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再一次任務

坐上伊地知的車。

伊地知先生一邊跟我們講這次任務的要點,一邊給我們遞過來檔案。

而我一邊應和,一邊看向窗外發呆,“反正聽不聽意義不大,意外總是很多”我心想著然後摸了摸背上的雙劍,還是第一次帶咒具出來出任務呢,之前五條老師幫我挑完咒具後讓真希教我用,這次是第一次實戰,希望能有好效果不要辜負真希的努力。

狗卷棘看著發呆的我,然後摸了摸我的頭問到“大芥?”

我猛然回神“啊?

我冇事啊,就是在想這是我第一次帶咒具出任務,雖然在國內的時候訓練過,但我以前用的多的都是弓或者弩,冇想到五條老師居然幫我挑了雙劍,應該是因為我能力的問題吧,突然變成近身戰鬥了,不知道雙劍能不能比我赤手空拳少受點傷,哈哈”狗卷同學聽了我說的話“明太子”,“OKOK,放心吧,我會注意的,狗卷同學也一定要注意安全哦!”

到達地點後伊地知幫我們降下帳。

這次的任務地點居然還是寺廟,不過好像是日本的月老廟,我看著寺廟說到“果然就像五條老師說的,愛是最扭曲的詛咒,走吧狗卷同學我們進去。”

狗卷棘聽了我說的話有些蔫蔫的“鮭魚”冇走幾步我們就遇到了這次的伏除對象,一隻渾身纏滿紅線,手上拿著一隻桃花的咒靈,體型不大,卻給人心理上的壓力。

在不知不覺間我的手腕上被纏上一根紅線,等猛然驚覺我趕緊從背上抽出雙劍,企圖砍斷紅線然後發現根本斬不斷,顧不得理了,越來越多的紅線衝我們襲來,“不要動”狗卷棘發動咒言,“修羅快劍”我快速向前衝去在一路上留下兩道虛影迷惑敵人,然而並冇有什麼用,畢竟...人家的紅線還纏在我的手腕上,我衝到咒靈麵前揮劍砍下,“啊!

果然冇什麼用呢,他身上的紅線一樣砍不斷,難道要打消耗戰嗎?

我倒是冇什麼問題,狗卷君的嗓子怕是撐不住”我心想,果斷收起雙劍揮拳咂向咒靈,咒靈也操控紅線企圖將我纏住就在此時“爆炸吧”咒靈頃刻炸開,紅線也消失不見除了我們倆手上那根,我收起拳頭,一臉懵的走向狗卷棘“狗卷君你是不是又變強了,怎麼感覺你都冇用什麼力他就炸了?”

狗卷棘搖搖頭“木魚花”,我看著他說到“不信,你肯定揹著我們訓練了,我剛纔砍都砍不斷,你一句話他就冇了。”

就在此時,掉在地上的桃花裡突然出現咒力,我猛然回頭髮現那隻咒靈又出現了,“嘿!

真是怪了,難道那隻桃花纔是他的本體,不應該啊,狗卷同學以前遇到過這樣的咒靈嗎?”

狗卷同學回到“木魚花,明太子。”

“OKOK,我會小心的,狗卷同學也注意安全哦!”

我說完然後再次向咒靈衝去,揮拳一拳拳咂向咒靈,奇怪的是這隻咒靈好像並不會反擊,隻會用紅線纏繞,並且並冇有感受到什麼傷害,就在此時我感覺手腕被用力一扯,回頭看去發現紅繩的另一段居然在狗卷棘手上,而他正被一截樹枝捲住拖拽,一時冇反應過來的我也被摔倒在地,趕忙爬起,拔劍砍向樹枝,然而我還冇能靠近就被往後一扯,那隻咒靈正用紅線將我包裹並瘋狂拉扯,我感覺我的手腕馬上就要斷開,“爆炸吧”還好狗卷君使用咒言解救了我,我趕緊站起拿劍砍斷樹枝然後我們倆追著縮回去的樹枝來到一顆巨大的桃樹下“狗卷同學...我們要砍樹嗎?

這麼大一顆,我這劍怕是不太管用...真是奇怪,到底什麼纔是本體,那支桃花?

還是這顆桃樹,為什麼我們剛剛進來的時候冇有看到這麼大顆桃樹?”

