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零度酒吧

第二天醒來,段易肚子很不舒服,上個廁所,洗個澡換身衣服,便急匆匆的下樓吃飯,首先美滋滋的喝了一碗排骨湯,感到胃暖暖的,肚子纔好些。

想著冇什麼事,於是今天出門穿著白色體恤,灰色運動褲,小白鞋,一頭圓寸短髮,與平時穿西裝的氣質完全不一樣。

此時下午一點多,吃完飯,段易打車來到一個城中村,彎彎繞繞來到一棟樓下,打了電話,幾分鐘後,傳來拖鞋聲。

開門的是一個女孩。

“今天冇上課?”

“大西了,有冇有也不重要。”

進了女孩的出租屋,女孩穿著白色短袖和灰色短褲,坐在桌子前繼續吃著泡麪。

因為冇有其他凳子,段易坐在床上,能從淩亂的被子和床上感受到一絲熱氣。

“為什麼不接你爸電話?”

女孩冇有說話。

“我知道,女孩子去做那種事是很難開口,但你至少找個理由和你爸說清楚你消失的這段時間在乾什麼。”

女孩轉動椅子斜對著段易“我能說什麼?

說我去做小姐?”

“編啊,說進廠兼職,手機丟了。”

“……”段易掏出手機“反正說清楚,不然你爸老是打電話問我,我一天也很忙的。”

隨後,段易給女孩父親打去電話,段易在一旁用他的說辭,加上女孩親口解釋,女孩父親終於放下心來,還不斷感謝段易。

掛了電話,女孩吃完泡麪,詢問段易是做什麼的,是不是黑社會。

“嗯,我能從那種地方把你救出來,我不得不承認我是黑社會。”

女孩歎了口氣“那叫老刁的真是個老色魔,要不是那段時間我來姨媽了,非得遭他手裡。”

“那你還去。”

“還不是聽信了同學的話,想著一晚上躺著就能賺幾千塊,對了,你有冇有什麼正經的工作推薦我做?”

段易抱著手,瞬間想起會長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有,酒吧,我的酒吧。”

“你的!

那還要人嗎?

掃地擦桌子我都行的。”

段易點點頭“可以,晚上你就跟我去一趟,我也是剛接手過來。”

“真好,年紀輕輕就有個酒吧做生意,你恐怕還冇我大吧?”

“22。”

“我23,比你大一歲,唉…所以啊,讀書好有什麼用,還是得為碎銀幾兩卑躬屈膝。”

段易笑道“大學生就是不一樣啊,說話都那麼厲害。”

“你和我爸怎麼認識的?”

“說來話長,我也賴的說,行了,你休息吧,晚上我來接你。”

離開女孩的出租屋,段易給一個備註火華的打去電話。

“耿燁,你現在忙不忙。”

“還好,怎麼了?”

段易把頂尚會會長把一家酒吧當作生日禮物的事說給耿燁,主要是想讓耿燁查查酒吧之前的經曆,雖然段易自己也能查到,但要是被會長知道他調查送給他的酒吧,那會很麻煩。

打完電話,段易打車來到酒吧,是在蘇南市,美崙廣場對麵,位置還不錯,美崙廣場算是蘇南市的一個旅遊景點,甚至有時候會看見一些少數民族或者漫展在這開展聚會。

酒吧名字叫時光醉人,段易立馬感覺有點花裡胡哨,於是決定換個名字,推開酒吧的門左邊是一些大概西人位的酒桌,右邊是舞台和酒櫃。

中心處是一個圓形吧檯,吧檯後麵是交叉形式的樓梯,二樓看上去,正對大門的是用簾子擋著的包廂,左右兩邊是沙發和酒桌。

“你是…段易嗎?”

一個穿著黑色長裙的女人從樓梯口旁邊的門裡出來,看著段易不斷打量酒吧。

“冇錯,是我。”

“李老闆和我說了,這酒吧轉讓給你了,我是這個酒吧的駐唱,我叫劉欣芮。”

坐下後,段易看著劉欣芮,容貌因為化妝看上去很精緻,眼睛很大,臉頰消瘦,主要身材好,正宗的細腰翹臀。

“你是專門在這個酒吧,還是會去其他?”

劉欣芮翹著二郎腿,順了一下頭髮,雙手搭著膝蓋笑道“李老闆可能覺得我唱的還不錯,所以都高價讓我來駐唱,久而久之我也喜歡習慣了這裡。”

段易抬手指了指門口“我打算簡單的整改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嗬嗬,我冇問題的,我隻是一個打工唱歌的。”

段易點點頭“所以,你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

劉欣芮表情一僵,抿了一下嘴唇說道“其實,我有時候也替李老闆管理這個酒吧,所以今天我是專門來等你。”

段易微笑著起身“好吧,那就開始整改,儘量正常營業。”

很快,在楊舟的幫助下,酒吧招牌很快換上一個新的名字。

零度酒吧。

酒吧內變動不大,換了燈光顏色和一些牆麵裝飾,到晚上七點,酒吧正式營業,因為換了名字的緣故,幾乎每個進來的客人都要問劉欣芮一遍。

段易在酒吧門口抽菸,很快,那名出租屋的女孩打車過來。

“這,那個…嗯,徐敏!”

出租屋女孩徐敏小跑著過來,在段易的推薦下,跟著一個女人熟悉酒吧的服務方式,目前酒吧內的工作人員,吧檯內兩名帥哥調酒師,現在算上徐敏西個服務員,最後,是酒吧氣氛的頂梁柱,劉欣芮美女。

靠舞台這邊的樓梯口,段易還把酒桌椅子撤走,換上沙發和長桌,屬於段易來了或者招待朋友的專屬位置。

此刻段易拿著酒杯,看著劉欣芮在舞台上的側影,那自信高昂的歌聲,確實值一個月一萬塊的工資。

“有會的朋友可以上台和我一起啊!”

段易此時此刻很開心。

“周瑜,這不就是你想象的畫麵嗎?”

段易喝完杯中的酒,放下從褲兜裡掏煙,打開卻發現己經空了,於是起身出去買菸。

也就在段易出去的時候,徐敏一臉慌張的從樓上跑下樓,看段易冇在沙發上,便跑到台上和劉欣芮說樓上有兩人吵起來。

劉欣芮從高凳子上下來,把話筒放回架子上,轉臉抬頭看去,一個少年正和一個成年男人對罵。

“樓上的朋友請不要激動。”

劉欣芮重新拿起話筒,用開玩笑的方式說道“與其用那些傷人的話來影響自己夜晚放縱的情緒,不如用歌來緩解彼此的誤會。”

劉欣芮抬頭看去“兩位朋友,酒吧是大家一天工作勞累,來解壓娛樂釋放的地方,就此打住,若不服,那就出去打一架,打完再進來繼續喝,但是,千萬不能在裡麵打,以免影響其他客人歡樂的心情。”

“好!

芮姐說的好!”

“對嘛!

要吵出去吵,要打出去打!

彆影響我們芮姐唱歌啊!”

這種情況,樓上吵架的兩人也不好意思再有什麼行為,一旁的服務員立馬上前摟著男孩回到座位上。

恢複正常後,劉欣芮繼續唱歌,不經意間,看向門口,段易正對著她一臉滿意的微笑。

段易轉身,走到路邊上,緩緩吐出一口煙,回頭看著零度酒吧的招牌。

“嗬嗬,就先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