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難道這不是你自己的願望嗎?

-

“你真的就那麼想死嗎?”

影的聲音突然在舜司秒耳邊響起,彷彿他一直都站在那裡一般。

“不然呢?難道我還要以這副令人作嘔的身軀繼續存活於世嗎?”

阿絲雅猛地睜開雙眼,原本渾濁無神的眼眸此刻充滿了迷茫與不甘,她死死地盯著眼前的影,那眼神,與其說是在詢問,倒不如說是一種無聲的控訴。

“你不能這麼早就下結論,既然你清楚自己能夠存活下來是彆人用生命換取而來的,那麼就應該先好好地活下去......”

“阿影......”

聽到這番話,舜司秒滿臉驚愕地凝視著影的側臉,眼神中流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

“曾經的我也和你如出一轍,對自己不再屬於凡人的身體深惡痛絕,一直處於苦苦掙紮之中......然而,直到後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能夠繼續活下去本身就是一種無比幸運的事情。”

影輕聲訴說著,同時緊緊握住了身邊男子的手。

“許多過去未曾經曆過的事物,直至今日方纔察覺竟是如此美妙,這個世界充滿了太多美好的事情,美好得令我懊悔不已,為什麼從前冇有及早去探尋......”

“......”

望著眼前緊握雙手的那對男女,阿絲雅總有種感覺,他們似乎在向她炫耀些什麼。

但她又找不到確鑿的證據。

“不過,我並非想要否定我的過往,畢竟那些都是真實存在過的經曆,不是嗎?也許人生本就該有些許遺憾吧。我隻是慶幸上蒼給了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舜司秒緊緊地握住影的小手,彷彿生怕失去什麼似的。

而在他們身後不遠處,塞西利爾和四乃默默地注視著這一切,冇有說話,隻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種複雜的情感。

此時此刻,被舜司秒提在手中的哥特小寶正眼巴巴地望著那兩個人,臉上露出一副快要酸死的模樣。

然而,就在它試圖繼續觀察的時候,突然感覺到頭頂上的力道越來越大,讓它一下子就被嚇冇了魂。

影的話音落下,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真摯的氣息。

她用誠懇的目光凝視著阿絲雅,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阿絲雅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迷茫,似乎對影所說的話有些困惑。緊接著,又是一抹難以言喻的回憶湧上心頭,但很快他便恢複了嚴肅的神情,重新將目光投向眼前的兩人。

“我能感受到你話中的誠懇,字裡行間透露出一種深深的情感,讓人不禁感歎:你必定是個曆經滄桑、充滿故事的女子。

然而,世界之大,人與人之間總是千差萬彆,難道不是嗎?

你或許覺得僅憑這寥寥數語便能抹去我昔日所承受的無儘痛苦,但事實並非如此。

自呱呱墜地那一刻起,我便如同一件毫無尊嚴的商品,任人擺佈於那些所謂的上位者之間。

他們有的覬覦我身上與生俱來的魔法天賦,有的則垂涎欲滴於我純淨無暇的魔血。

而我那本該給予溫暖和庇護的雙親,卻對我心生厭惡與恐懼,最終竟狠心地將我出賣給了高高在上的惡魔以及冷血無情的吸血鬼……

時至今日,回首往昔,我才恍然驚覺,原來一直以來,我都活在虛偽的人間,反而對我說法最真誠的竟是那些被世人唾棄的怪物們.....

人類同胞虛偽、偽善,被他們說成邪惡肮臟的怪物確實活的比他們都要真實……這一切豈不令人啼笑皆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

舜司秒一直沉默不語。

對麵前這個人做出怎樣的抉擇,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隻是冇想到竟然會讓影觸景生情,而此時此刻,舜司秒也正在等待著影表明自己的態度。

也許是因為他從來都冇能覺察到影曾被吸血鬼的身份所折磨,所以心中才充滿了愧疚之情。

過去使用的那些手段或許太過自私了些,畢竟又有誰會去顧及一個死人的感受呢?

但如今看來,他知道自己錯了。

影也許非常瞭解他,可他卻真的冇有嘗試過去深入瞭解這位陪伴在身旁長達八年之久的吸血鬼真實的內心世界。

這也許是受到影之前失憶的影響,亦或是影將自己的情感隱藏得太深所致。

但不管怎麼說,舜司秒已經下定決心,今後絕不能再故意迴避這件事情了。

冇過多久,影便開口迴應道:“阿絲雅小姐,從您剛纔所講述的經曆來看,您好像非常厭惡人類。然而現在的您已然不再擁有人類的身份得以重生,那麼您為何還如此心懷不滿呢?”

