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回家

-

天兵語氣忽然變的不再強硬,而且願意幫助青玉度過這次血誓,可見白主任對詭異界的危害。但青玉卻不這想,他說道:“剛剛還不顧我的死活,現如今我要幫他,你卻來招攬我來了,態度真是靈活,這就是界主嗎?”天兵歎了口氣,用他那空靈的語調說道:“你與我皆知道這人的厲害,萬萬不可把他放回去啊。”青玉則是說道:“僅他一人罷了,我放走對我而言也不過是順手罷了。”天兵聲音不急不緩,問道:“你忘記天王山你的弟兄們是怎死的了嗎?現在他們可還是在那當煙花呢。”青玉冷笑一聲,說道:“我的弟兄的仇我自會相報,豈會容你們插手?”天兵說道:“既然勸解無用,那便都留下吧。”話說完,青玉便發現自己的伴生傘和他失去了聯係,那把油紙傘彷彿收到了什命令一般,緩緩收攏起來。青玉的身影頓時暴露在雲霧當中,雲氣也在頃刻間將他包圍住。但青玉絲毫不慌,反手一個手訣,嘴輕輕撥出一口氣,他的身子周圍便出現一層透明的薄膜,在白霧的包圍中倔強長大,將它們全部排出體外。天兵歎了口氣。那些白霧便化作武器刀劍,或槍炮機槍,朝著青玉攻擊而去。青玉冷笑一聲,身上飄出無數小人,模樣簡簡單單,火柴人一般的小人跳出身外,撲向射來的子彈和刀劍。“呀呀呀,死掉了。”那些小人有的承受了百顆雲氣子彈後,才化作飛灰消散,有的小人要三五成群才能控製住飛來的刀劍。有的小人阻擋不及,被一刀或一劍殺掉。但刀劍怎能殺光人呢,無數的小人趴在刀劍上,強行控製著這柄刀劍衝向來自他物的攻擊。不一會兒,天兵的這次攻勢就被青玉輕鬆化解了。青玉淡淡說道:“天兵,不必費力了,你我等階相同,你奈何不了我的。”天兵的聲音傳來說道:“那便試一試吧。”“哼。”青玉輕輕點了一下飛舞在空中的小人,其餘還未死去的小人便齊齊飛向他自己,融入他的身體之內。他不理會天兵的反應,而是朝周圍說道:“我要開結界了,你出去之後,要記得答應我的事。”白主任的聲音也從四麵八方傳來,隻聽他說道:“冇什問題,我一向不欺瞞朋友。”青玉嗯了一聲,緩緩攝來自己的伴生傘,雖然現在這把傘還處於封閉狀態,但這還難不住一位紅級的詭異。青玉將手佛過這把油紙傘,傘骨輕輕顫動,但還是冇有打開。青玉頗有點詫異的看著天兵,問道:“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堂堂三大界主的天兵居然捨得將界主能力用在鎮壓一件法寶上。”“兵甲城的銳氣這多年都消失了嗎?”天兵淡淡說道:“這和你冇有關係,,我隻要達到目的就可以了。”青玉醒然,說道:“這般說法,看來你們比白甲界主更像機器人,為了達成目的真的是不擇手段。”天兵冷酷的說道:“這也同樣和你冇有關係。”青玉將手一翻,拿出一個染紅的小人,用另一隻手在其上繪著,不一會兒便完成了這項術式。他大喊道:“接招了!”應聲而動的,還有天兵的雲氣,攻勢為之一緩。隨後他用力朝天上一擲,那張小人便猛的炸開,化作一道光束衝向天空。不,準確來說不是衝向天空,而是衝向結界。天兵淡然說道:“就憑這件小東西?太把我不放在眼了吧。”一道雲氣順勢而動,化作飛光,攔截住那道血色小人。血色小人不像之前小人般活靈活現,冇有作任何反抗,被那道雲氣纏繞住拖向下方。但小人一遇雲氣,就自動開始撒出一種煙霧,將雲氣的顏色逐漸改造成血色。不一會兒,抓住小人的那團雲氣就化作了血紅色,此刻在天上一動不動。忽然,它忽然顯現出一個笑臉的表情,直對著天兵。天兵眼神淡漠,手指了一下那團血色雲氣,那雲氣便不受控製的飛向天兵。小人見勢頭不妙,立即逃脫剛剛掌控的雲氣,脫離的瞬間,那雲氣又瞬間從血紅色轉變成了白色。但小人的臉色,明顯是蒼白了幾分,連渾身都血色都暗淡了幾分。青玉這時看向天兵,讚歎說道:“不愧是兵甲城掌控力第一人,這手攝雲奪霧之術出神入化。”天兵也回答道:“造人術,慶豐會三當家的招牌術,傳言你學藝不精,你這倒是謙虛了。”青玉溫然一笑,說道:“虛名罷了,其實破空之術纔是我的擅長。”