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致命遊戲2

“阮瀾燭?這個名字好像個女孩子的”淩久時疑惑的看向阮瀾燭。

阮瀾燭一臉平靜的反問“這當然是個假名字,難不成淩久時是真名”“當然了,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嗬,在門裡,這種自認為自己是大丈夫的通常都死的很慘!”

說著便轉身向前走去,身後兩人對視一眼,一起跟上他的腳步。

突然,阮瀾燭一臉痛苦的捂著肩膀叫了一聲:“啊!”

淩久時聽到他的聲音下意識忽略掉了他那略顯浮誇的表情,慌忙跑到他麵前:“你冇事吧?”說著就要伸手扶他。

“冇事,可能是剛剛殺狼的時候不小心受傷了。

溫溫,你可以過來扶我嗎?”

說話間避開了淩久時伸要扶他過來的手,一臉期待的向遠處的溫蘊看去。

“啊!

我嗎?”

溫蘊一臉茫然。

“對的,溫溫。

我受傷這麼嚴重,淩淩一個大男人笨手笨腳的一點也不細心,萬一把我弄的更嚴重了怎麼辦?

所以還是你來扶著我吧。”

說話間聲音都裝出了幾分虛弱,配上他那張清冷絕塵的臉看的溫蘊準備拒絕的話到嘴邊轉了一圈又嚥了下去。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這還是“真美人”。

然而就在溫蘊觸碰阮瀾燭的一瞬間,一道機械音響起“檢測到任務目標阮瀾燭”霎時,溫蘊原本因為可以與“美人”近距離接觸而揚起的笑容變得更燦爛了。

溫蘊,快穿局A級優秀員工,為了完成S級考覈晉升,接受了局裡的任務,負責穿梭時空收集影視主角資料。

隻要晉升成功,就可以拿著榮譽光榮退休也不用再打工了。

可以拿著一輩子也花不完的錢到處旅遊,到時候那被貧窮限製了的道德底線將會在不觸碰到法律紅線的情況下瘋狂下降。

眼看著溫蘊思緒不斷髮散己經沉浸在快樂的晉升生活中去了,前麵的淩久時忽然看見了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站在雪地裡。

“前麵有人!”

淩久時興奮的想向男人打招呼。

阮瀾燭叫住他:“你要乾嘛?”“問問他有藥嗎?”

淩久時一臉疑惑。

“在不知道對方是好是壞之前,先不要讓彆人知道我受傷了。”

“為什麼?”“我有害過你冇有?”阮瀾燭無奈開口。

“目前冇有。”

淩久時仔細想了一下迴應道。

“那目前先聽我的。”

說著還摸了摸溫蘊的頭“你也一樣要聽我的。”

被突然cun到的溫蘊隻好順著他的話點了點頭。

接著三人向著男人走近,男人打量了一下三人:“你們是新來的吧?

我叫熊漆”“我叫溫溫,這位是淩淩,他是阮白潔”淩久時剛準備開口回答便被溫蘊截胡了下來。

幸好熊漆冇有看出異常而是點了點頭:“先回村子裡。”

緊接著熊漆走在前麵帶路,三人一起跟在後麵,淩久時看了一眼熊漆壓低聲音小聲開口:“溫溫,剛剛怎麼了?”溫蘊:“淩淩哥,剛剛阮哥不是說過嘛?

門內最好還是不要用真名為好。

雖然是大丈夫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嘛。”

淩久時看著小小一個像小大人一樣一本正經教導自己的溫蘊:“那就謝謝溫溫了!”

溫蘊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後腦勺:“不客氣,淩淩哥!

而且你剛剛也救了我。”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她又轉過頭看向阮瀾燭:“還有阮哥,也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