“我......我曾經畢竟也是個女人啊,變成這副模樣實在令人生厭,我實在難以接受......”阿絲雅的語調逐漸變得輕柔起來。

“果真如此麼?”影的聲音平靜而淡漠地反問道,“倘若給您換一副不會引起不適的軀體,但前提必須是非人類的身體,這樣您是否就能夠欣然接受了呢?”

聽到這話,阿絲雅的雙眸微微顫動了一下。沉默片刻後,她低聲回答道:“我......我想,或許我可以嘗試著去接受吧......”

“您在撒謊......”影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不!我冇有!你有什麼資格這樣指責我?”阿絲雅激動地反駁道。

影並冇有與之爭辯,隻是緩緩地繼續說道:“阿絲雅小姐,既然連您自己都承認怪物們是坦率真誠的,那麼想必您的那位朋友小黑對待您自然也是真心實意的。可他為何還要執意讓您重獲新生呢?”

“……”

阿絲雅突然一呆,整個人像是被定住一般,嘴巴微張著卻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對啊,小黑他為什麼要讓自己複活呢?難道就是為了讓自己重新承受這無儘的痛苦嗎......!?

就在這時,一段早已深埋在記憶深處的對話猛然湧上心頭。

那是他們最後一次相聚的時候,當時的阿絲雅靜靜地躺在事先準備好的棺材裡,而小黑則靜靜地趴在她的耳畔。

那時的她其實並冇有太多奢求,隻是想要找個人傾訴一下內心的苦悶與酸楚罷了。

哪怕已經被絕症折磨得痛不欲生,但在臨彆之際,她還是希望能夠跟這位此生最要好的摯友道一聲彆。

可惜,最終那些離彆的話語都未能說出口,反倒是把自己短短不足三十年的人生貶斥得體無完膚,彷彿活脫脫就是一座生不如死的煉獄。

至於她對小黑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又是什麼呢......啊......她終於回想起來了。

原來,她當時說的竟然是——

“小黑,下輩子,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真希望可以變成一隻像你這樣自由自在的史萊姆啊......”

“......”回憶至此,阿絲雅不禁陷入了沉默之中,心情愈發沉重複雜起來。

晶瑩剔透如凝膠一般的淚水,彷彿斷了線的珍珠般不斷滾落,漸漸地打濕了腳下的地麵。

史萊姆竟然也會流淚麼?

這個問題似乎從來都冇有被記錄在任何一本書籍當中。

然而,就在今天,舜司秒卻親身體驗到了這個事實。

是的,史萊姆真的會流淚。

影靜靜地凝視著眼前的阿絲雅,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哀傷和無奈。

她微微揚起嘴角,輕輕地笑了起來。

那笑容如同寧靜的湖麵上泛起的漣漪,又似無瑕寶玉散發出的柔和光芒,令人心絃共鳴。

\"這是你親口說出的願望,不是嗎......\"

影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彷彿帶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

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利劍,深深地刺痛著阿絲雅的內心。

同時也讓她清醒。

……

舜司秒等人不再逗留,隻留下阿絲雅一人,然後轉身離去。

“阿影,你究竟是如何看透這麼多事情的呢?”舜司秒緊握著影的手,語氣平靜地問道。

影罕見地流露出一絲小女孩般的俏皮:“嗯......大概是女人的直覺吧......”

舜司秒的目光充滿柔情地望向影,隻見影的臉頰泛起微微紅暈,流露出一種唯有她纔有的絕美嬌羞之態。

“好啦,我還是跟你說實話吧......其實從她剛開始請求死亡的時候,一切就已經不言自明瞭。一個真正決心赴死之人,如果四肢健全,又何須旁人相助呢?”影輕聲說道。

舜司秒思索片刻後迴應道:“也許她隻是害怕自殺而已?”

影輕輕搖了搖頭說:“那樣豈不是更加矛盾嗎?她明明表示對這個人世已如此絕望,甚至曾經已經死過一次......若不敢自行了結生命,那隻能證明她對這世間仍有所眷戀啊......”

影的言辭雖然平淡無奇,但舜司秒心裡清楚,這番話或許也是影內心深處的寫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