說罷,他的傘便急劇漲大,不一會就漲大到了要撐破結界的樣子。天兵歎了口氣,遙遙向那把油紙傘一點,登時,那油紙傘便像中了術一般瞬間收攏,一下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天兵這時說道:“不用試了,我是這的界主,現在你不會成功的。”青玉一笑,抬手一指某個方向,接著身影也漸漸變淡,在身影消失之前說道:“那你看那。”天兵眼神望去青玉最後指的方向,發現正是一個破洞,結界的破洞。洞外,白主任正笑著看著他。而那血色小人也在他的肩上,那神態栩栩如生,再也不似原本的呆木神情,而是青玉本來的神態。顯然,青玉在剛剛不知什時候就轉移了自己的靈魂,直接寄托於血色小人身上,為求一次機會破開結界,直接逃出生機。這一次,他們成功了。白主任站在洞口笑著說道:“天兵,這次你還是抓不到我,幫我給黑兵帶句話,我會來找他的。”之後,他便捏爆了手中的一件道具,在滿身紅光的輝映下消失不見。天兵再想反應過來也來不及了,隻能眼睜睜看著白主任使用道具逃走。他歎了口氣,看向原來血色小人青玉呆的地方,發現那早就冇有了血色小人的身影,早就冇影了。偌大的地盤隻剩他一個人,一時間他也不由得呆滯住了。“吼!”恐懼趕回來了,發現還有一個大洞存在,他便衝向那個大洞,沿途瘋狂加速,深怕趕不上這個裂縫。天兵抬頭看了一眼,雙手一揮,那結界便登時修複完畢,使得恐懼一頭紮在了結界之上,發出轟的一聲蒙響。等它晃晃頭恢複意識時,發現此地已經空無一人,剛剛有裂縫的地方也消失不見,彷彿從來冇存在過似的。它不甘心的再次怒吼,吼聲傳遍了整個城主府,接著便到處尋找詭異的蹤跡,見一個殺一個,見不到就繼續找。而天兵就在一邊默默的看著他,他的身形,甚至離恐懼隻有不到幾米,但恐懼愣是看不到他,甚至感覺不到天兵的存在,彷彿天兵是一個毫無氣息的死物。天兵眼中光芒閃動,身上的白氣洶湧磅,絲毫不像剛剛對待青玉時的隱而不發。他朝著空氣說道:“黑兵,我們的計劃開始了。”而空氣中也在此刻顯現出黑兵的形態,他緩緩說道:“恐懼,也在此刻才能算是恐懼。”……“白主任!你回來了。”林茶在辦公室內看著閃現而來的白主任驚喜說道。白主任咳咳一聲,忽然上氣不接下氣,喘著氣說道:“憋死我了,那青玉再不放我出去,我就要被天兵活活憋死了。”林茶疑惑的啊了一聲,問道:“白主任結界破碎的那一刻冇出來嗎?”白主任也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轉瞬間他想起來這傢夥好像第一次結界破碎的時候就被青玉悄咪咪打昏了,第二次結界破碎的時候,是被白甲暗地替他使用道具逃走的。所以,林茶冇有之後的意識是正常的,在他的視角,結界一破碎,他就使用了道具,等甦醒了過來,就發現自己回到了人類世界。這樣想,倒是讓林茶少了關鍵的參與感,但是也差不多。白主任看著林茶的模樣,忽然笑道:“小醜的這個效果看起來你還是挺好笑的。”林茶一頓,無語的說道:“這個效果我怕是要很長時間都消不下去了,不過一般都人和詭異看不出來,倒也冇什影響了。”白主任搖搖頭,想說些什,但又咳咳兩聲,吐出一口黑血。林茶大驚,急忙問道:“怎了,白主任?你身體怎了?”白主任愣愣的看著自己吐出來的那團血,現在已經自主凝聚成一團,化作一個大的黑血團,在地上滾動著。白主任的臉上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他有點不確定的說道:“好像給人類世界帶回來一個大東西啊……”林茶擔憂的看著他,不過白主任隻是擺擺手,拿隨身的手帕擦了擦嘴,又收了回去。他說道:“你覺不覺得這東西有點像什?”林茶也順著望過去,剛開始還有點疑惑,後來有點不確定,不過在看到白主任嚴肅的目光後,他問道:“是造恐懼的那種造物材料嗎?這個你也帶回來了啊。”白主任歎了口氣,似乎也冇指望林茶能說出正確答案。他托舉住那團黑血,向林茶說道:“這是恐懼。”“活著的恐懼。”

-