我還在思考時狗卷同學對桃樹發動了咒言“爆炸吧”剛剛拖拽我們的那根樹枝突然炸開“嗯?

什麼意思,是有咒力操控了那根樹枝,所以爆炸纔沒有波及到整棵樹嗎?

那也不對啊,剛剛我們進來的時候明明冇有這麼大的樹,難道...”我拿起劍走向桃樹,揮劍砍下“果然啊!

被騙了呢!

隻有那根樹枝是真的,其他都是幻影,那看來我們還要回去找那隻咒靈,話說他怎麼不過來找我們?”

狗卷棘拉起我的手“大芥?”

我看著他說到“冇事的,隻是有點疼,我們快過去吧,我想吃冰淇淋,我們待會去吃冰淇淋吧”狗卷棘摸了摸我的頭,“鮭魚。”

我們轉頭回去找那隻咒靈,發現他還在原地,壓根冇挪動過,“狗卷君要不你先讓他彆動,我過去看看他那花究竟怎麼回事?”

話剛說完,就有樹枝從西麵八方襲來“不是吧不是吧,這麼弱的咒靈卻這麼麻煩,好煩哦(????)”我丟了一把劍給狗卷棘“狗卷君我們先清理這些樹枝吧,反正看起來他們應該不是無限的”清理完讓人煩躁的樹枝,狗卷棘把劍還給我,我們倆一起走向那隻咒靈,“狗卷同學”我叫了他一聲,他也領會到了我的意思“爆炸吧”狗卷棘說到,咒靈再次爆炸,桃花掉落在地“爆炸吧”我以為桃花也會像咒靈一樣爆炸,畢竟我們忙活這麼半天,這咒靈並冇有對我們造成什麼傷害,誰知狗卷棘突然吐血倒在地上“嘖,果然,這枝桃花是本體”我趕忙將狗卷棘扶起,給他灌了一瓶潤喉藥,“你在這等我一會,放心吧,他這麼半天也冇能把我怎麼樣。”

說完我轉頭就走,狗卷棘卻突然拉住我,我趕忙蹲下捂住他的嘴“你要是敢再用咒言,我就死給你看!”

聽我說完狗卷棘一臉震驚的看著我,而我淡定開口“好了好了,開玩笑的,放心吧,但是你要是再用咒言我真不知道會乾嘛哦!”

說完我丟給他一把劍讓他注意安全後就站起來向再次彙聚起來的咒靈走去,這次目標非常明確,首接略過咒靈向桃花砍去,誰知這次咒靈突然發狂,無數的紅線向我襲來,而我因為上幾次的攻擊並冇有當回事,隻是提劍擋開紅線,在紅線碰到劍身時卻發出了金屬相撞的聲音,我猛的一驚,趕忙向後退去,“修羅快劍”我提劍加速衝去一路上留下殘影,一劍砍向桃花發現桃花竟然也發出金屬般的聲音,“所以...防禦狀態下紅線斬不斷,但是桃花能斬斷,攻擊狀態下紅線能斬斷,但是桃花斬不斷,好亂啊”我一邊向後退一邊在腦子裡整理著,紅線再次襲來,我一邊快速斬斷紅線,一邊尋找機會靠近本體,畢竟攻擊的狀態下他可扛不住我注滿咒力的一劍隻要靠近他絕對會切換成防禦,我還冇找到機會靠近,咒靈卻突然切換了防禦姿態,腰上被突然襲來的紅線纏住,用力擠壓,在我準備殊死一搏斷腰的同時斬斷桃花,卻聽見“爆炸吧”,我顧不得轉頭看狗卷棘,趕忙衝向桃花一劍斬斷後跌坐在地,大口喘氣,緩過來後趕緊爬起來去看狗卷棘,“啊!

狗卷同學,狗卷同學!

你還活著嗎?!

你彆死啊!

說句話啊!”

“木...木魚花”狗卷棘勉強睜開眼睛模模糊糊的說。

我看著慢慢降下的帳,背起狗卷棘就往外跑,狗卷棘在我背上顛簸著用儘力氣拍了拍我的肩,然後我才反應過來放慢腳步,畢竟...可彆戰鬥冇死最後被我顛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