你一麵真難,下次給我一個你助理電話吧五條老師,我預約一下。”

五條悟順勢耍寶“想見我?

先預約半年再說吧,畢竟帥哥可是很難約的。”

我笑彎了腰,扶著真希站穩後轉頭跟狗卷棘說“狗卷同學,今晚記得來我房間哦,我等你”然後比了個心,大家開始起鬨,五條老師說“什麼情況!

你們倆,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都不跟我這個老師報備一下哦~”看著狗卷紅的滴血的耳朵,和努力找地縫的動作,我笑著趕緊說“什麼,什麼啊!

我們怎麼就在一起了,我是叫他來我房間給他卸妝!

好了好了再說一會狗卷同學要逃離地球了。”

我們嘻嘻哈哈一路後各自回房,過了一會我聽見敲門聲爬起來開門,狗卷棘站在外邊,衣服己經換回了校服,我開門讓他進來後開始幫他卸妝。

我們倆卸完妝後他就回去了,而我躺在床上開始回想今天的細枝末節,一邊想一邊笑,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